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千八百四十章 轻敌之中酿危机

作者:指云笑天道1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所有人都神色严肃,齐声应诺。刘裕环视四周,说道:“刚才谈了,将士们如果攻克广固,胜利班师后的赏格,这点大家可以跟军士们透露一下,以安军心,除此之外,在这次征战中,立有大功的将士,还会按军功评定,给予爵位,无论是民爵还是士爵,都可以按这爵位,在这青州之地,分到在其他地方三倍的土地。以作回报。”

    这下又是引起一阵惊叹之声,诸葛长民瞪大了眼睛:“这,这三倍之地,那普通的丁男分田是百亩,一个四级民爵,可以分到一百六十亩,照这么说,拿到四级民爵,就可以在这青州分到六百四十亩地?”

    刘裕点了点头:“是的,但要扣除他原来在家乡占的地,新增的才按三倍给,比如出征前是普通的丁男百亩地,这次立功到了四级民爵,在老家可以分到一百六十亩,但多出的六十亩,如果是在这里分地,就可以分到一百八十亩。他可以把这田地转让给前来收地的世家大族,也可以就自己落户于此,如果是落户,那还可以跟这青州本地的百姓一样,享受三年的税役减免。”

    檀韶笑道:“听寄奴哥这么一说,我都想到这里来置产业了,要是攻下广固,我的爵位上升,多个三五顷地不成问题,三倍的话就能在这里多出十几二十倾了呢。”

    刘裕正色道:“阿韶,你们檀家本就是高平祖籍,这回如果真的平定此处,让一些子侄迁回来的好,正好也能新占不少地方呢。”

    檀韶勾了勾嘴角:“这个,等班师以后,我们檀氏全族合议吧,不过感谢大帅的关照,您的提议,我们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刘裕笑道:“我们北府军一直在喊灭胡,打回老农,这回真的要成现实了,可是看起来,真的想回老家的也不多啊,看来,我们还得拿出更优惠的政策,吸引大家来此落户置业啊。不然要是你们都不肯来,恐怕肯花钱在这里收地置业的世家,也不会太多。”

    朱龄石叹了口气:“这也是人之常情啊,寄奴哥,毕竟这青州刚刚收复,是不是能稳固下来,还未可知呢,就象之前的江北六郡,没多少人愿意去经营,但现在南燕若灭,江北就成了安全的内地,那肯定会有大批世家,去那里置业购地啊。”

    刘裕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看来,我得想点别的办法,让大家恢复对于来此的信心才是。这点以后再说,不过,这些战后的赏格和政策,给大家提前透露了,现在,你们应该跟将士们能有个交代了吧。”

    向弥哈哈大笑起来:“寄奴哥,这回给了这么好的回报,这些小子做梦都会笑醒的,哪个王八蛋要是还贪心不足,老子就让全队的兄弟一起踢他屁股,直接让他拿了现在的赏钱滚蛋。有的是人会顶替他从军呢。”

    毛德祖也跟着笑道:“就是,只怕这个消息一传回去,那些回去养伤的人,还有那些世家子弟们,爬着哭着都要回来呢。所以,我们的动作还要加快,趁着燕军刚刚兵败,士气低落人心惶惶的时候,一鼓作气地拿下广固才是。不给别人来抢功的机会。”

    向弥开始捏起自己的拳头,骨节一阵作响:“上次打临朐,我铁牛是第一个登上城墙的,这回你们也都别跟我抢,哼,有我在,你们争第二就可以了。”

    檀韶没好气地说道:“去你个铁牛,上次爬城让我当人梯你才得了个先登,这回我可不会再让你了,再说,也该你当回人梯让我上了吧。”

    向弥眼珠子一转,哈哈笑道:“哎呀,我说阿韶兄弟,上次那临朐城的城墙才两丈高,咱们不用梯子直接叠个罗汉就上去了。可这回广固城可是城高池深哪,我给你当梯子你也上不去,咱们就正常走云梯吧,看哪个快。”

    朱龄石笑道:“我师父在这里呢,他要是想冲,只怕你铁牛哥也得往后稍稍才是。”

    向弥的嘴角勾了勾:“寄奴哥现在可是全军大帅啊,哪能跟以前一样,象个小兵似的爬城呢?这个事你们都别跟我抢,谁抢我跟谁急啊。”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我说铁牛,你好歹也是大将了,怎么还跟以前小兵时候一样,非要争这先登呢,好了,我这里必须要提醒大家一下,此战,万万不可轻敌,也许在你们现在看来,广固城不过是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但越是这样,越是危险,我必须要提醒各位。”

    说到这里,刘裕板起了脸,表情变得异常严肃,而众将也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意,刚才轻松愉快的笑声都就此打住,而十几道目光,都齐聚刘裕身上。

    刘裕的目光环视四周,最后在向弥的脸上停住,他叹了口气:“铁牛啊,现在战争没有结束,我们临朐大胜,但燕军还有主力,加上广固坚城,又集中了二十多万鲜卑族人,可以说,是块难啃的骨头。”

    “在临朐之战前,大概燕军上下,从慕容超和黑袍到普通的军士,都是跟我们现在这样,自信满满,以为稳操胜券,剩下的,不过是战后论功行赏之事。就如我们刚才这样,谈了半天,说的不是如何作战,如何攻城,而全是战后如何分好处,得利益,仿佛这广固已经攻下,仿佛从慕容超到黑袍的首级,已经放在我们面前一样。兄弟们啊,这种盲目的自大和乐观会害死我们,害死成千上万的将士的,你们自己现在冷静地想想,这广固,真的是说攻就能攻下的吗?”

    向弥咬了咬牙:“寄奴哥,我错了,我大意,轻敌了,这确实会害死我,害死众多兄弟的,就象当年的海盐追击战,那小鲍公子一时大意,害死了自己,也害死了上千兄弟,这个血的教训,我居然差点就忘了啊。”

    朱龄石也行礼道:“师父,是我一时大意,不过,只要我们抛开这种骄傲的情绪,围而攻之,以我们北府军的攻坚能力,广固城,也不在话下吧。”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大错特错!”

    logo:zw81200303u:logo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