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 士爵代降留子孙

作者:指云笑天道1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檀韶不满地摇了摇头:“弄来弄去,我们将士辛苦打下的地方,又成了世家高门的地盘,这实在难以让人甘心哪。”

    刘裕微微一笑:“阿韶,这里都是京八兄弟,那你觉得,现在我们京八党,还有我们手下的将士们,有跟世家高门全面对抗的能力吗?”

    檀韶咬了咬牙:“不就是有点臭钱和粮食吗,不稀罕,我们一样有封爵,一样有地盘,而且我们不仅有军职,以后也可以掌握政权,到时候,所有该我们的东西,都不会拱手让人!”

    刘裕淡然道:“说得很好,但随着你的封爵越来越高,官位越来越大,你檀家的土地,庄园,奴仆庄客越来越多,那你和今天的这些高门世家,还会有什么区别呢?”

    檀韶先是一愣,转而沉声道:“当然不一样,我们京八兄弟,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不是那些不事生产,不劳而获,只想着争权夺利的蛀虫。我檀韶,还有我的兄弟,还有我的儿子们,都不允许变得象那些废物世家子弟一样,不然,就不是我檀家的子孙!”

    刘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们这些兄弟不会这样在富贵中堕落,因为我们出身贫寒,今天的一切都是打拼出来的,但如果我们的儿子,孙子,他们都从小跟世家子弟一样,锦衣玉食,前程无忧,不用去拼命也能得到普通百姓做梦都得不到的生活,那他们还会努力上进吗?今天的不成器的世家子弟们,他们的祖先不也都是和我们一样艰苦打拼出来的,为什么后代就成了这样?”

    檀韶的嘴唇轻轻地抖动着,他很想说些什么,却还是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想不明白这点,大概,是人这东西,天生就贪图安逸享乐吧,如果没有一个宏大的目标,那还是想让自己过的更舒服,而不是去努力。”

    刘裕点了点头:“这就是了,那些世家大族们,世代拥有大片的庄园,手下有成百上千的庄客奴仆,积累的钱粮可以供他们几辈子都吃不完,一出生就有爵位,一成年就有官当,自然不需要去奋斗,只需要附庸风雅,吟吟诗,作个赋,清谈一番,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高雅气质。”

    “这些世家子弟,他们因为家世,从小可以接受到远远比常人更优越的教育,本可以靠着这些才能为国,为民谋福利,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却因为不思进取而放纵自己,甚至还把这称为什么名士风度。导致整个国家的风气都崇尚奢侈,萎靡不振,这才是大晋百年来都没有办法进取中原,收复失地的原因哪。”

    诸葛长民点了点头:“寄奴哥说得很好,确实是这样,我们这一辈人从小过的艰难,所以想要从军立功改变命运,但是我们的子孙们享受了我们打下的基业,不必过我们年少时的苦日子,那进取心还有多少,谁也不敢保证。为人父母,祖辈的总想给儿孙多留下点东西,但有时候,可能这些留下的东西,反而会害了他们。”

    向弥翻了个白眼:“那怎么搞,难道啥东西也不给儿孙留下吗?”

    刘裕微微一笑:“不可不留,这样有悖于基本的天道人伦,但也不可全留,否则只会助长后世的骄奢淫逸。民爵死后身除,士爵则代降一等,这些现行的法规,就是防止后代们腐化堕落的最好办法。这回我们出征南燕,为什么这么多世家子弟都转了性儿要来投军呢?包括之前西征,也有那么多世家子弟跟随希乐的大军,不是因为他们突然上进了,要报国了,而是因为如果不立功,那现有的爵位就保不住,传到儿子辈,家业就会大大缩水了啊。”

    刘藩笑了起来:“高,实在是高,这个办法,是胖子想出来的吧。”

    刘裕摇了摇头:“可不是他一个人想的,这些是前代的制度,自秦以来,就有如此规矩了,只是大晋的世家高门,悄悄地把这个士爵需要代降的规定给改了,这样他们的爵位万世不易,而普通人就算有所成就,好不容易混到个民爵,也是死后身除,时间越久,他们的优势就越大,直到成了前些年的那副光景,权力和土地完全控制在世家高门的手中,普通人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只能世世代代给他们家族为奴。”

    孙处恨恨地一跺脚:“是啊,要不是遇到了寄奴哥,要不是有北府军征召我们的机会,只怕我们世世代代都无翻身的可能,不过,现在我们夺取了军权,也控制了朝中,那些世家高门却仍然有着大片的土地,庄园,手下还是有着数量巨多的庄客,奴仆,连我们这回血战后的赏赐,都还要看他们的脸色,寄奴哥啊,就没有办法能彻底改变这样的情况吗?”

    诸葛黎民哈哈一笑:“最简单啦,就象上次收拾王愉一样,把这些废物和蛀虫所有的家产全部没收,分给有功的将士,这不就结了?”

    刘裕摇了摇头:“只要大晋还在,就不能这么做,他们手中的田契地产,那是开国时元皇帝赐的,也与他们的爵位相应,除非是皇帝下令,废除这些地契,或者是让他们爵位下降,不再有保有这些土地的资格,不然,我们没有办法去直接剥夺他们的这些产业。推已及人,今天我们靠着手中的强力去夺人合法的家产,那他日别人掌权带兵时,也去这样抢夺我们子孙的产业,这国家还能继续吗?”

    诸葛黎民悻悻道:“我是个粗人,胡言乱语,寄奴哥你别往心里去啊。”

    刘裕叹了口气:“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做任何事,都不能有违这些基本的法度。对世家的削权,收地,那得慢慢来,如果世家高门的子弟能真的有上进心,以后从军理政肯出力立功的话,那也应该让他们得到应得的东西,而我们这些京八兄弟,也得多读书,学文化,上马治军,下马还要治政,不然只会打仗,不会理政,那也不配裂土封疆,主宰一方。这点,诸位切记!”

    logo:zw81200303u:logo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