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千八百三十五章 五胡起事何所恃

作者:指云笑天道1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裕微微一笑,点头道:“阿藩兄弟说的很有道理,当年曹操引匈奴五部入塞,又迁了大量的羌氐部落进关中,这些人在当时为曹魏从军征战,立了功,但在百年之后,他们的后代中刘渊,石勒等人纷纷起兵叛乱,最后夺取北方,灭亡西朝,看起来,就是我们汉人养胡为患,最后给反噬,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吧。”

    向弥说道:“不错,就是这样,若不是这些胡虏忘恩负义,又怎么会有永嘉之乱呢,我们的祖先们,又怎么会背井离乡,逃奔江南呢?这可不是我们一两个人的仇恨,这是国仇家恨啊。”

    刘裕的眉头一挑:“不错,但只要天下大乱,任何有野心又有能力的人都会想着起兵自立,西朝的八王不说,就是民间,不也有王弥,曹嶷这些汉人豪强,起兵谋逆吗?铁牛,你说,他们和这些胡虏的区别,又在哪里?”

    向弥张了张嘴,说道:“嗨,寄奴哥,你也知道铁牛是个粗人,不懂这些,还是你说吧。”

    刘裕点了点头,沉声道:“这些人在乱世中能成事,不是因为他们是胡人,或者是汉人,这些都不重要,他们能掀起大乱,一来是因为八王之乱,天下各路诸候相攻,而且这些王爷们为了能胜利,用尽一切手段地去募集,征招地方上的豪强,让他们投军为自己效力。田子,就象你们当年吴兴沈氏,也是受到了天师道的征召,最后决定从贼的吧。”

    沈田子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的,但那也是因为之前我们沈家就是天师道多年的信徒,几代人都信他们,又加上前教主孙泰给司马元显以卑鄙的手段诱杀,教众都认为冤屈,所以教中来人,说是可以起兵复仇司马道子,司马元显父子,为前任教主复仇,并不是谋反,我们一时糊涂,也就信了。”

    刘裕叹了口气:“这世上一切的阴谋家,野心家要起兵自立的时候,都会这样说,他不敢直接反皇帝,但一定会说要清除奸臣,当年天师道是这如此,百年前的刘渊,王弥,曹嶷们也是如此,他们都是打着讨伐篡权的东海王司马越的名义,号称要终结这个乱世,救民于水火,这才吸引了大批跟随他们的人。但是,他们和天师道的起事有一点相同,那就是他们在起兵之前,就有很大的地方上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可以轻易地让很多人追随。”

    檀韶的双眼一亮:“对啊,刘渊是当时五部匈奴的单于,匈奴人名义上的首领,而王弥则是世家豪强子弟,在家乡可以随便拉出几千人的队伍,就是那石勒出身不足,给卖为奴隶,所以后来只能投入到刘渊的部下,长期受其驱使,在打仗的过程中才慢慢地积累实力的。听寄奴哥这么一说,好像这汉人胡人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拉起一支兵马啊。”

    向弥也点头道:“不错,其实寄奴哥也有这样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无论是当时孤身回乡后带大家去守洛阳,还是后来建义时振臂一呼,都是从者如云,在京口,寄奴就是带头大哥,他的话,一句顶一万句!”

    刘裕笑道:“先别说我了,只说刘渊他们,其实刘渊当时是奉了司马颖的命令去组建军队的,从曹魏到西朝,对于这些迁入内地的胡人,真正致命的失误,在于没有把这些胡人给打散,打乱,没有把他们分散着编号齐民,散入各州郡。要真这么做了,匈奴五部不复存在,刘渊就算有野心,也不可能号令这几十万匈奴人起事了。”

    王仲德的眉头深锁:“寄奴哥,我们就是从并州过来的,对当地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那些当年的匈奴五部,给分散到了并州的五个郡县,仍然让他们保留部落的单位,仍然是按帐落而不是民户来计算,这又是为何呢?”

    刘裕说道:“这就是从当年曹操的私心开始了,姓曹的放匈奴人进中原,可不是为了让他们变成农夫男耕女织的,他要的是这些匈奴人成为战士,尤其是成为在三国时稀有的骑兵,为他征战。所以,引五部入中原时,就和匈奴单于作了约定,分散五部在并州,那里有些地方是有大块的草场和水源,适合放牧,而匈奴单于作为五部首领,继续成为号令这些部落的召集人,只是,从曹操开始,这个匈奴单于必须本人居住在首都,以避免他成天和族人接触,起了异心。”

    朱龄石点了点头:“这确实是历代控制周边异族的一个通行办法,只是异族往往最多是让子侄来当人质,没有过首领亲自进京长期居住的先例,曹操,也算是开了先例了。”

    刘裕笑道:“那是因为这些匈奴人直接给引进了中原,而不是在草原,汉末大乱,草原上也不好过,匈奴五部给新崛起的鲜卑打得很惨,所以能进中原,也算是避难,从魏到晋,对这些匈奴人,还有在关中的羌人,氐人还算看管严格,单于或者是首领本人要在京城,此外各部头人的子侄也要以进太学的名义进京,为的就是控制他们的人质,使其不敢轻易作乱,但保留其部落组织,方便能随时征发,另外,服兵役而不用交粮赋,也是为了这些不事生产的胡人量身定做的。”

    朱超石勾了勾嘴角:“可是,那石勒不是已经务农了吗,不是已经成了个编户齐民吗,他又是怎么回事?”

    刘裕点了点头:“问得好。其实从魏到晋,随着时间的推移,百年之后,朝廷已经没那么迫切地需要这些胡人出力当兵了,匈奴的五部还保留,但其他的象羯,羌的很多部落,已经给打散,族人编入了各个汉人的村庄,成为要种地交税的百姓。所以,刘渊可以轻易地号召五部的几十万匈奴人起兵,但石勒,他只能指挥他自己。这就是两者的区别啊。”

    logo:zw81200303u:logo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