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141章:当权者的远见

作者:隔夜绿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几天,访客芸芸。

    同样管理街区的水手长,除了最出名的【巴克】以外,基本都抽空拜访过杜亨,传授些捞油水的经验。

    重整铺面的生意,有脑子就自己来,嫌麻烦就租出去。

    亚当专门挑了栋面积最大的屋子,将经营不善的货站腾空,修建成了可以接待客人和处理杂务的地方。

    【税所LV.1】

    【从内到外,都有太多可以改进的地方。】

    这栋建筑四面通透,以螺纹立柱和梅染色石砖作为主体,放置些九成新的家具,还有令恶棍都会感到清新的花盆摆饰。

    随着时间来到正午,阳光会自然而然地涌进来。

    伤患从门旁边的直廊离开,往【税所】的后方走去,那里藏着间【医馆LV1】,由【兜帽医生】和他的学徒管理。

    “这些小伙子就交给您了,吃点苦头无所谓,请确保他们还能挣钱和快活。”

    老头子是退休水手。

    早年出海的时候,身上被肌肉与疤痕覆盖,但海风和污浊的毒水毁了他的内脏,只能苟且在海岸线上,靠着学习药材来自救。

    时光辗转,海湾船长更替,而他失去了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时间。

    他拥有狮烛街的一处破房,两个不怎么说话、也没存在感的学徒。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可以治病救人,让恶棍和穷鬼们依赖的医术。

    “我懂规矩,狮烛街是您的,连带着我在内的人口,都归为您的私有财产。别担心,我会帮他们收拾好的。”

    老头子蹲在地上,左脚踩着只还在挣扎的爬虫。

    【清沫鳖】

    它触须短小,有锅盖似的黑壳,还有关节状的密足使劲刨地,发出窸窣的、渴望逃跑的响声。

    “没,没问题的吧,对吗?”

    受伤的苦工说话发颤。

    它紫黑色的左臂正由医生摆弄,外翻的筋肉,白森森的骨茬,都很惹眼。

    他满怀不安地看着那只奇怪的甲虫。

    老头子没有安慰,通常来讲,只要不哭得令人耳聋,他甚至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医生用枯瘦的手指捻出一柄暗色的鱼钩,用它在药罐里蘸取粘液,然后眼疾手快地从爬虫身下勾出一层膜。

    他抹层糊膏,敷在伤口表面不久,便有蓝色的火焰在升腾,消失后还有滋滋的油珠。

    “啊,海神保佑,不能啦,我不能控制手啦,啊啊,疼得要命!”

    “安静,不久前,你还什么都感觉不到。”

    老头子站直也才到亚当胸口,那佝偻已经改变骨骼,终将以这种姿态埋入土地,或者被扔进海洋。

    “很神奇。”

    “我瞅着疼得要命,该死的。”

    新来的伤患们面露绝望,却又不得不将伤口暴露给老头子,期待着别被火烧或者用上奇怪的虫子。

    亚当点头示意,转身便离开了。

    伤患和医生,还有两位眼神单纯的学徒,都不自觉地目送其背影消失。

    管理员上任的时候,会得到一笔钱,是莱斯利给他重整街区用的“公费”,但很多人都默认这是佣金,属于私人财产。

    亚当显然不是那种类型。

    他拓宽街道,设立税所和医馆,修整破损废弃的铺面,在狮烛街范围内搭建起各种框架,并通过招募和移民,往里面填充岗位和人口。

    海岸线能够发展,离不开那些会规划的人物。

    但是死潮刚过,屠夫和恶棍们把持着上层,船长还处于争夺后期,腾不出时间去筛选眼光独到的规划师。

    亚当管理狮烛街,没有从剥削和立威开始。

    谁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居民就发现:夜晚变得安静,也不用每天清洗门口的鲜血,收拾利索的铺子越来越多。

    食物,工作,医疗,请求面见管理者。

    这种清晰和便利,是属于其它繁华地段的特权,也是富庶城池的雏形,谁都能感觉到那些决策的长远性。

    亚当转身回到税所。

    劳里在前厅等待,他将几位衣着光鲜的商贩安抚在桌旁。

    “别看建筑外表粗糙,但杜亨先生可能是莱斯利辖区内,除去船长以外,最先拥有正经办公区的人。”

    “哦,我就说嘛,多美好的风向,他这不是来了。”

    “向您致意,杜亨大人。”

    亚当抬手微笑应对。

    他和劳里确认过眼神,便招呼着几位上楼,好在阳光灿烂,视野开阔的房间内谈些生意。

    规划是需要代价的。

    那是个庞大无比的水车,你必须要在固定的周期内,往里面投入相当的财富,才能带动着运转起来。

    狮烛街有空闲店铺,这是最主要的资金来源。

    坐在对面的这些人,手头都很宽松,经营着自己生意,是嘲颅海湾最早有起色的商贩。

    居住在海岸线的人,将其称为“利卡邦卜”,是草甸部落流传出的古老文字,是没落帝国里,中层阶级的代名词。

    你想知道海湾发展得如何?

    只要在最好的馆子后门等着,然后绑架并杀死某个‘利卡邦卜’,数数他身上的珠宝数量就行啦。

    新漆好木,上等调香。

    “真有品味啊,杜亨先生,我已经能想到下次拜访要带什么礼物了。”

    几位浓须细眼的商贩附和谈论,将气氛挑起来。

    紧接着,由负责情报的人,来向杜亨示好,并且施加合适的压力,他推出一个嵌纹精细的礼品盒,把无味枯草包裹的茶罐奉上。

    “我们听说您来自泰冈达,阿诺德是戈斯·朗佳尔王上的附属领主。”

    “这个,可是安东维森贵族才能享用的好茶,它沾点炼金术,似乎还有皇家图书馆的秘方,最适合操劳的大人物啦。”

    他们调查过杜亨,也摆出自己的态度,接下来就该索取特权。

    狮烛街最宝贵的财富,就是那些空闲的铺面,用来处理陆地与海上的货,能拿到得越多,就吃得越多,转换的金鸦也越多。

    身为管理员,要向船长缴税,而店铺持有者,要向杜亨缴纳租金。

    这里面的差额,就是今天会议的关键。

    至少,原本是这样。

    亚当看着眼前这几个互相配合的谈判对手,自己像是观察着猎物,品尝他们每个关键环节的承接,还有谈吐中展示出的商业能力。

    对方所有的设计,针对的都是,情报中的“杜亨”。

    但是……

    “你们,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

    亚当笑着摇头,让几位中年人哑然呆滞。

    “放轻松,我只是节约点时间。”

    咚!

    两个壮汉推门而入,将板条箱放在桌边,又恭敬且小心地退出去。

    刚才最能说话的商贩,瞬间就闭起嘴巴。

    他认识那两个人,都是自己房产附近,最臭名昭著的恶棍。

    文学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