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133章:名声

作者:隔夜绿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落日和淡色月弧之间,交融着一片晚霞。/

    浪涌酒吧是由旧船舱改造而成,宽阔的甲板嵌入山崖,留有前后门,斜方透光窗户,以及定制酒窖。

    年轻的射矛手,正半蹲在地上,观察眼前歪折的指骨。

    “杜亨先生,这问题不大,您得……哎,好啦!”

    亚当眉头皱了皱,脱臼不会自己恢复,他隔着手套也能想象出肿胀。

    实际上,他两只胳膊都酸麻且伴有阵痛,肋骨断了两根,如果方便褪去衣物,应该能看到好几处淤青。

    “手艺不错,这拧骨头的技巧在哪儿学的?”

    “老大,您要知道,浪头掀翻整个甲板的时候,什么扭伤都不稀奇,多出几次海,去见见海兽,什么都能学会的。”

    他笑了笑,拍拍膝盖起身,开始去修整吧台。

    【酒馆LV3(维修中)】

    墙角堆着木板,有人抱起残骸往外丢,新桌椅成批地搬进来摆好,包括灯盏与窗沿,任何被破坏掉的部分都在加工。

    斗殴几乎摧毁了整间酒吧,而新老大杜亨的首个命令,就是重新翻修它。

    角落里受重伤的人做些轻活,手脚麻利的帮工就负责搬运,又雇了几位颇有水准的匠人,才在晚饭前,勉强恢复到能够营业的地步。

    海湾能够消遣的地方很多,这间恶汉云集的酒吧,成了整条街最引人注目的点。

    【53个海湾佣兵加入你的队伍】

    【队伍:53】

    有人是被彻底打到服帖,也有人是震惊于杜亨敢做敢杀的气魄,心思缜密的人发现了他的独特,头脑简单的家伙决定随波逐流。

    总之,在这难忘的肉搏过后,这群恶棍算是认可了自己的新老大。

    但也有许多人,被彻底踢出队伍,或是因为心怀不满,或是行迹过于卑劣,没有被亚当给看中。

    【你坐在酒馆里,部下正在修缮店铺,你能从他们的工作当中,看出每个人的脾气与品行,以及对你的认可度。】

    这群人不是普通的酒鬼,而是海湾佣兵,因此斗殴的收获也算丰盛。

    【声望:426,体能上升,魅力上升】

    但这次提升,仅仅只是备注,尚未兑现在自己的数据里面。

    亚当思索片刻,才明白过来——自己现在正顶着杜亨的名号,海湾里面讨论的,也只是初来乍到的年轻军官。

    酒馆门口聚集着许多围观者。

    所有路过的人、空闲的摊位老板,都会撑着胳膊,指着浪涌酒吧聊上几句。

    悸动的夜晚终于来临,晚霞最后的余火,被狠狠压在了海平面上,放肆与喧闹重新占领了这座城市。

    阔佬与贵妇们从旅馆中离开。

    镀金的马车和昂贵的香烛,重新开启了赌场与宴会的序幕,血腥的结晶从海兽脏器上剥落,经过加工以后,出现在了街头的铺面上。

    而碰杯轻笑之间,又会有新的故事摆上餐桌。

    实际上,从下午开始,杜亨压下海湾一票狠人的故事,就已经在各种货色的口中,演绎成不同版本,给传播了出去。

    【嘲颅海湾知名度上升,酒馆地位上升。】

    “嘿,长点眼睛,如果不想被胖揍的话,麻烦挪动下自己的脚。”

    安格扶着货车。

    今天码头的鱼市里,有条活蹦乱跳的胖头鱇,被他给拍卖下来,连带着烤架与配菜,又捎了几块好肉。

    厨子,是莱斯利辖区,手艺最好的。

    杜亨请客,被暴揍过后队伍,能够享受到极为丰盛的餐点,还有恣意畅饮的狂欢。

    酒馆内外的壮汉们,精神都为之一振,举手呼喝的声音盖过街道——虽然,修缮和采购的钱,来自于下午的赌资,但没人在乎这点。

    新的老大,船长的旗帜。

    他们并不在乎议论,相反,杜亨在海湾能够声名大噪,这支全新编制的屠宰队,就会得到许多潜在的好处。

    亚当坐在靠凳上,看着正在操办起来的宴会,以及全新的属下们。

    他并不满意这批人,至少,现在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队伍,各怀心思的猛汉,并不见得比军阀的人来得强。

    丹德莱昂,需要更好,更多的部队。

    “先生,您找我?”

    安格抽动凳子,在他对面坐下,但是姿态放得很低,并不显得僭越或者嚣张。

    “杜亨这个名字,应该在海湾开始成为话题了。”

    亚当把脚从条杠上放下,招手靠近对方,低声吩咐些事情,但是语气非常正经,和装出来的嚣张完全不同。

    安格聪明,识时务,有管理军队以及艰难求生的底子。

    他猜到了自己的特殊,所以拜托去做点私事,也算是靠得住,三兄弟加起来,不会被欺负多少。

    “人数还不够,你得去放出门路,让那些想加入我队伍的家伙,能够主动找到这里来。”

    “您有什么标准,不可能什么杂鱼都能来,不是么?”

    安格面露思索。

    “啧,真不错,就拿你自己当参照吧。”

    “胡扯。”

    安格叫出声,当他拉开距离时,看到杜亨保持微笑,眼神却异常坚定。

    “我没开玩笑,我要的人,心里有最起码的荣辱观,对自己卑劣的行径感到可耻,有着能够活命的本事,却不得不背负惨痛的历史。

    被冤枉的军人,渴望荣誉的佣兵,迫于生计的打手……”

    安格挥手打断,皱眉点头,抬手闷了半口马脱壳。

    他明白了杜亨的意思,也清楚哪儿有这种家伙,海湾里,失意的人生,简直就是最廉价的床边故事。

    突然,安格眼睛瞪直,背脊不自觉地就挺了起来。

    亚当眯起眼睛,专注于脑中的地图,酒馆里所有的蓝点,几乎都停止了移动,窗外的讨论和耳边的吵嚷都安静下去。

    靴子声,足跟的声音清脆。

    柠檬香,带着晃动的饰品。

    安格早就退到远处,秃头的大副走到圆桌前,放下一张干净的新椅子。

    “做得不错。”

    莱斯利微笑着坐下,交叠起自己的腿,把摩挲宝石戒指的双手,放在了肋骨前方——端庄且极具压迫感的坐姿。

    亚当轻轻点头,还颇为僭越地和大副打了招呼,只是对方没有理睬。

    “船长,谁这么幸运,能邀请到您共赴晚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