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六十二章 若兰的烦恼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成比吉被送进了铁笼,铁门上锁,秦文龙这才带人离去。

    又过片刻,果然有人给铁笼四周加上了帷幔。

    再然后,屋门关好,屋里安静了下来。

    大成比吉静静的坐在床上,整个过程不发一言,只是痴痴的望着铁笼一角,好像傻了一般。

    “他们是怎么威胁你的?”还是张佑首先打破了沉默。

    大成比吉好像被吓了一下,身子一颤,突然起身抱住了张佑,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她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跌遭变故,想要找个肩膀依靠一下而已。

    张佑也明白对方此刻的心情,开头还张着双臂,有些无处安放,渐渐的,听着对方肝肠寸断的恸哭,心也柔*软了下来,轻轻的反抱住了对方,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

    这都是自己造的孽啊,若非自己,把汗那吉又至于送命呢?

    他深深的愧疚起来,夹杂着怒火,怜惜,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是以虽然美女在怀,居然并未生出丝毫龌龊,只是轻声的安慰:“哭吧哭吧,使劲儿哭一场,心里就好受些了。”

    不知过了多久,大成比吉终于哭累了,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又过片刻,她突然推开了张佑,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夫人,您这是干什么?”张佑吓了一跳,不用这么认真吧?

    “钟金夫人说了,大都督喜欢成熟的女子,让我好好伺候,伺候的好,由我的儿子接替把汗那吉的位置,伺候不好就杀了我。大都督,我虽是蒙古女子,却羡慕你们大明的文化,不愿意做水性杨花的女人,可人在屋檐下,我一个弱女子又能如何呢?”

    说话间,她已经脱下了外袍,里边居然只穿了一件小衣,宽不盈寸,堪堪将重要部位盖着,却是粉白之色,私密之处,隐约可见。

    张佑猛然转过身去:“夫人,不要这样,明天他们问起时,我会替你遮掩的,赶紧把衣服穿上。”

    大成比吉凄然一笑:“大都督以为围了帷幔他们就看不到了,可他们听的到啊,您也是过来人,这种事情想要造假可比真做难的多了,把汗那吉已经被您害死了,您不能再眼睁睁的让我和我的孩子们也送命吧?”

    “这……?”张佑无语,紧接着便觉下身一紧,原来是被大成比吉抓到了手里,不禁颓然叹了口气,怎么这么扯淡呢?(其实我觉得也挺扯淡)

    ……

    一开始两个人其实都是抗拒的,可后来一个曲意奉承,一个神勇无敌,渐渐就变了味道,如是者三次,直到半夜,铁笼内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外边偷听的守卫们下身支了半天帐篷,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自然有人去回禀,剩下的人免不得走远一些小声议论,纷纷感慨,别看张佑长的秀气,这一身功夫着实让人咋舌,听大成比吉叫的声音,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忘了今晚了。

    不管张佑愿意不愿意承认,这一晚对他来说也着实难忘。

    若兰却失眠了一宿,倒不是吃醋,而是因为周春和对她说的那些话。

    周春和严厉的警告了她,让她好好想一想背叛主公的那些人的下场,最后还告诉她,这一次暂且先记下,再有下次,绝不留情。

    然后便问她张佑的情况,心里头犹豫了半天,到底她还是没有将张佑跟陈拾说的那些话讲出来。

    这让她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愧疚,要是没有主公,早在十多年前她就被人真的卖到青*楼糟蹋了,是主公救了她,又花重金请名师培养,这才有她今日的风光。

    为什么要替张佑隐瞒呢?她想不通,就好像着魔了似的,她一点儿也不希望看到张佑失望。

    青*楼里的姐妹们开玩笑时经常说什么日久生情,当然,这里的“日”字当动词讲,可明明只有一次嘛,而且,那个时候她一门心思想着完成任务,根本也无暇体会个中的滋味,就记着特别疼了,也不至于就产生感情嘛。

    不过张佑这人还是挺有意思的,尤其是说话,好像从来都不循常理,还有他的医术也着实高明,竟然连毒师冯雄的软骨散都能解开,至于长相,马马虎虎,算不上太帅气。

    再往下想,好像就没有什么好处了吧?

    若兰仔细回忆,除了那晚骗过了张佑一次之后,剩下的交锋好像每次吃亏的都是自己,没少受其轻薄,按照道理来说,明明应该恨他才对。

    她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辗转反侧,一*夜未眠,天亮后周春和将其送到张佑那里时,白眼珠上全都是血丝。

    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淫靡味道,大成比吉却不在铁笼内,只有张佑,侧身躺在床上,发出轻微的鼾声。

    你这心可真大啊,也不怕睡梦中被人做了?

    若兰没有发现,当她这么想的时候,脸上满是温情。

    周春和皱了皱眉,眼睛内闪过一抹杀机,却又很快逝去,轻轻吩咐道:“记住我昨晚跟你说的那些话,好自为之吧!”

    若兰一惊,回过神时,周春和已然转身离去。

    她轻叹了一声,缓缓坐到了床沿儿上,突然为自己的未来发起愁来,同时再次开始犹豫,要不要将张佑跟陈拾说的那些话告诉周春和呢?

    “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若兰姑娘应该是喜欢上张佑了吧?”钟金夫人端坐主位,淡然望向周春和。

    秦文龙刚刚向她禀报了昨夜张佑和大成比吉的情况,紧接着周春和便到了。

    “夫人高明,在下实在是惭愧的很,不过夫人也不用担心,若兰是我家主公亲手培养的,就算真的爱上张佑,也不会做出背叛我家主公的事情。”

    “是么?你是男子,根本就不了解女人,她们的爱没有道理,一旦认定一个男人,别说背叛,就算让她把心掏给那个男人,都会心甘情愿……所以,我提醒你一句,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就算舍不得辣手摧花,也不要对其太过信任了。我不希望她坏了我的大事!”钟金夫人悠悠说道,说到后来,虽是提醒,语气却严厉了起来。

    “多谢夫人提醒,在下会注意的。”周春和点点头,连外人都看出来了,看来这个若兰真的留不得了,等着事情结束吧,结束后直接送到主公那里,看他怎么发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