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六十章 筹划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兰睡的很熟,黯淡的烛光当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微微蹙起的眉头和长长的睫毛,她一定在担心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吧?会不会因此丢命呢?

    多好的姑娘啊,年轻,貌美,犹如盛放的花朵。

    回忆起那天两人关于倭寇的对话,张佑明白,之所以沦落到如此境地,这个姑娘肯定有她自己的苦衷。

    是的,张佑确实变化很大,杀起人来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但那都是被逼无奈,他的骨子里仍旧还是善良的。

    轻叹了一口气,他微微摇了摇头,轻轻的坐了起来。

    房顶的瓦片被掀开,陈拾狸猫般从洞口跳了下来,落在地上,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张佑望着他,丝毫没有惊讶之色,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门外。

    “放心吧大人,都‘睡’着了,听不到咱们说话的。”陈拾颇有些自得的说道,他本就是梁上君子出身,鸡鸣狗盗的本事一点儿都没丢。

    说着话他快步上前,扫了一眼若兰,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这就是那个害的大人失踪的罪魁祸首,海棠馆的若兰姑娘吧?红颜祸水,大人怎么不一刀把她宰了,省的再被她祸害。”

    张佑没想到陈拾面对若兰居然是这种态度,苦笑一声道:“老子失手被擒,虽然主要原因和她有关,归根结底还是管不住自己,不能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脑袋上吧?另外,今天出事儿前她还特意提醒过我,其实也不是那么坏……不说她了,先说说家里吧?我娘跟佳琳兰琪她们都急坏了吧?”

    “说不说的吧,自从你出事儿之后,太夫人已经好多天没有正经吃东西了,还有夫人,二夫人,李大家,若瑄小姐,婉儿小姐,太傅大人,定远伯爵爷,伯爵夫人……”

    眼看陈拾如数家珍,一副要把所有亲近自己的人说一遍,张佑急忙打断他:“好了好了,怎么还有婉儿小姐呢?”

    “是若瑄小姐说的,婉儿小姐病了,好几天都不去报社了,听若瑄和夫人她们说,婉儿小姐一直都喜欢大人,这次大人出事儿,她忧思成疾,就给病倒了。”陈拾有些羡慕的说道。

    张佑沉默了,他是过来人,申婉儿虽然对自己若即若离,他却仍旧能够体会到对方潜藏着的那股深情。

    脑海中不禁浮现初见申婉儿时的情形,白衣如雪,金铃清脆,一口鸡腿卡住嗓子,险些香消玉殒。

    “夫人们怎么说的?没吃醋么?”

    “夫人们挺同情婉儿姑娘的,听说大人您平安无事的消息之后,还说等着大人回京,就找人上门提亲,把婉儿姑娘接进门……大人,你说说,这老天爷怎么这么厚待您呢?再看看我,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就没姑娘这么对我啊?哦,对了,这些还不算呢,您出事儿之后陛下龙颜震怒,下旨严查,太后娘娘居然也破天荒的下了一道懿旨,措辞十分严厉。呃,还有皇后娘娘,据说也很生气,不止一次的跟陛下说,抓到凶手,一定要把他们千刀万剐……”

    听着陈拾小*嘴儿巴巴的不停,张佑又是好笑又是感动,他知道自己人缘儿不错,却也想不到竟然有这么多人关心自己。

    这才不过一年半的时间而已,有此成就,足可自豪啦。

    “关心我的人这么多,看笑话的人肯定也不少吧?”

    陈拾点点头:“大人您说不说的吧,别看这么多人关心您,巴不得您死的人也多了去了,张浦洲他们就甭说了,潞王和刘戡之也经常往咱们府上跑……”

    “哦?去干什么?”

    “听说潞王一直喜欢少妇,虽然每次去也没说什么出格的话,不过想来也没有安着什么好心。”

    操*你大爷的,老子还没死呢,就开始惦记老子的女人了,小兔崽子,你娘都被老子征服了,回去不给你一顿厉害的尝尝,老子跟你姓。

    张佑暗暗发狠,倒也并没有多么担心,毕竟有李彩凤和朱翊钧在呢,潞王胆子再大,也得收敛着。

    若兰的眼珠子动了动,两个人却并未留意到这种细微的变化。

    “不说这些了,他不敢怎么着夫人她们的。你难得进来一次,回去告诉骆思恭,让他……”扯了半天闲话,张佑终于说到了正事儿。

    陈拾用心听着,不时点头答应一声,神色也不停的变幻,显然张佑的话让他深深的受到了触动。

    “大人,会不会太狠了一点儿?”张佑说罢,他终于得到了机会,忍不住问道。

    “是他们不仁在先,就别怪老子不讲情面在后了,连续抓了老子两次,若是不给他们点儿厉害的尝尝,老子敌人那么多,纷纷效仿,我还过不过了?行啦,你就别啰嗦了,赶紧走吧。”

    陈拾不再多言,郑重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这才顺原路返回。

    他刚走,张佑便对若兰说道:“行啦,别装了,我知道你早就醒了。”

    其实他只是诈她,不想她竟然真的睁眼坐了起来,问道:“怎么,大都督莫非要灭口么?”

    张佑一怔,接着苦笑了一声:“你怎么就起来了呢?继续装睡不就得了?”

    若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诈了,却并无懊恼之色,只是静静的看着张佑说道:“装不装睡的有什么分别吗?你的计策那般狠辣,若是不放心的话,哪怕我装睡也会杀了我。与其如此,我宁愿睁开眼睛,死个明白。”

    “真要杀你,刚才你睡着时就杀了。”

    若兰微怔:“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计划泄露出去?”

    “真要泄露时再杀你也不迟,反正你也跑不出这个铁笼子。”张佑说道,突然搂住了若兰的肩膀,抱着她一起躺到了床上:“不早了,继续睡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再伤害我了,真看走了眼,算我活该便是。”

    若兰原本尚想挣扎,听到此处突然停了下来,缓缓将脑袋放在张佑的胳膊上,睁着大眼盯着屋顶出神。

    烛光越来越暗,几乎快要熄灭了似的,然后猛得爆出一个烛火,再次亮了起来,照在若兰的脸上,纤毫可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