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五十四章 拿低做小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把汗那吉的号召力还是可以的,当天下午就有好几个部落的首领带兵赶到了板升,其余部落据说也在陆续赶来。

    张佑等不及了,当天晚上就请求把汗那吉动身:“夜长梦多,万一出点岔子,后悔都来不及了。”

    把汗那吉也想早建功勋,自无不可,于是众人稍作收拾,点齐了兵马,浩浩荡荡向呼和浩特而去。

    这一路好几百里,饶是众人紧赶慢赶,到达呼和浩特时,仍旧已是第三天的傍晚。

    消息早就已经传到了王宫,钟金夫人亲自率人出城迎接,眼瞅着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位盛装贵妇出现在城门口,甭说把汗那吉他们了,就连张佑自己都看傻了眼。

    不是应该兵戎相向么?起码也来个武力对峙啊,这算什么?认输了?服软儿了?

    “不愧是辅佐大汉多年的钟金夫人,拿得起放得下,看来这是知道张大都督已然成功脱险,认命了。”

    大成比吉也跟着呢,神情有些复杂的说道。

    她的话成功的把张佑带进了沟里,点了点头:“还是夫人看的透彻,想来钟金夫人也琢磨透了,大都督成功脱困,便预示着不他失礼继承王位的可能性无限降低,与其挣扎半天仍旧落得个满盘皆输,索性光棍儿一点儿,直接把辛爱黄台吉推上位……是了,我记得你们蒙古有规矩,夫死从子,一旦辛爱黄台吉继承顺义王的王位,是不是仍旧得娶钟金夫人啊?”

    “看来她打的便是这个主意了。”旁边的把汗那吉插口道。

    款款上前的钟金夫人果然便如当初辛爱向张佑介绍的那样,如同草原上的巴布尔花一般美丽,脑海浮现辛爱的样子,张佑忍不住感慨,这两人要是结了婚,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兜兜转转一大圈儿,最终历史仍旧要遵循原本的轨迹,不过,却好像又和原本的历史不同了,最起码把汗那吉没死,他有没有野心张佑不关心,大成比吉可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只需日后暗中支持着些,让几方的势力保持一个平衡,右翼蒙古,势必再也翻不起波澜了。

    钟金夫人一眼就看到了张佑,没办法,他的长相和气质都太出众了,哪怕站在千军万马当中,仍旧如同启明星般耀眼。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骆思恭的属下呢?

    无需向周春和确认,她瞬间便认定了张佑的身份,定是大明朝那个少年新贵无疑。

    她径直向张佑走去,盈盈下拜,把汗那吉和大成比吉等人瞧的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儿?钟金夫人礼贤下士不假,可就算她知道了“赵先生”的身份,也不至于对这样一个低等的大明官员见礼吧?

    正在大家愣神之际。

    “参见大都督,前番种种,皆是误会,大都督大人大量,还请不要怪罪,小女子给您赔罪了!”钟金夫人说着话,居然双膝跪地,伏地叩头。

    张佑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周春和,愈发肯定了大成比吉夫妇的猜测,并不忙着让钟金夫人起身,微微笑道:“夫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那几天本官身心可是饱受折磨,不能一句话就算了吧?”

    大都督?原来他就是张佑,是了是了,他当然就是张佑了,普通人又怎么能有他这般医术,这般气质呢?

    把汗那吉夫妇对视一眼,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钟金夫人为何要行此大礼了。

    这娘儿们还真是能屈能伸啊,为了求得张佑的原谅,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给其下跪,张佑年纪轻轻的,如此千娇百媚的一个大美人儿如此这般,估计脑子一热也就原谅了吧。

    只是,却不知道他能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

    “大都督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只要是小女子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脱。”钟金夫人一味的拿低做小,温顺的跟头小绵羊似的,哪里还有半分叱咤草原的三娘子威风。

    张佑不是圣人,如此美女这般做派,要说他心里一点儿也不得意肯定不现实,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看起来淡然从容些:“很简单,首先,还辛爱黄台吉和苏米亚自由,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吧?”

    “那是自然……”人死也算自由了吧?钟金夫人暗暗冷笑。

    “第二,把那个周春和绑了,交给我处理!”张佑斜眼望向周春和,似笑非笑的说道。

    周春和面露惊讶,然后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大都督饶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小人吧……”

    “拿下!”钟金夫人略犹豫一下,用力挥手轻喝,很快有人上前将周春和按倒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

    见此情形,若兰心急如焚,她万没想到钟金夫人竟然如此无情,说翻脸就翻脸,想要帮忙,却又不知从何帮起,只能暗打主意,下来一定要好好跟张佑求求情,周护法对她一贯不错,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死到张佑手里。

    不提若兰胡思乱想,钟金夫人说道:“不知道大都督还有没有别的要求?”

    张佑摇摇头:“暂时就这两点吧,等以后想起来再说。”

    “那好,闻听大都督前来,小女子早已给您安排好了住处,周春和稍后就给你送过去。至于辛爱嘛,其实大都督不来小女子也要派人寻找的,他生病了,不知怎么回事,从前天晚上开始就腹泻不止,请了好几个医生也不见效果……”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病了呢?”张佑问道,仔细观察钟金夫人表情,并未发现撒谎的痕迹,却也不见如何伤心,表现十分正常,便将怀疑按到心底,不等对方回答便继续说道:“很厉害么?走,咱们赶紧看看他去!”

    说着也不理会旁人,当先向城内走去。众人急忙让开道路,钟金夫人和秦文龙对视一眼,嘴角微微一翘,急忙跟在张佑后头。

    见此情形,把汗那吉彻底放松了警惕,吩咐兵士们守在城外,和大成比吉与其他首领也进了城。

    绑在远处的周春和愈发开心了,正巧若兰的目光看过来,忙冲她眨了眨眼,若兰心领神会,猛的一愣,什么意思?难道所有一切不过是个圈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