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零六章 决堤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洞庭县石家,自从孔祥与石开跟着张佑离开以后,这里就成了敏*感之地,明的暗的,全天十二个时辰,总有总有人不停的监视着这里。按照道理来说,老百姓一贯胆小怕事,这种情况下,应该门可罗雀才对,却不想,串门子的人反倒比从前多了起来。

    左邻右舍,七大姑八大姨,话里话外都是一件事儿,都是好邻居好亲戚,日后升发了,可别忘了大家伙儿。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曾经遭人耻笑的石三落再次落第,带回来一个朋友,偏偏却是锦衣卫大都督张佑张子诚,这可是祖坟上冒青烟都不好碰见的大喜事,别忘了,那可是天子近前的红人儿,稍微递个好话,石老爷的前途还能差的了?

    自然了,免不了也要提及一下孔祥,十多年的老县丞了,铁面无私刚直不阿,如今被张大都督带走,恐怕作威作福多年的章顺生该倒霉喽。

    这天早晨,孔道珍拎着一斤麻糖上门,他来的早,串门子的还没上门,望着板柜上摆着的吃食,他不禁对着自家妹子笑道:“瞧瞧,文畅这还没当上官呢,哪天真当上喽,你家的门槛儿还不得踏平了啊?”

    “大哥说笑了,远近亲疏小妹还是分的清的,”石孔氏接过麻糖,顺手拿出一块儿塞到二妞的嘴里,问孔道珍道:“还没父亲他们的消息么?张大人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啊?”

    二妞一边咀嚼,一边眨着眼望向孔道珍,含糊不清的问道:“舅舅,外公跟我父亲不会出事儿吧?”

    “放心吧,张大人是什么人,天下所有的锦衣卫都归他指挥,有他保护,你外公跟你父亲安全的很。至于张大人怎么想,都说他心有八窍,我可猜不出来。”后边这句却是回答石孔氏的。

    “大哥还没吃饭吧?我做的大米稀饭,一起吃点儿吧。”石孔氏知道问也白问,主动转移了话题。

    三人围桌而坐,两个大人全都食不下咽,草草吃了一点儿,刚收拾好桌子,便又有邻居们上门了。都是妇女,多有不便,孔道珍寒暄两句,便要离开。

    “轰隆隆……”

    闷雷般的声音忽然自东方响起,大地都好像微微颤了两下。

    众人同时色变,齐声惊呼:“怎么回事?”

    “大晴天的,打的那门子雷嘛?”惊魂初定之后,一名妇女抚着胸口脸色煞白的说道。

    石孔氏心有余悸,接过了话茬儿:“不太像是打雷,大哥,您快去街上打听打听去,这声响来的突然,不像是好事儿。”

    不用她说孔道珍便已经待不住了,闻言点点头,也不吱声,快步出了石家大门。

    有了这一层变故,女人们也没了巴结的心思,被石孔氏让进屋后,心不在焉的闲扯着,其实都在等着孔道珍的回信儿。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时辰,大门口传来动静,孔道静煞白着脸冲了进来,众女见状纷纷迎出了屋,叽叽喳喳的打听:

    “怎么回事儿孔少爷?”

    “是打雷么?”

    “不会是谁办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被雷公劈了吧?”

    孔道珍喘了口气,听着这乱七八糟的问话苦笑了一声:“什么雷劈不雷劈的,是洞庭湖东边的大堤崩了!”

    “什么?”所有的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目瞪口呆的望着孔道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一下,不知要有多少人送命喽!”孔道珍叹了口气,决堤的地方是最重要的一处堤坝,北边就是华容县。这还不是最紧要的,大量湖水灌过去,最终仍旧要汇入长江,造成突然的水位上涨,下游措手不及之下,势必也要产生重大的损失。

    想到这些,他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同时也益发疑惑:前几天倒是确实下了两天雨,不过春天的雨,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好端端的大堤,怎么说崩就崩了呢?

    十天之后,由于洞庭湖大堤突然决堤,导致太湖水位突然上涨,大堤决口,更多的水量灌入长江,沿岸损失惨重,这还不算,还冲毁了镇江段的京杭大运河,水流过后,大量泥沙淤堵在运河河床之内,无数北运的漕粮船只因此而滞留在运河南线,河面千帆林立,情景虽然十分壮观,却让人毫无半分喜意。

    消息传递滞后,不过,运粮船无法按时到京的消息仍旧在六天后用最快的速度传到了内阁,内阁辅臣们不敢怠慢,以张四维为首,申时行,余有丁,以及新任东阁大学士许国(按照《神宗本纪》记载,此人正式入阁的时间应该是1583年四月初八,现在的时间是1582年,蝴蝶效应而已,不要较真),四人联袂入宫,递牌求见朱翊钧。

    其时朱翊钧刚从文华殿回乾清宫,听说四名辅臣求见,顿时有些吃惊,急忙吩咐他们进来。

    “几位大人,今天这是刮什么风,怎么全都来了?”见礼赐坐之后,朱翊钧抢先问道,从四人沉重的脸色上,他已经预料到一定是发生了大事,开个玩笑,只为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四人视线交流一番,张四维当先站起来上前两步重新跪倒在地,沉重的说道:“事关重大,臣下不敢丝毫隐瞒,万岁爷,洞庭湖与太湖决堤,冲毁了镇江段运河,导致大量漕运粮船滞留,想要正式通航,最快也得四个月的时间……万岁爷,您没事儿吧?”

    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朱翊钧仍旧感觉眼前一黑,一阵头晕目眩,若非张四维见机的快,一把扶住,险些从炕上栽下来。

    “太医,快宣太医!”申时行冲着旁边的小宦官急吼,却被缓醒过来的朱翊钧喝止了:“别叫太医,朕没事儿,死不了!”

    这几个字儿他是咬着牙从牙缝里一个个蹦出来的,脸色铁青,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见此情形,三人也站不住了,挨着张四维跪了下去,齐呼:“万岁息怒,臣等有罪!”

    “你们有什么罪,莫非是你们让湖堤决堤的?”朱翊钧冷笑了一声,渐渐镇定下来:“废话少说,京师不可一日无粮,说说吧,此事如何处理?”他隐隐猜到了真相,是以没问缘由,而是直接提到了应对之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