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六十四章 应对之道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曹爱金闻言一惊,便听朱翊钧说道:“此事不用管,朕已经批准了。”这才暗松一口气,有些同情的看向田义。

    田义略怔一下,很快笑道:“原来万岁爷早就知道了啊,老奴还说嘛,这么大的事情,张大人肯定不会瞒着您,您跟张大人君臣相得,实在是让人羡慕啊。”

    这家伙,拍马屁倒是有一手,曹爱金腹诽。

    “你不懂,莫看子诚年轻,却是有大志向的,朕愿意成全他,因为成全他,便是成全大明,成全朕自己……”说着话,他突然有些感慨起来,走到丹墀边缘极目远望,但见天边启明星高挂,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巍峨宫殿已经显露出了身形,幽幽道:

    “多壮阔的江山啊,这是太祖九死一生为子孙打下的基业,到太宗时,驱蒙元,下西洋,万邦来朝,丰功伟绩比之唐宗宋祖有过之而无不及。再看看现在,小小倭寇都弄的大明上下鸡犬不宁,如今虽已除之,土蛮却不消停,屡屡犯边,朝中也不安生,官员欺上瞒下,朋比为奸,水患,干旱,若非前些年太傅铁腕治国,局面怕是要更加不堪。

    朕一直在琢磨,为何自先皇而朕,每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勤政奉公,却仍旧如此呢?朕百思不得其解,却是子诚告诉了朕答案,朕要验证一下,他的方法到底对不对……当初他去江南,曾送朕一首词,想来你们未曾听过吧?那一天大雪,真亲自送他出城,众人起哄让他作词一首,他将这首词送给了朕: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好词,好气魄,子诚大人不愧咱华夏第一才子,出口成章,难得如此气度,老奴佩服,老奴实在是佩服啊!”

    朱翊钧长篇大论,田义和曹爱金一直静静的听着,直到此刻,他才突然开口赞道,脸上写满了敬佩,曹爱金腹诽不已,心说说的倒是好听,心里头不定怎么想的呢。

    “是不是华夏第一才子朕不清楚,不过这首词朕确实喜欢的紧……好啦,不要羡慕他,你们也是朕之肱骨,朕的志向不大,能有太宗一半功绩此生足矣,顺朕此心者,官上加竹,高官厚禄,朕绝不吝啬。逆朕此心者,官旁加木,抄家灭族时,朕也绝不手软。退下吧,曹爱金,准备一下,要早朝了。”

    一个管,一个棺,听的田义悚然而惊,满身大汗,恭敬退下,直到出了乾清宫才算定住心神,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向延祺宫而去。

    时间倒退回半夜,张佑救了张伟光和他父母之后,径直送回了天兵卫指挥使张让的府邸,张让和张常氏张佳琳一直心绪不宁的等待着,直到见到张伟光之后,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打听情况,承认错误,安抚,好多话要说,倒也用不着仔细叙述。

    等到安排着张伟光他们下去休息时,已经足足过了多半个时辰。

    “子诚,你和佳琳也下去休息吧,忙了多半宿,肯定累坏了,有什么话咱们还是明天再说吧。”张让说道。

    张常氏接过了话题:“是啊,多亏了你了,现在救出伟光,咱们的处境一下子就不被动了,饿不饿,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犒劳犒劳你。”

    张佑笑了,说道:“不用了岳母大人,小婿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赶紧上*床睡觉,真要犒劳,还是等明天吧。”

    张常氏微笑道:“那好,赶紧和佳琳去休息吧,我跟你岳父也快熬不住啦。”

    正在此时,丫鬟突然进来通禀:“老爷夫人,乾清宫的魏志新公公求见姑爷,说有要事禀告,已经被带到垂花门外了……”

    “赶紧让他进来。”张佑打断丫鬟道,魏志新是曹爱金的义子,他猜着肯定是宫里有情况,顿时打起了精神。

    丫鬟领命而去,很快便领着魏志新入内。

    “小人参见爵爷参见夫人,参见少祖,祖奶奶。”魏志新磕头行礼,态度十分恭敬,称呼却有点儿乱。张让和张常氏自不必说了,曹爱金叫张佑师叔,他自然便叫了少祖,张佳琳沾光,便成了祖奶奶。

    “行啦,又不是外人,赶紧起来吧。你义父派你来的吧?宫里可是出事儿了?”

    “回少祖,田义入宫了,直接就奔了乾清宫,二话没说就跪到了丹墀上,说是要等陛下回来,陛下今晚宿在延祺宫宁妃娘娘那儿了。义父特意派孩儿来找您,到了府上您没在,孩儿便找过来了。”

    “你倒激灵,”张佑笑了一下,很快严肃下来:“田义也不笨,知道纸里包不住火了,赶紧着就使出了苦肉计,这一下,估计刘守有要替他背黑锅喽。”

    “你是说他会把所有的事儿全都往刘守有那儿推?”张常氏问道。

    张佑点点头:“以利相交,必以利分,刘守有能出卖田义,田义自然也不会对他客气。”

    “他就不怕刘守有倒打一耙?”张让问道。

    “刘守有敢么?他已经得罪了我,若是再不把这枚苦果子吞下去,估计小命儿都快保不住了。”

    张让点点头,张常氏则道:“这段时间憋屈的,难得有机会,咱们可不能让田义这得意算盘得逞,子诚,我建议你也赶紧带着张伟光和他娘入宫,他田义不是用苦肉计么,咱们就让陛下看看张伟光身上那些伤……”

    “不,小婿倒觉得不宜。”张常氏说话的空当,张佑一直在仔细的思考,最终打断了她。

    众人全都有些不解,魏志新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宜?不是都说趁他病要他命么?孩儿倒觉得夫人之言有理,田义再有理,抓人逼问口供总是不对,若不趁此机会把他拿下,将来怕是要后悔啊。”

    “你们还是不够了解陛下啊,不告状就是告状,真要去告状,弄不好就要适得其反。”张佑说道,听的众人愈发迷惑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