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六十三章 苦肉计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直挺挺的跪在乾清宫正殿外头的丹墀上,田义心潮起伏,感慨万千。他很后悔,不该将张伟光交给刘守有,假如关在内东厂,哪怕关在自己府里,又怎么会落得如此被动?

    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脑子里莫不是进水了?

    刘守有也是,亏得还是名臣之后,掌锦衣卫事多年,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把年岁全都活到了狗身上。

    他在心里无数次的问候着刘守有的十八辈儿女性直系亲属,想到恨处,真想给自己几个大嘴*巴。

    多好的局势啊,结果转眼间就葬送了。

    夜深人静,站在暗处,曹爱金静静的注视着丹墀上身穿大红蟒袍,却一丝不苟,丝毫不怕地凉,直挺挺跪着的东厂督主。

    他其实已经睡下了,是义子魏志新把他叫醒的,听说田义一到就二话不说跪倒在地,顿时便精神了起来,一下便猜到定然是张佑成功解救出了张伟光,此事张佑特意派人入宫通知过他,让他随时注意宫里的动向。

    这很正常,毕竟张佑带人夜闯锦衣卫是担着很大的风险的,万一找不到张伟光,刘守有肯定倒打一耙,到时候,朱翊钧的态度就十分重要了。

    黑暗中,一个人影悄悄走到他的身后:“义父,孩儿打听了,田公公入宫之后直接就来了乾清宫,并未去延祺宫。”

    曹爱金默然良久,幽幽一叹,轻轻道:“也是聪明人啊!”说着一顿,转而道:“你再跑一趟,尽快将此事告诉张大人。”

    “是!”黑影答应一声,又等片刻,见曹爱金再无别的吩咐,这才悄悄退下。

    朱翊钧其实没在乾清宫,而是在延祺宫宁妃处过的夜,毕竟是第一个儿子,离着临盆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实在是有点儿不放心。

    半夜时王蓉的肚子又疼了一阵儿,不过属于阵痛,并未见红。他醒来时见王蓉睡的正熟,惦记着还要早朝,便没有打扰她,天还没亮就起驾回了乾清宫。

    其时正是卯时,田义已近足足跪了两个多时辰,见朱翊钧回来,急忙叩头行礼,借着伏地的机会,顺势歪到了地上。

    朱翊钧见到他本就十分奇怪,见此情形更是大吃一惊:“田义你这是怎么了?”

    田义挣扎着重新跪好,呲牙咧嘴的说道:“回万岁,老奴丑时便到了,跪了两个时辰了,腿都跪麻了,这才君前失仪,还求万岁恕罪。”

    朱翊钧恍然大悟,噗笑出声,说道:“怎么这么早就进来了?你也是实在,谁让你早早就跪的?两个时辰,不麻才怪!”

    “老奴是特来向万岁爷请罪的,老奴受人蛊惑,一时不查,犯下了大错……”

    “哦?犯下什么大错了?”朱翊钧打断田义问道,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变的严肃了起来。

    “是这么回事儿,刘守有怀疑大明银号的账目有问题,说张常氏的一个手下是知情者,只要抓了来,一问便知端倪,老奴担心万岁您被人欺骗,一时心急,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招了么?”朱翊钧面无表情的问道。

    “招了,说确实有问题,还说张常氏准备斥巨资去暹罗买地,老奴这才上禀万岁,开始查的他们账目……呃,老奴也是昨夜才知道,刘守有居然不光抓了那张伟光,哦,就是那个张常氏的手下,还把他父母也抓了……”

    “混账,这不是屈打成招么?怪不得张佑暗地里跟朕置气,合着还有这种事情,你们也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简直混账至极!”朱翊钧突然暴怒起来,抬脚就将田义踹到了一旁。

    田义打了个滚儿,匆忙爬起,小鸡啄米般的磕头不止,嘴里不停:“万岁恕罪,万岁爷饶命,老奴事先真不知道还有这种事儿,不然说什么也不敢让刘守有连张伟光的父母也抓起来……”

    “抓张伟光也不对,捕风捉影就敢随便抓人,日后还有谁敢再给朕卖命?人呢?赶紧放了……”

    “张大人已经带人从刘守有那儿把人接回去了,折腾的还挺厉害,据说还动了枪,不然老奴还被蒙在鼓里呢。”田义说道,不但推刘守有出来顶缸,甚至明知道朱翊钧信任张佑,仍旧不忘给张佑上眼药——适才朱翊钧的那句话实在让他心惊胆颤,堂堂天子,居然因为臣子跟其置气而心怀愧疚,这张佑也太可怕了,到底给朱翊钧灌了什么迷魂药?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放弃再对付张佑了。

    当然,也仅仅就是一瞬吧,若是从前,尚有成为朋友的可能,如今么,他都把张佑得罪到这份儿上了,根本就不敢妄想再化敌为友。

    朱翊钧怔了一下,突然笑了:“行啊田义,闹了半天,你这是觉得纸里包不住火了,这才连夜入宫请罪是吧?”

    “这……”田义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其实早就预感到朱翊钧会这么想,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此刻朱翊钧的表情,他宁愿朱翊钧如刚才那般勃然大怒,也不愿见到朱翊钧露出这种表情。

    “怎么?被朕猜中了?”朱翊钧似笑非笑,眼神却好像刀子一般,凛然中带着杀气。

    “不是,”田义咬牙说道:“老奴敢对天发誓,对于刘守有连张伟光的父母也抓了这事儿事先毫不知情,如有半字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朱翊钧的眼神柔和了下来,缓缓说道:“好吧,朕姑且信你一次。按你平日行事,量你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曹爱金,传旨,刘守有胆大包天,恣意妄为,姑念在他尚有微功的份儿上,免去左军都督府都督以及掌锦衣卫事之职,张佑加都督同知衔,总掌锦衣卫事。至于你田义嘛……”

    说到此处,他突然停了下来,望向刚刚过来的曹爱金问道:“你说说,该怎么罚他?”

    “内臣愚钝,此等大事,不敢妄言。”曹爱金巴不得把田义也免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老老实实说道。

    朱翊钧笑了:“你呀,也不知道你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算了,不逼你了,传喻张宏,田义御下不严,罚奉三年。”

    曹爱金有些失望,田义悬着的心却落了下来。

    “对了田义,查账的事情仍旧继续,还由你负责。”

    田义闻言暗喜,恭声答应,又问:“那暹罗买地的事儿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