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二十九章 讨价还价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徐渭是和张佑准备的礼物一道进京的,这是张佑临走前就安排好的事情。

    “就知道关心你的大炮,老子我一路舟车劳顿,也不见你关心关心……”

    “你得了吧,有心思在这儿忆苦思甜,还用的着我关心么?”说话间张佑已经进了门,里头四角摆着火盆,温暖如春,怪不得要敞着门子了。

    脱下斗篷,思涵忙着接了过去,张若瑄白了张佑一眼:“哥哥,你怎么跟徐先生说话呢?一点儿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双重标准了吧?没听他刚才给我充老子嘛,若瑄,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张佑笑道。

    “先生乃文坛泰斗,岁数当咱们爷爷都够了,充个老子咋了,倒是你……我是帮理不帮亲。”张若瑄也笑道。

    “对对对,若瑄说的没错儿,以后你得对先生尊重着些。”张佳琳笑着插口,引来好几声附和。

    “得,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让你押送礼物进京,好家伙,不愧是大才子,这才多久啊,就把她们都策反了,日子久了还了得?”张佑开着玩笑,接着神色一正:“说正经的,先生来的正好,大炮运到了吧?陛下十分重视此事。”

    见他正容起来,徐渭也坐正了身子,正色道:“运到了,果然被咱们料中了,陛下重视此事,此乃咱们大明之福啊。”

    “嗯,”张佑微微额首,说道:“强大的军事力量才是安定富强的保证,从这一点上来说,咱们大明的历代皇帝做的都不错,倒是朝堂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圣人子弟们,相比较起来可就差的远了,下回谁要是再敢当着我的面儿说什么以德服人的怪话,我非建议陛下派他去辽东,以德说服土蛮去。”

    “你也就是快乐快乐嘴吧,想想那些反对令尊和元敬军备改革的强大力量吧,那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

    “你别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水师基地不也开工建设了么?还有崇明卫,不也采取募兵制了么?饭得一口一口吃,事儿得一件一件做,相信我,迟早有一天,我会转变那些陈腐的观念,万众一心,再创盛唐盛世,万邦来朝的辉煌。”

    徐渭难得没有和张佑抬杠,事实上,若非他相信有张佑这样的能力,也不会老了老了还出山跟他淌这浑水了。

    第二天大朝,所以张佑没有急着入宫,而是估算着时间,踩着下朝的点儿进的东华门。

    找了辆平板马车拉的红夷大炮,上边蒙着红布,一路进宫,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到乾清宫时,后边已经聚了不少人,远远的跟着指指点点,却没人敢上前打听。

    张佑懒得理会这些好奇心过盛的吃瓜群众,示意马车等在乾清门,他自己则入内通禀。

    朱翊钧刚下朝没多久,听说张佑运了红夷大炮入宫,蹭的就从炕上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出了暖阁。

    “小心……您急什么啊,还在乾清门呢,又跑不了。”张佑匆忙跟上,一边吩咐曹爱金:“小曹,去个人,带马车进来,总不能让陛下大老远的跑出去吧!”

    曹爱金答应一声匆忙去了,闻言朱翊钧也放慢了脚步,自嘲的一笑,说道:“让你小子看笑话了,实在是朕对那玩意儿忒好奇,早就等着呢……你是格物所总管,你说说,这门炮的工艺如何?比咱们自己造的怎样?”

    “这红夷大炮的制造工艺未必比咱们掺杂了风力炼钢法炼制钢材的火炮厉害,事实上,比之咱们自己的,其实是略有不如的,不过咱们的造价太高,暂时还无法大范围普及,红夷大炮呢,虽然稍显粗糙了些,制造起来肯定也要简单的多,若咱们的敌人大批量配置这种大炮,杀伤力还是很恐怖的。”

    “嗯,这也是朕最担心的问题。”朱翊钧眉头皱了皱,刚才动作急了些,他的脸有些红,还有些喘息。

    “陛下,还练太极拳么?您这身子骨儿可是比上次我离京差些了,这才走了几步啊,就开始喘了。”

    朱翊钧没想到张佑突然转移了话题,尴尬一笑,说道:“朕也感觉出来了,胖了二十多斤,走路都费劲了,看来得把太极拳重新捡起来了。”

    “酒也要适量……濒湖公教给了微臣一个药酒的方子,一直忘了告诉您,稍等我抄给您,经常服用,必有奇效。”

    “濒湖公的方子肯定十分神奇,朕一定按时按量服用。”朱翊钧点点头,转而道:“听说你昨天入宫来着?宁妃没事儿吧?”

    “没事儿,药还见效,脉相已经没大碍了。”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那可是你的学生,出了岔子,朕为你是问。”

    “放心吧,微臣经着心呢……来了,就在马车上。”原来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正殿,站在丹陛上可以看到,马车拉着红夷大炮已经进了乾清门,正在迅速接近。

    朱翊钧不再说话,远远的看着,旁边曹爱金已经吩咐大汉将军:“去几个人,将马车上的大炮抬上来,轻着点,别磕碰着了。”

    几名大汉将军领命而去,又等了片刻,便见他们抬了红夷大炮,面红脖子粗的慢吞吞挪了过来。见此情形,又有几名大汗将军奔下丹墀帮忙。

    “瞧样子挺重嘛,大概得多少斤啊?”朱翊钧问道。

    “两千一百二十斤,微臣特意找人称过。”

    “这么重?”朱翊钧瞪大了眼睛,接着道:“那你用来拉它的那马车可够结实的,也是那夜氏车行的么?”

    “什么都瞒不过陛下,微臣不过觉得那些花子们整天乞讨为生,太平日子还无妨,万一碰上个天灾人祸的,就是潜藏的不安定因素,不若给他们找个营生,既方便了百姓,又养活了他们,捎带着,微臣还能挣倆小钱儿……”

    “小钱儿?听说生意不错,不仅仅是小钱儿吧?”朱翊钧笑容灿烂,瞧着却让张佑有点儿心惊肉跳。

    “确实还没挣多少,毕竟开始运作还没多久,微臣琢磨着等步入正轨之后在给您汇报呢……”

    “老规矩,朕要四成利润,那么多马,不能让你小子白得了便宜。”朱翊钧打断张佑道,笑的像只狐狸。

    “什么叫白占便宜啊,那些马可是都掏了银子的……好吧好吧,我惹不起你,四成就四成,不过您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臭小子,还跟朕讨价还价起来了?说说,什么条件啊?”朱翊钧嘴里骂着,好奇心却被吊了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