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二十二章 第二道难题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静一下,大家安静一下……接下来,有请若兰姑娘的第二道题目!”

    随着有些岁数的那位美女的声音,众人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厅内重新恢复了落针可闻的状态。

    明眸皓齿的小姑娘再次出现在台上,一会儿的工夫,她居然换了身衣服,由一身儿青衫变成了一身葱绿,配上她白净的肌肤,益发的让人赏心悦目。

    “第二题:今天的第二道题很简单,若兰姑娘想考验大家一下,看看大家是不是真心喜欢她。”小姑娘说罢轻轻拍了拍手,很快,两个略壮实些的姑娘抬着一口铁锅上了台,身后还跟着两个抬着炭盆的龟奴,木炭烧的正旺,冒着幽蓝的火焰,一点烟都没有。

    众人瞧的不明所以,纷纷站起身来翘首张望。

    很快,炭盆放好,铁锅也支了上去,但见锅内有不知名液体,很快翻滚起来,居然是一锅沸腾的油。

    油香四溢,人们大眼儿瞪小眼儿,有名男子笑问道:“这是做什么?莫非若兰姑娘是想让咱们给她炸油条吃么?”

    话音未落,已是一片哄笑。

    小姑娘轻咳一声,面色正经道:“非也非也,油条太过油腻,姑娘素来都不喜欢的……此乃若兰姑娘的一枚戒子,”说着话她扬了扬手,果见她手指捏着一枚金光闪闪的戒指,然后,随手一扔,已经准确的落在了旁边沸腾的油锅内:“谁能赤手取出,若兰姑娘便单独为其跳一支舞。”

    “油锅开着,除非少林寺已故的慧能大师,有金刚不坏之功护身,否则估计等不到摸到戒指,手就被炸熟了吧?”

    “这不是存心难为人么?”

    ……

    “端敬兄,你不是一直倾慕若兰姑娘么,现在机会来了,要不要试试?”议论纷纷之中,张佑忽听旁边一位年轻公子对他旁边那位华服年轻人说道。

    华服年轻人闻言居然真的迈步向台前走去。

    他不禁暗暗摇头,还真有痴情的种子呢。

    议论声顿时停了下来,小姑娘目泛异彩,俏声问道:“蒋公子,您要试一试么?”

    张佑悄悄问旁边的李如松:“子茂兄认识这人不?看来这小子是真稀罕若兰姑娘,也不怕把手炸熟了。”

    “蒋玉菡嘛,他老子是扬州有名的盐商……”

    “蒋天生?”张佑脑海里冒出一个名字。

    “正是,据说此人乡试时是扬州案首,早就放出话来了,此次春闱,必中二甲。”李如松压低声音说道,别看他是个武将,却对文人有种天生的好感,不然以前也不会成天跟张若瑄刘戡之他们混在一起,言语间,颇有艳羡嫉妒之意。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儿印象,好像是听人提到过,不过,蒋天生那人我见过,肥头肥脑的,整个就是一个暴发户,真不敢相信能培养出这么有才的儿子来。”张佑用同样的音量笑道。

    “他父亲居然是那种形象么?”李如松有些不相信。

    “不信你问我姑姑啊,那次吃饭她也在场来着。”张佑的音量略大了一些,视线也挪到了李妍身上。

    李妍闻言摇了摇头:“我记不清了,关键在江南场合忒多,见的人也是形形色*色……”

    “你忘啦,就是那个矮胖子,手上戴了九个戒指,一见你就色眯眯的那个。”

    “啊,他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记得当时若不是你劝我,我还想收拾他来着呢……子茂,子诚说的没错儿,那样的老子,还真不相信他能养出这般出色的儿子来。”后一句话却是对李如松说的,一路上,她早就在李如松的强烈要求下改了对他的称呼。

    “快看,他真的要下手捞戒指了!”李如松尚未回应,便听有人惊呼,忙和张佑李妍一道望去,果见蒋玉菡挽起了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他的那位好友也站在他的旁边,不然刚才三人越说声音越大,肯定早就惊动了那位年轻公子。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台上小姑娘和旁边的那位成熟美女也捏了一把汗。

    蒋玉菡闭上眼睛,暗暗对自己说了一句,豁出去了,咬牙将手向沸腾的油锅探去,眼看就要碰到滚油时却又倏地抽回了手,摇摇头,落寞的往回走去。

    小姑娘和成熟美女失望至极,却不知为何,长长松了口气。

    嘘声一片,蒋玉菡的脑袋更低了,下巴几乎要碰到胸口了。

    年轻公子跟在他的后边安慰他:“好了端敬兄,想开些……”说着扯着嗓子对四周吆喝:“嘘什么嘘?有本事你们去捞啊?好歹我们端敬兄还在油锅边儿上站了会儿呢……”嘘声果然弱了下去。

    众人想想也是,那可是滚烫的油锅啊,若兰姑娘再好,还是自己的身子骨儿重要。

    看来,今晚是无人可以享受若兰姑娘的独舞喽!

    李如松叹了口气,坐回位置,苦笑道:“这个若兰姑娘也真是,纯粹是难为人嘛,本来以为把兄弟你找来肯定能一亲芳泽了,现在看来,又白跑一趟啦。”

    “大帅原来也稀罕若兰姑娘啊,这是学生所遇到过的最为独特的一名女子,让人恨的牙根儿痒痒,偏偏又欲罢不能,实在是,实在是……”蒋玉菡已经坐回了位置,侧过脸来苦笑着插口,话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再次报以苦笑。

    对于对方认识自己李如松并不感觉奇怪,闻言升起一股同病相怜之感,附和道:“是啊是啊,本来我还觉得搬来救兵,今晚肯定能抱得美人归呢,何曾想这小娘子居然不按常理出牌啊!”

    平日里若兰出题,一般都是一道算数一道文学再加那两副一直没人对出的对联儿,这油锅算哪一出啊?

    蒋玉菡和那位年轻公子同时望向张佑:“救兵?就是这位兄台罢?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啊?”

    “贱名不足挂齿,叫我小张便可。”张佑不欲暴露身份,随口敷衍道。

    “原来是张兄,失敬失敬。”两人同时说道,神色间却微微有些不满,不过碍着李如松面子,表现并不明显罢。

    张佑并不放在心上,望向李如松:“子茂兄,真的想一亲芳泽么?”

    “废话,当然想了,可这油锅……”

    “你要相信我,尽管去捞戒指,俗话说的好,心诚则灵,只要你一片诚心,定有神灵护佑……”

    “少忽悠我,有本事你捞一个给为兄看看,你要敢捞,日后为兄便……”

    “便如何?”张佑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如松,一字一顿问道,神色突然十分严肃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