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一十章 又忽悠人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佑一怔,这才想起来,光顾着跟叶向高他们说话,居然把申用懋给忘在一旁了,不禁摸了摸鼻子:“敬中兄说笑了,就怕你不肯赏光呢,你若要来,谁敢挡你?”

    说着一笑,又道:“对了,你一向忙的很,怎么有空光临寒舍了?”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不,家父听说你回京了,特意让我给你下请帖来了,本来定的是今晚,不过适才你不是说今晚要宴请这些年轻俊彦么,就改在明晚吧!正好,我也对那金庸先生好奇已久,家妹口风严实,一直也不肯告诉我金庸先生的真实身份,正好一睹庐山真面目。”

    次辅亲自派长子下请帖不说,居然还照顾情绪,临时改变时间,这家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三位年轻后进听的瞠目结舌,暗暗艳羡,殊不知,若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发展下去,他们今后的风光尤胜今日之张佑。(张辅之,万历十四年进士,历任兵科礼科都给事中,太常寺卿,九卿之一,虽比不上方从哲和叶向高,却也算得上高级官吏了。)

    “这个……早说嘛,早说我就……对啊,现在改时间也不晚嘛,进卿,你们听到了吧,咱不能让次辅大人等着吧,宴会改在明日吧。”

    “别别别,我都等不及见金庸先生了,家父找你又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做主了,明晚你再去我家,今晚去可不伺候。”

    申用懋抢着说道,这下张佑也无话可说了,只好苦笑着答应了下来,心里一个劲儿琢磨,自己虽然和申时行“冰释前嫌”,关系不错,邀请吃饭却是头一遭,不知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向高三人其实过府也没什么要紧事儿,不过就是过来加深一下印象,为日后的发展做些铺垫罢了。按照道理来说,外官很少与锦衣卫关系默契的,可张佑和历任锦衣卫指挥使不同,

    年轻有为自不必说了,所获得的皇帝信任,以及背后的靠山强大也是空前的,连当朝的次辅都愿意结交,何况他们这些尚未踏入仕途的年轻人了。

    这些情况其实双方全都心知肚明,只是却没有人愿意主动去打破。

    他们巴结张佑,张佑又何尝不愿意跟他们处好关系呢?

    天南海北的随口闲扯了一通,好在张佑虽然之乎者也的不如他们这些读书人,其它的知识却十分渊博,每有奇言,总是论据充分,神乎其神,将这些人唬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说着说着,话题不知怎么扯到了江南,郭造卿问道:“听说你一通问题折服了王世贞?那可是文坛泰斗,宗师级的人物,赶紧说说,为师只知大概,早就心痒难耐了。”

    这事儿后来传的甚广,什么版本都有,具体内容却不得而知,另外几人也有所耳闻,听郭造卿这么一问,顿时被逗起了好奇。

    张佳琳忍不住插话:“是啊相公,光听外间传言了,妾身也好奇的很呢。”

    众目睽睽的感觉还是挺令人享受的,张佑嘿嘿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都忘的差不多了,好像就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比如地有多宽天有多高之类的问题,主要还是国外的形势打动了王先生,别看他上了岁数,又饱受挫折,心却还是火*热的,希望咱大明越来越强大……”

    “地有多宽天有多高?张大人,这种问题……您知道答案?”几个学子当中,方从哲最年轻,也最活泼,忍不住目瞪口呆的打断了张佑的话,神情十分夸张——天圆地方,自古皆知,具体的数值可没人算过,难道,这也能够计算么?

    其余人的表情也挺夸张,实在是众人从来都没接触过这些东西,倒是郭造卿,因为和张佑接触太久,听他偶尔说过一些,并未感觉惊奇。

    “地有多宽?地其实是圆的,西方人称其为‘Earth’,我将其翻译为地球,直径大概是八万里,这点不用怀疑,因为欧洲已经有人做过环球旅行。至于天有多高这个问题也很好解释,天兵卫乘坐热气球最高的飞行高度大概是一万多米,到了那种高度,空气就会变的十分稀薄,我推测,假如一直往上的话,可能就会变成没有空气的真空……这个词是我自创的,打个比方,我们呼吸的空气是无色透明的,但你不能说它不存在……”

    说到此处,张佑见他们一片懵懂便停了下来,四下打量一圈儿,见茶几上放着茶杯,顿时眼前一亮,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然后拿过茶壶,给自己的茶杯倒满水,将银票盖在上边,用手捂住,然后将茶杯翻转过来,问道:“你们猜,我若是将下边的手拿开会如何?”

    “水重,自然会流下来!”方从哲抢先说道,面有不屑之色。

    申用懋和叶向高没有说话,神情有些不解,张辅之有些迟疑的说道:“茶水应该会瞬间流干吧,大人总不会认为那张银票能把它们挡住吧?”

    “佳琳,你觉得呢?”

    张佳琳摇了摇头,大眼睛亮闪闪的,她感觉茶水应该不会流下来,她太了解自家相公的神奇了,却又觉得此事太过不合常理,有点不敢相信。

    “……”自动奏响五毛钱悬疑音效之后,张佑说着“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托着银票的手瞬间拿开,但见银票稳稳的托着杯子里的茶水,一滴都没洒出来。

    “为什么?”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张佑用手在银票下方晃了晃:“因为有空气的存在啊,空气无色无味,目之难及,却真实存在,是它们托住了杯子里的茶水……茶水与银票之间没有一丝空隙,也就没有空气存在的空间,假如茶水不满的话就又是一个样子了……”说着按住银票翻转茶杯,揭开银票,倒出一部分茶水,盖上银票,再次倒转:“看,就是这样!”茶水随着他手的离开,瞬间冲开银票,落在了地上。

    “不用这么看着我,这不是戏法儿,谁都能做到。”张佑说着一顿,望向郭造卿,笑道:“平凡之中见神奇,这就是格物的魅力了。如果不是格物,你们怎么能想到不过是平常可见的硫磺,硝石,木炭,研磨之后,经过一定的比例配合在一起,就能够成为威力巨大的火药呢?你们若是对这些感兴趣,没事儿的时候多去格物所转转,圣人之言虽然重要,格物发明,在某些时刻对于国家的强盛其实也是不可或缺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