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零八章 偶尔暧昧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其实除了开席之前的小插曲,整个午膳气氛还是十分愉快的,于是王喜姐便只能认为是自己多疑,从而放下了疑虑。

    席间朱翊钧和张佑都没提刘台一案,朱翊钧本来就喝过酒,又陪了两杯就有些倦了,强撑着等张佑和李妍用完膳,就把二人打发了出来。

    “子诚,怎么觉得陛下对你好像有点儿猜忌了?”出了乾清宫,瞥眼四下无人,李妍悄声问道。

    “你想多了吧,”张佑漫不经心的说道:“就算有点儿也正常,按我这年龄来说,如今的权利委实也太过大了点儿,又是那种胆大包天的性子……不说他了,难得回京进宫一趟,你不去看看王金霞么?”

    “你不跟我去么?”李妍有些希冀的问道,心里却有些矛盾,老实说,她有点无颜见自己的女儿。

    “我?”想到王金霞那清冷的面容,张佑颇为心动,不过很快摇了摇头:“算了吧,这当口可不是主动见她的好时候,再说她也未必想见我,你自己去吧,我去慈宁宫转一遭。”

    李妍松了口气,她还真有点害怕张佑答应下来:“也是,你是太后娘娘的专职御医,可以随意出入慈宁宫,便传将出去也没人说你什么,去见霞儿就不一样了……去吧,不用等着我了,我可能会晚些时候再回去。”

    张佑点头,与李妍分手,径往慈宁宫方向而去。

    好久没见慈圣李太后了,张佑感觉她好像并无太大的变化,只是面容略显清减了一些。当然,这不是最让他意外的事情,更意外的还是李荣嫔居然也在。

    “微臣参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见过荣嫔娘娘……说来也是巧了,微臣刚刚跟姑姑分手,她去你宫里探望你去了,想不到你却在这儿,早知道让她一道过来就好了。”

    “师傅也进宫了?”李荣嫔初见张佑,心头蓦然而生一股欣喜,却很快的隐藏了起来,及至听说李妍也来了,顿时站起了身,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回望李彩凤:“娘娘,嫔妾……”

    李彩凤爱怜一笑,挥挥手:“去吧去吧,难得你师傅入宫一趟,快去陪她说说话吧……子诚,你小子还跪在地上,莫非等着哀家扶你起来不成?”

    “微臣不敢!”面对李彩凤张佑就轻松的多了,嘿嘿一笑,长身而起,躬身抱拳目送李荣嫔离开,这才回身望向李彩凤:“奇怪,实在是奇怪……”

    他故意停下不说,李彩凤果然被勾起好奇,问道:“怎么了?可是哀家有何不妥么?”说着话,下意识的捋了捋云鬓,神态有些不安。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她还以为张佑瞧出什么毛病来了。

    张佑腹中暗笑,面上不动声色,摇摇头,煞有介事的说道:“娘娘莫不是吃了长生不老药了吧?多日未见,非但越来越漂亮,还越来越年轻了,奇怪哉也,奇怪哉也……”

    “去你的,”李彩凤噗嗤一笑,风*情万种的白他一眼:“连哀家都敢调……我看你是皮痒了吧?”

    她本来想说“调*戏”来着,感觉不雅,到底还是临时将那个“戏”字咽了回去,粉脸略显微红。

    偶尔和美*艳的太后娘娘玩一玩暧*昧还是挺心跳的,不过,也仅限于此罢。

    “说正经儿事儿吧,”张佑一下子严肃了下来,李太后被弄的有点儿七上八下,笑骂道:“你还有正经儿的时候啊?”

    张佑面不改色:“娘娘应该听说江东之弹劾王宗泽和于应昌的事情了吧?不知娘娘怎么看这件事情?”

    闻听此言,李彩凤的神色终于恢复了正常,不答反问:“先说说你父亲的看法?”

    “陛下跟您说的?”

    李彩凤点了点头,并未多做解释。

    皇帝来请安,顺口说了句“张佑那臭小子,进京居然不来先见朕,反倒先跑了密云”这样的话十分正常,母子关系好嘛,张佑并未深想,说道:“家父十分伤感……”

    “伤感?这好像不是他的作风啊?”李彩凤诧异的打断张佑。

    “可能是上了年纪,又赋闲退隐的缘故吧,家父这段时间变化很大,没事儿的时候总爱反思生平所犯下的错误,刘台一案便是其中之一。听若瑄说,自从得知刘台暴病而亡的消息之后,家父便病倒了,直到微臣离开密云也没好利索……两个人都太固执了,一个固执于帝国的强大,一个固执于德行的青白,就好比当年的世宗爷和海刚峰一般……呃,这个比喻好像不太恰当,不过家父如今确实十分后悔,当初不该那般对待刘台。”

    “其实这件事情哀家又何尝没有责任呢?”李彩凤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从凤床上站起身来向窗户走去,室内温暖,窗户半敞着,冷风吹动她的衣裙,让她显得十分单薄。

    兰琪匆忙起身拿起挂在旁边的貂皮大氅,略迟疑一下,悄悄冲张佑招了招手。

    张佑略怔,苦笑一声暗道,这个琪儿,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话虽如此,他仍旧起身接过大氅,走到李彩凤身后帮她披到了肩膀上。

    淡香扑鼻,翘臀触手可及。

    张佑忍不住偷偷咽了一口吐沫,十分怀念当初每次进宫都给太后按摩的情景。

    两人的距离有点近,李彩凤甚至能够闻到身后传来的男子气息。

    她突然有些羡慕兰琪,母仪天下,听起来倒是威风,实际上呢,还不如一个宫女来的自由。

    “哀家记得你父亲是属鸡的来着吧?”

    “是,家父是属鸡的,丁酉年生人(嘉靖四年1525)。”

    “哀家是嘉靖二十三年出生的,你父亲比哀家整整大十九岁……时间过的可真快啊,第一次见你父亲的时候哀家刚十五岁,如今二十多年一转眼就过去了,哀家年界不惑,你父亲也奔着知天命而去了……哀家还记得当初先帝驾崩,剩我们孤儿寡母三个人孤立无援,处处受那高新政摆布,是你父亲和冯保站了出来……你祖父去世,哀家又何尝不愿意让你父亲回家守孝呢,可那个时候陛下还小,朝野不安,须臾也离不开你父亲啊。”

    “娘娘……”

    “回头告诉你父亲,用不着忧谗畏讥,刘台之事自有哀家帮他兜着呢,让他安心荣养,身子骨好些时记得抽空进宫来看看哀家就是。”

    “多谢娘娘,娘娘隆恩,微臣与家父铭感五内……”

    “李彩凤回身见张佑跪在地上,不禁起脚轻踹了他肩膀一下:“行啦行啦,真感谢哀家,就给哀家揉揉腰吧,荣嫔的手法虽然也不错,到底不如你劲儿大弄的舒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