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零七章 白刃不相饶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佑微微一笑道:“既然敢说,微臣自然就是有些想头的……”

    “哦?说来听听!”朱翊钧眼睛一亮,问道。

    “其实这法子花不了多少钱,惠而不费,十分上算……你别瞪我,听我慢慢说嘛,陛下应该知道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吧?”

    朱翊钧点头白张佑一眼:“废话,唐太宗晚年追忆往事,特在宫殿旁边修建了凌烟阁,挂二十四功臣画像,以为纪念之意,人家可是马上皇帝,大唐之有天下,多半得是他的功劳,朕连仗都没打过,若也设个凌烟阁,岂非东施效颦么?”

    “其实东施长的也挺漂亮,只是太过盲目,认不清自己罢,”张佑先顺口胡诌了一句,这才又道:“没让陛下也盖凌烟阁,微臣的意思是,可以按照这个思路,找个地方立一块巨大的石碑,上边刻上历次战争有功将士的名字,清明节中元节的时候不但允许贫民祭拜,最好还有礼部牵头,皇室出面祭奠,以示尊重之意。如此一来,当兵从军,保家卫国就成了一种荣誉,再配合报纸多刊载一些浴血沙场的英雄故事,潜移默化之下,慢慢就能改变军人的社会地位了。”

    “果然是个好主意!”朱翊钧还没说话,王喜姐抢先说道:“就好比每年的春耕采桑,陛下跟我亲自出手,以显皇家重农桑之意,子诚,本宫想的不错吧?”

    “娘娘冰雪聪明,果然一点就透。”张佑恭维了一句,旁边朱翊钧也微微一笑,爱怜的瞥了王喜姐一眼:“皇后越来越聪明了……这半年来,跟换了个人儿似的,”说着已经望回了张佑:“确实是个好法子,花钱不多,难得还不触犯各家利益,明天朕就跟他们商议一下,看看选在什么地方修建这个石碑好……得起个响亮的名字,朕想想啊……嗯……英雄纪念碑,如何?”

    “好名字!”张佑冲朱翊钧竖了竖大拇指,转而道:“不过微臣觉得,若是在前边再加上‘大明’二字,就更让人激动了。”

    “大明英雄纪念碑?”朱翊钧和王喜姐同时念了一遍,然后同时挑起了眉头。

    “好,就叫大明英雄纪念碑!朕要让所有为国牺牲的将士死得其所,受万世敬仰,让天下臣民以其为榜样,争相效仿。如此一来,何愁将士不用命,何愁国家不强盛?”说到这里朱翊钧顿了一下,笑望张佑:“至于第一个名字,自然不是别人,就是你那亲卫刘向东!”

    “还有最开始为了保护微臣被不留行客所杀的那些兵士!”张佑道,说着,他眨眨眼,又补充道:“也不能凡是战死沙场者就可录名于其上,得有个限制,比如,最少得杀敌多少,或者立过某种重要的功绩,如此,那些将士们作战时才会更加奋不顾身!”

    “小狐狸,”朱翊钧笑道,正好曹爱金领着几个小太监端了酒菜进门,便道:“这种细则交给兵部去商量,来来来,咱们先喝两盅,边喝边聊。”

    兵部考察军功自有一套完备的程序,如此细则,交给他们自然更加妥当。

    朱翊钧盛情相约,张佑和李妍自然不好强硬推却,只能无奈的坐到了炕桌旁边,眼看王喜姐要亲自斟酒,李妍急忙抢过酒壶,先给朱翊钧斟满,又要给王喜姐倒酒时,张佑拦了下来:“娘娘有孕在身,喝酒百害无益,最好还是喝白水,茶也少喝方佳。”

    王喜姐有些遗憾,说道:“还说陪你俩喝一杯呢,看来……”

    “谨遵医嘱,谨遵医嘱吧,等孩子生下来有的是机会。”朱翊钧接过了话茬儿笑道,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侧身从窗台取来一只金色的酒杯递给张佑:“你办事一向让朕省心,赐你用此金樽饮酒。”

    张佑心一颤,原想装糊涂,想了想干脆直接道:“算了陛下,这杯微臣可不敢接。”

    皇帝赐你用他的金杯饮酒,这是多大的荣耀啊,你居然不敢接?

    不光王喜姐和李妍,旁边的曹爱金也怔住了,暗暗为自己这小师叔捏了把汗。

    朱翊钧笑吟吟问道:“为何‘不敢接’?”后边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读音。

    “‘金樽共汝饮,白刃不相饶,’看到这金杯,微臣实在是惶恐啊。”

    朱翊钧略怔一下,哈哈大笑起来,良久才歇,埋怨道:“闹了半天是想起太祖的典故来了,你小子想的也太多了吧?拿着,朕不是太祖,你也不是茹太素,另外,就算真的朕有这个用意,你也应该对‘丹诚图报国,不避圣心焦’,而不是一句‘不敢接’就能推搪的吧?”

    两人说的是太祖朱元璋时的一个典故,当时地震水灾频发,太白星横贯长空,当和尚出身的老朱挺信这一套,就公开让大家伙儿批评自己,结果那个时任刑部侍郎的茹太素就真的写了一万七千多字的奏折给他提意见。茹太素也是太天真,还以为老朱真心想负责任呢,言辞中肯,毫不留情,提了好几条建议,结果就把老朱给惹恼了,当庭打了他二十大板。

    等着朝会结束,大臣宋濂跑去告诉老朱:你让人提意见,结果真有人提了你反倒打了他,日后就没人敢给你提意见了。老朱一想也是,第二天就摆酒为茹太素赔罪。

    不过他毕竟是开创大明王朝的不世枭雄,自有其独特的思维,不肯心甘情愿的赔罪,便有了这句彪炳史册的骇人诗句:金樽共汝饮,白刃不相饶。当然,其时并无金杯,不过酒至半酣时老朱醉话而出,茹太素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对曰:丹诚图报国,不避圣心焦。

    再于是,朱元璋恻然。

    在座除了李妍之外都是饱学之士,王喜姐微蹙秀眉没有做声,张佑则哈哈一笑接过了金杯,嘴里道:“果然是微臣想的太多,待会儿自罚一杯便是……不过这么大的杯子,估计一杯下去微臣就要醉了……”

    “罢了罢了,还是把杯子还给朕吧,就你那点小酒量,也就适合用那种牛眼小盅。”朱翊钧探身又将金杯夺了回来,放在自己面前,将酒盅里的酒倒了进去,示意李妍给自己填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喜姐突然感觉气氛有些古怪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