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九十八章 赌了一把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悬崖下方,张佑等人穿着抹了黄色染料的衣服埋伏在干枯的草丛当中静静的等待着,良久,一道身影嗖的从天而降,正是上去探查虚实的李妍。

    “怎么样姑姑?”

    “上边倒是没人,不过悬崖边上堆满了石头,我没敢多待,瞥了一眼就赶紧下来了,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做好了准备……”

    “看来咱们的行藏果然已经泄露,想要出其不意怕是不太现实了,也罢,反正咱们人多势众,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也不错……陈顺,你带五十名弟兄在这儿守着,待会儿打起来之后,这里是他们唯一的退路,守好喽,不许放掉一个人!”

    吩咐罢,张佑起身离开,早有小头目点齐五十人,和李妍一道跟了上去。

    不留行客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乱转,适才李妍惊鸿一现,没等他大声示警便消失了踪迹,这让他懊恼的同时,更多的还是焦切。

    李妍明显是上来探查虚实的,见到那些石头之后,肯定猜的到用途。既然她出现了,张佑应该就在下边,听说敌人做好准备的话,依着张佑的脾气,保不齐就要转道攻打前门,到时候那几尊大炮可就派上用场了。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他急得恨不得撞墙,忽听门口传来声音,急忙望过去,但见铁门上方孔打开,原来是送早点的。

    “大敌当前,还有闲工夫弄早点,不愧是无痕道长的手下,够镇定!”他凑上前没话找话的说道,对方却根本就不搭理他,只是自顾自的将一碗米粥两个馒头顺着方孔递了过来,头两次不留行客还没什么感觉,等第三次对方再次将手伸进方孔递咸菜的时候,他突然决定要赌一把——

    接咸菜的时候,他突然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用力向前推去,对方不妨,被方孔边缘一拦,登时疼的惊呼了一声。

    “啪!”盛粥的碗被不留行客在墙上摔碎,手中拿着的那片十分锋利,他左手用力推着对方手腕,右手将锋利的碗茬儿比划在对方的脉门处:“闭嘴!再叫老子立马放你的血!”

    送饭的吃这一吓,果然闭嘴不再嚷疼。

    方孔不过尺许,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只能看到对方的腰身,被其挡着,无法看到外边的情况。

    “我问你说,敢有一句谎言,老子立马割你的腕!”

    “你问你问,小的绝不敢撒谎。”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应该是强自忍着疼痛的结果,隐隐有些发颤。

    “观里一共多少人?”

    “八十七人。”对方回答的很利索,显然并未撒谎。

    “昨晚摆弄的那些火器是什么?”

    “是从荷兰鬼子手里买来的,他们都叫它‘红夷大炮’。”

    “很好,现在把门打开……”

    “够不到钥匙,要不你先把我松开,我保证……”

    那人尚未说完就被不留行客打断:“当老子傻子么?或者你想办法开门,或者我帮你割腕,鱼死网破,你自己选一样吧!”说着话,右手用力,锋利的碗茬儿登时陷进了对方的肉里,只消轻轻一划就是一个大口子。

    “我开我开……”锁链声响起,沉重的铁门很快拉开一丝空隙。

    不留行客右手用力一划,鲜血飚飞,疼的那小子一声尖叫,大骂他不守信用。

    “我要是你就赶紧找东西包扎伤口,血流干了见阎王爷时莫怪老子没有提醒你。”不留行客冷声说道,已经用力打开了铁门。

    手臂已经从方孔内抽了回去,一人手攥腕子站在门口怨毒的盯着不留行客。

    “真不要命了?”不留行客的视线落在对方的手腕上,适才那一下他拼尽了全力,划的很深,鲜血喷泉似的往出流淌,饶是对方死命攥着腕子也无济于事,脚下已然出现了一大滩血渍,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儿。

    “算你狠!下边层层看守,老子倒要看看你往哪儿逃?”说着话,对方跺脚冲下了台阶,边跑边大叫着:“来人啊,快来人啊,不留行客要逃跑……”随着他的声音,底下很快混乱了起来,其中夹杂着无崖子的声音:“怎么回事?药效还得好几天呢,好端端的他往哪儿跑?都回各自的位置去,派俩人上去看看!”听起来有些远,应该尚在底层。

    紧接着便传来迅速的上楼梯的脚步声。

    时间紧迫,不留行客站在门口四下张望,他记得自己被关进去的时候,自己的包袱被丢在角落里了,里头除了有些金叶子银元宝的,就是一个降落伞,跟换洗衣服摞在一起,对方未必会发现其中的猫腻。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他万没想到,自己那包袱居然还在远处,匆忙过去捡起,入手轻了许多,打开一看,果然金叶子和银元宝不见了,衣服和降落伞却好好的摞在一起。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送饭的声音传来:“快点儿上去,老王八趁老子给他送饭抓住了我的胳膊,用碗茬儿划伤了……”

    “没出息,连个吃了软骨散的人都看不住,等着挨收拾吧!”中气十足的声音打断送饭的。

    “慢点也不打紧,适才真人不是说了嘛,药效还得好几天才能过劲儿呢,现在那家伙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就算弄开了门也跑不了他的。”

    又一个声音传来。

    不留行客已然穿戴好了降落伞包,暗笑一声进门,顺手关门,快步向后窗行去,边走边将飞行衣腋下和双*腿之间的滑翔翼用扣子扣好——这身衣服他一直穿在身上,是格物所特质的,由于搜身时外边罩着外套,根本就没有被无崖子发现。

    随手摸摸没有兵器什么的也就是了,不可能脱光了搜查的,无崖子的性取向十分正常,即使不正常,就不留行客这幅尊容,怕也激不起他的兴致。

    一切准备就绪,铁门被“咣”的一下撞了开来,两名道装男子出现在门口,见不留行客站在后窗户外边的塔檐之上,不禁同时笑了,右侧那人揶揄道:“哟,这是知道逃不了准备跳崖么?跳啊,你要不跳就是娘儿……”

    “们”字尚未出口,他就瞪大了眼睛,因为不留行客冲他俩挥了挥手,居然真的纵身一跃,转眼就消失在两人视线当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