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九十五章 目的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再问你一遍,徽王手里那宝贝,到底在不在你手上?”斗室之内,无崖子阴沉着脸站在不留行客的旁边,居高临下的问道。

    不留行客躺在地上,手脚并无束缚,头上的斗笠已经不见踪影,直勾勾的望着无崖子,目露凶光:“无耻小人,暗中放毒算得什么手段?有本事跟老子打一场,打的赢老子就告诉你。”配合他脸上那两道伤疤,愈发凶狠。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可是当年鹰主整天挂在嘴边的话,莫非你这么快就忘了?”无崖子突然咧嘴一笑,说道。

    “你怎么……”不留行客一愣,他是杀手排行榜十大杀手之一,那些杀手大部分隶属于一个组织,组织的首脑便自称“鹰主”,此人神秘无比,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哪怕“鹰主”这个称呼,知道的人也不多——怪不得他惊讶。

    “还记得无痕道长么?”无崖子悠悠说道:“鹰主失踪,组织四分五裂,你堂堂的不留行客都沦为了小毛孩儿的鹰犬,这名字,怕也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了罢。”

    言尽,颇有唏嘘之意。

    不留行客面露恍然:“怪不得你知道鹰主,原来你就是头号杀手无痕道长,”说着有些自嘲似的笑了笑:“同事一主多年,想不到第一次见到你的真面目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本来被你抓住我还有点不服气,如今看来,并不冤枉啊。”

    鹰主御下杀手组织严密,有着十分严苛的规定,组织成员互相不漏真容便是其中之一,是以两人虽然同在一个组织多年,以本来面目相见,互相还真是第一次。

    “既然你觉得不冤,就赶紧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吧,不然的话,我的手段你应该听说过吧?”

    不留行客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瞳孔也缩了起来,缓缓的摇了摇头:“你的手段我当然明白,不过,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肯定也有所耳闻,所以,有什么手段,就尽管用出来吧。”

    无崖子并未恼羞成怒,反而笑了笑:“你的性子我还是有所了解的,不过和以前好像也不一样了,我听说张佑关了你足足多半年,没关系,我不着急,等的起。这里的环境你应该也看过了吧?门是精钢打造,别说你现在中了软骨散,便是正常的时候也别想从里边打开。就算打的开,一共十三层,层层有高手把守,你也逃不掉。至于窗户,前边你别想逃,后窗嘛,下边就是悬崖峭壁,除非你能长上翅膀,否则的话……行啦,什么时候想好了就让送饭的转告我一声,好好歇着吧,实在无聊的话,看看窗外的风景,不过,我感觉用不了几天你就看腻了。”

    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带着五百亲兵四处招摇委实太过扎眼,容易引人诟病,最终戚继光只从中挑选了一百名最精干勇武之人,其余则都打发回了杭州。

    饶是如此,仍旧声势太大,最后只能让他们乔装成普通人尾随,只留了十人随身护卫。

    玛丽和兰琪本来也要跟随,却拗不过张佑,被硬留在了太仓,一起留下的,还有思涵——对手可是能够对付不留行客的人物,此行不定碰上什么呢,三人不会武功,真有了事儿,自保都做不到,只有添乱的份儿。

    这当然是张佑的托词,兰琪她们其实心里明白的很,张佑不过是不希望让她们涉险吧。她们不是不识轻重的人,心里虽然担心,却并不强求,不过是默默祈求上苍保佑,张佑此行能够顺利救出不留行客,不要发生不测。

    常熟元时为州,洪武后降为县,隶属苏州府,因“土壤膏沃,岁无水旱之灾”得名“常熟”。

    张佑等人出了太仓州一路北行,顶多不过半日光景就进入了常熟县境,这还是一路打听,拖慢行程的缘故,不然两地接壤,两城之间这工夫快马能打个来回。

    磨刀不误砍柴工,工夫没有白费,一路打听下来,还真有几个人看到过道士与白衣人,综合这些消息,两人的去向应该是虞山。

    虞山横卧于常熟城西北,北临长江,南临尚湖,因商周之际江南先祖虞仲(即仲雍)死后葬于此上而得名。虞山东南麓伸入常熟县城,故有“十里青山半入城”之誉。

    张佑他们并未直接入山寻找,而是先在县城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然后从那十名随从当中挑了两个特别精明的,让他俩入山去探虚实——这种事情本来刘向东最拿手,可惜……

    不留行客怔怔的盯着头顶上的木椽,软骨散的威力非同小可,他一直尝试着用真气将其逼出体内,可惜丹田内空空如也,所有真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已经被关了好几天了,直到今天,他才明白对方抓自己的目的,原来是为了那一方印章,当初他被派刺杀王直手下一名将领时,偶然见到了那一方印章,因见其玉质透明润泽,就来了个顺手牵羊,却想不到此物居然是王直之物——王直乃是当年倭寇最大的头目,自称徽王。

    可他用过那方印章啊,印出来的都是篆字,虽然不认识,却也不是“徽王之印”或者“五峰船主”之类的吧?

    另外,王直都死了快二十年了吧,就算是他的印,其部下死的死散的散,还能拿来号召谁呢?

    莫非,和藏宝有关?王直可是最大的海盗头目啊,传说富可敌国,死了之后,却没听说过谁得了那些财宝。

    他猛然想到这种可能,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可惜那印章没有戴在身上,不然非得马上拿出来研究研究不可。

    出神的当口,锁链声响起,精钢铁门打开,无崖子手拿一盏扣着罩子的油灯走了进来:“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想先听哪一个?”

    不留行客抱膝坐了起来,向窗外瞥了一眼,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当中,天色已黑。

    “先听好消息吧,开心一下,然后坏消息就容易接受了。”他无所谓的说道。

    “恐怕未必,没准儿更失望呢……好吧,先说好消息,你没看走眼,那毛孩子带着人来救你了。”

    “张佑到常熟了?”

    “对,今天下午到的,他还挺聪明,没有马上进山,而是先找了家客栈,派了两个小子进山。”

    “看来你在这边势力不小啊……现在说说坏消息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