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八十一章 最毒妇人心(上)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振宇早就已经习惯了自家娘子这幅做派,虽被她数落,却也不以为忤,一边和她一道往回走一边探手入怀,掏出那对金耳坠紧紧握着向她晃了晃,献宝似的说道:“娘子,猜猜为夫给你买了什么?”

    他娘子姓苏名蓉,闻言不屑的说道:“还能有什么?不外乎就是些吃食,你还真以为我是小孩儿啊!”

    “今天可不是吃的。”赵振宇得意的说道,苏蓉爱吃甜食,他经常给她买几块冰糖果脯什么的回来。

    “不是吃的?那是什么?”苏蓉神情稍稍回暖,有些好奇的问道。

    赵振宇不想再卖关子了,摊开手掌,金灿灿的耳环顿时出现在苏蓉眼前:“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对儿金耳坠儿么,怎么样,喜欢不喜欢?”

    “呀!”苏蓉惊呼一声,一把将耳坠儿抢到手里,仔细掂了掂,感觉蛮重的,顿时开心起来,点足在赵振宇的腮上亲了一口:“谢谢相公了,今日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不成?怎么想起给妾身买它了?”

    “娘子喜欢就好。”赵振宇憨厚的笑了笑,望着苏蓉开心的样子,感觉自己一番苦心果然没有白费。

    “喜欢,妾身很喜欢,不过,你一个月俸禄还不到二十两银子,这耳坠儿如此精致,应该买不起吧?说,是捡钱了还是瞒着我藏私房钱了?”苏蓉变脸很快,前半句还自称“妾身”笑逐颜开,后半句就变了脸,犹如挂上了寒霜。

    听她居然怀疑自己藏私房钱,赵振宇的好心情顿时不翼而飞,深吸一口气强笑道:“娘子冤枉为夫了,这个月的俸禄,不都全部如实上交给你了嘛,哪里还有私房钱?这是今天张大人给补上了咱俩成婚时的贺仪,当时他不是没来么。”

    “给了多少?剩下的银子呢?”苏蓉眼睛一亮,早把当初张佳琳托人送来贺仪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给了一百两,还剩七十五两,拿着费劲,我把它们存到大明银号了,喏,这是存票。”

    “大明银号不就是他开的么,才给一百两,真抠门儿。”苏蓉不满的嘀咕,探手便将存票抢了过来,看了看,亲了一口,这才揣进怀里。

    赵振宇暗暗叹了口气,自己这个老婆,漂亮是挺漂亮,就是太贪财,要是能改改就好了。

    “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儿上,说吧,想吃什么?”苏蓉突然问道。

    平日里都是赵振宇做饭的,闻言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吃,吃什么都行,只要是娘子做的,为夫都爱吃。”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我可给你说好了,今天是犒劳你的,你可别得了便宜卖乖,以后也指着我……嗯,当然了,你要是有本事天天给我挣回一对儿金耳坠来,别说天天给你做饭,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呃……娘子,其实钱财乃身外之物,如今咱们的日子已经很不错了,你就……”

    “什么叫身外之物?没有钱,你拿什么养活我?没有钱,你拿什么孝敬你那老继父?当初不知道谁被逼的偷格物所的铜卖钱救他,哦,现在用不到了,你跳出来唱高调来了?”

    苏蓉好像被踩了尾巴一般勃然变色,指着赵振宇的鼻子娇斥,眼眉都立了起来。

    “住嘴!”赵振宇被戳中了心中最敏*感的地方,一把揪住苏蓉,巴掌高高的举了起来,却没有落下去。

    苏蓉原本被吓了一跳,见状顿时又胆大起来,梗着脖子冷笑:“打啊,你倒是打啊?有种的你就打,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难道你没有偷你们格物所的东西么?”

    “我,我那是为了救我继父,以后我是一定会把那些钱还回去的。”

    “还?还回去就不算偷了么?再说了,为了救那个老不死的花了上百两银子,结果还是没救回来,就你挣的那点银子,你拿什么还?”

    “怎么还不了?你手里总有几百两吧……”赵振宇语气低了下来,商量似的说道。

    苏蓉却不为所动,冷笑着打断了他:“那是我用后半生幸福换来的,想打它们的主意,门儿都没有。”

    “好吧,”赵振宇退而求其次:“要不这样吧,每月俸禄我少交给你些,攒个一年半载,也就够了。”

    “不行!”苏蓉坚定的摇了摇头:“成婚前说好了的,结婚后每月俸禄如实上交,就你那银样镴枪头,若非为了每月还有十多两的进项,老娘早不跟着你了。”

    “你——无耻!”赵振宇实在是被逼急了,骂道。

    苏蓉却丝毫也不感觉羞愧,反而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就无耻了,怎么着吧?总比你这个伪君子强,明明想要银子,还口口声声的说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

    “我……”

    “你什么你?没话说了吧?”苏蓉得意的一笑,语气突然软了下来:“本来就是你的不对,以后最好少给我唱高调,钱嘛,谁又不稀罕呢?其实你想还那些银子也简单……”

    “哦?”赵振宇好奇起来,难得高涨一次的怒火也渐渐熄灭,问道:“怎么个简单法儿?”实在是偷格物所的铜变卖之事一直如同沉重的大山般压*在他的心上,偏偏继父的养育之恩又不能不报,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送命,结果倒好,那些赌徒们不讲信用,收了钱之后仍旧把人给杀了。

    赌博害人啊,他继父倒是一了百了了,却给他留下了沉重的包袱。他不是没想过和张佑郭造卿他们说,可怎么说呢?告诉他们,自己的继父是个赌徒,欠下了人家上百两高利贷,自己偷了所里的铜变卖成银子去救他?

    太丢人,也太辜负各位大人们的器重了。

    所以,他只能想办法偷着把那些铜补上,那可是做炮管的重要材料,只有如此,才能心安理得起来。

    “你不是在火器司么?有人看上你们的六轮火铳了,只要你把制造工艺写出来,他们愿意出一万两银子,另外,你知道热气球的制造方法么?若是知道,他们也愿意出高价买你的技术,起码也不能低了一万两吧?两万两银子足够咱们在乡下买好几百亩地了,以后就算什么都不干都不缺吃穿……”背了好久效果就是不同,一个个绕口的名词从她嘴里吐出来顺溜的很。

    “不行,那是机密,绝对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你偷着写出来给他们,又没人知道是你泄露出去的……”

    “那也不行,做人,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赵振宇坚定的说道,毫无商量的余地。

    苏蓉气坏了,声音提高了八度:“你傻啊,那可是好几万两银子呢……什么叫不行?不行也得行,你要不写,我就把你继父是个赌鬼,你偷格物所的铜卖钱的事宣扬出去,让你身败名裂!”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