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五十二章 墙头草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徐登瀛昨夜和徐得禄送来的那一对儿倭奴盘肠大战至深夜,虽是尽兴,毕竟上了年岁,直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后仍旧感觉腰酸背痛,浑身都不得劲儿。

    “岁月不饶人啊,往回推十年,老夫夜御七女,第二天仍旧活蹦乱跳,现在倒好,两个倭奴都快伺候不动了。”

    他感慨的说道,旁边伺候他的三姨太齐氏一边帮他梳头一边笑道:“老爷忒谦虚了,新建伯比您小好几岁呢吧?听沙氏说他那玩意儿早就跟鼻涕虫没啥差别了,手口并用也难展一次雄风。还有徐公爷,听说也早就不成了,找了好几次李神医,可惜神医他老人家行踪不定,一次也找不到。比较起来,老爷您比他们强多了,妾身一个人都对付不了您呢!”

    徐登瀛哈哈大笑,恰好头发梳好,起身在齐氏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小浪货就是会说话,今晚去你房里。”

    齐氏大喜过望,刚要说话,却见徐登瀛面色一沉,说道:“对了,以后少跟沙氏那个骚娘儿们搅和,王承勋迟早得毁在她头上。”忙点头答应,解释道:“妾身也不稀罕她,架不住她总来找妾身,以后推她几次,估计就差些了。”

    “嗯,老夫女人不少,你是最省心的一个,看着办吧,也别表现的太明显。”说着话徐登瀛叹了口气,转而道:“其实乖娘最能干,可惜忒个性,要是如你这般可人心,老夫早就给她个名分了,现在倒好……操他娘的!”

    齐氏一边给徐登瀛套外套,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姓郑的那小子吧?依着妾身的,反正全金陵城都知道乖娘是您的人,干脆就去邢府要人,莫非那邢公公还敢偏袒姓郑的小子不成?”

    徐登瀛确实挺宠齐氏,闻言并不恼怒,而是耐心的解释道:“你还是头发长见识短,这件事情表面上是因为一个女人,归根结底,是姓郑的那小子在代表当今万岁与京城张家和江南宣战,造船厂的事儿老徐家做的确实过份了些,也忒霸道了点儿,别忘了这江山可是姓朱的天下,海外贸易这块肥肉霸占这么久已经是邀天之幸了,如今今上不过是想分一杯羹,他们就敢一把火烧了造船厂,换成你是皇帝你会如何?”

    齐氏俏眉一立,不客气的说道:“妾身要是皇帝呀,马上派兵过来荡平江南,让天下人看看,谁才是这天下的主人!”

    徐登瀛被她逗笑了,说道:“你以为过家家呢?真如你说的这般简单反倒好了。”

    齐氏赫然一笑道:“老爷别笑话妾身,不过既然老爷明白姓郑那小子代表的是皇帝,何不投向于他呢?摆平江南,总是大功一件吧,说不得也能挣个世袭罔替的爵位呢!”

    徐登瀛默然片刻,叹息道:“你当我不想么?可惜这天下虽然是朱家的天下,却未必都是他说了算啊。尤其是这江南地面上,魏国公世袭罔替,根深蒂固,徐阁老秉政多年,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上头再有辅臣权宦奥援,便如铁板一块,皇帝亲临都未必能打破,何况区区一个七品总旗了,老夫若倒过去,用不了一个月,锦衣卫的差事就得拱手让人。”

    “左也不是右也不成,老爷您可真够难的。”

    徐登瀛被齐氏这句话说到心上了,长长一叹:“谁说不是呢!”

    说话间徐得禄突然闯了进来,他脸色一板,刚要发怒,便听徐得禄气喘吁吁的说道:“不好了父亲,邢府来人了,说是邢尚智邀您过府一聚呢……”火气顿时烟消云散,惊讶打断徐得禄道:“怎么回事?谁来的,人在哪儿呢?”

    “邢府管家沈卫京,正好孩儿回来碰上了,让他在大门口候……”

    “候你妈比!”徐登瀛气的抬腿就是一脚,踹了徐得禄个趔趄,尚不罢休,怒骂道:“就知道花天酒地,脑子被驴踢了不成?操你娘的,就不能让老子省点心么?滚,十天不许出门,让老子知道非打断你的狗腿!”

    骂罢,气哼哼的抓起桌子上的六合一统帽扣在头上快步出了门。

    “呸,惹不起人家就会拿老子出气,没出息,老子咋特么摊上这么个老子,真特么败兴!”估摸着徐登瀛听不到自己说话了,徐得禄恨恨的骂道。

    齐氏白他一眼:“该,谁让你小子不看眼色硬往枪口上撞?”

    徐得禄叫苦不迭:“我还以为姨娘想孩儿了呢,谁知道你啥意思啊?”

    “呸,鬼才想你呢……你也不想想你老子是个啥人,出了名的墙头草,刚才还说不想得罪姓郑那小子呢,马上你就把邢府管家晾在大门外,能不挨揍?”

    “我就瞧不上他那八竿子打不出个屁的脾性,草他娘的,人家都骑到脖子上拉屎了,换成我,早特么上门拼命去了,还忍,忍球的忍,老徐家的脸都快丢没了!”

    “气也没法儿啊,想说了算,还是等着你继承了锦衣卫指挥佥事的职位再说吧!”

    徐得禄闻言顿时有些垂头丧气,叹口气道:“难啊,老爷子龙精虎猛的,瞧这劲头再活三十年都没问题……”

    “那也没你猛……”齐氏栖身近前,探手摸到徐得禄胯下:“瞧瞧,这家伙,刚挨上就这么硬了……”

    徐得禄嘿嘿一笑,一把抄起齐氏向里屋走去,将适才的不快丢到了九霄云外。

    张佑写完信后,先将简短的那些交于邢尚智,让其着人用信鸽送走,又将剩下的分别装入两个木匣子用火漆封好,等了片刻,才见沈卫京进来通禀:“徐登瀛到了,花厅候着呢。”

    于是笑谓邢尚智道:“走吧老邢,咱哥儿俩会会他去!”

    老邢点头一笑,和他一道出门,沈卫京瞧的艳羡不已,心说老爷跟小张大人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啊,又想郑大人也着实不错,也就难怪小张大人把他派过来了。

    红杏见他出神,不禁问道:“发什么呆呢?老爷他们都走远了!”

    他回过神来赫然一笑,说道:“我是想小张大人呢,郑大人都如此风采,不知小张大人又是什么模样……不说了夫人,我得赶紧去前头伺候着了。”

    红杏忍不住暗笑,心说等沈卫京知道“郑爽”就是子诚,嘴巴怕是能塞进一个鸭蛋,又想“子诚不知怎么对付徐登瀛,”拔脚也向外走去,准备偷听一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