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三章 震慑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上百条竹棍用力往地上戳时发出的声音十分有威势,吓的一只蹲在墙角等老鼠的猫“喵呜”一声,刺溜一下蹿上了房,远处不知谁家的狗最先吠了起来,一声传一声,最后狗吠声一片,和着竹棍敲击在地面的声音,实在是热闹的很。

    张允修哪儿经过如此场合,早就吓得蹲在了李妍的身后,张佑个李妍却是饱经阵仗,一点儿都没将眼前这些人放在心上。

    “停停停,乱哄哄的,不扰民么?”张佑气贯丹田轻喝道,声音虽然不高,却好像不被吵杂的环境影响,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如同凑在每个人的耳边说话似的。

    “少林狮子吼?”敲击声应声而止,小叫花子惊讶的说道:“瞧你文质彬彬,想不到还是个练家子?”

    “什么练家子不练家子的,不过是粗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吧……不过你也别拿人多吓唬我,武圣关公听说过吧?过五关斩六将,万军敌中取贼酋首级如探囊取物,我虽没他那般本事,不过这区区百人恐怕还困不住我。”

    张佑嘻嘻笑道,一点都没生气,只是觉得叶向南这个徒弟实在有趣。

    “是吗?那咱们不妨试……”

    小叫花话没说完,忽觉冷风袭面,一道黑影电射而至,暗道一声糟糕,仓促之下根本就不及应变,只略微退后了一步,但觉脖子一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吓得惊魂失魄,还以为被割了喉,急忙探手摸了一把,并未摸到预料中的滑腻,这才醒过神来,发现适才那黑影早已退回了原位。

    出手的自然是李妍,张佑真气虽然恢复了近三成,却无如此诡异的身法。

    不过他却好像刚才动手的是他一般,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样,怕了吧?我确实是你师伯的朋友,不然刚才那一下子早就要了你的小命儿。”

    小叫花惊魂甫定,不服气的反驳道:“你才怕了呢,你们耍诈,不算数,有本事真刀真枪的干一架……”

    “干什么干?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还真刀真枪,你见过枪吗?”张佑不屑的打断对方,突然弯腰将一直随身携带的短铳抽了出来,扬手就扣动了扳机。

    “啪,啪!”

    枪声轰鸣,枪口火舌在黑暗中愈发耀眼,声光配合,分外震撼。

    火光一闪而逝,却足以张佑发现众叫花目瞪口呆的表情。

    他笑了,吹了吹枪口,嘚瑟的说道:“怎么样?格物所火器司最新出品,六轮火铳,一次能装六发子弹,刚才我开了两枪,还能开四枪,你觉得是你躲的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你认识格物所张大人?”小叫花突然说道。

    “你师伯提起过?”

    “师伯来信提到过小张大人,夸他是个了不起的少年英豪……”

    “没这么夸张吧?我那兄弟也就是做了些他该做的事情吧。”张佑谦虚道。

    “大哥?不知您怎么称呼?”

    “郑爽,我和张佑是老乡,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我不但认识你师伯,还认识玄武堂的刘建宇,他应该是你师兄吧,当初他被安乐堂的邱公公打成重伤,我那兄弟出手替他疗伤,好几次我都在旁边……现在你小子总该相信我没有恶意了吧?”

    “信了信了,都是误会,最近四海帮的捞过界,伤了帮里好些个兄弟,我师傅中了埋伏,也受了点伤,我也是怕你们对师傅不利,这才……”

    小叫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乱成鸡窝似的脑袋,拱手唱了个肥喏,忽然又道:“对了,你既然是小张大人的兄弟,肯定认识金庸吧?他是个女人吗?还是说他就是小张大人的化名呢?”

    张佑噗笑出声:“你怎么会以为他是个女人呢?还有,看来你也看过《神雕侠侣》了,怎么样,喜欢吗?”

    小叫花子没急着回答张佑的问题,而是先把众叫花子哄散,这才道:“这里黑咕隆咚不是说话的地方,郑大哥你们跟我走,我师傅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咱们边走边聊。”

    说着话当先带路,又请教李妍和张允修尊姓大名,听到张允修自我介绍时已是吓了一跳,再听说李妍居然是御马监李文进的义妹,御口亲封的锦衣卫千户时,已是惊的合不拢嘴,好半天才回过魂来,喃喃自语:“怪不得身手那般了得,拜在您手里,小的不冤。”

    轮到他自我介绍时他说道:“小的本是辽东人,打小是个孤儿,是吃狼奶长大的,那年我师傅去辽东办事,正好撞见狼窝里的我,觉的是个异数,就把我收养了,起名叫叶十郎,说我是从狼窝里拾掇回来的……”

    “拾掇的拾?狼窝的狼?”张允修听的入神,插口问道。

    “不是,数字十,夜郎自大的‘郎’。”

    得亏你师傅姓叶,要是姓箫岂不糟糕,萧十一郎多个哥哥。

    张佑暗暗好笑,问道:“今年多大了?还不到二十吧?”

    “再过年就十八了……对了郑大哥,我想求您个事儿。”

    “什么事儿,你说!”张佑挺喜欢叶十郎,爽快的说道。

    “您指定认识金庸先生,能不能托您给他老人家捎个话儿,赶紧把郭芙写死吧,感觉她比李莫愁还讨厌!”

    张佑失笑,还以为这小子忘了这一茬儿,想不到兜了半天又绕回来了。

    “我也挺讨厌她,不过你没感觉到,她之所以如此对待杨过,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喜欢他吗?这叫因爱生恨……”

    “爱?有这么爱的吗?”

    “你还小,不懂,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就是女人的心思,有句话叫女人心海底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了。”

    张佑说着话,下意识的暼向李妍,恰好她也看过来,二人视线交汇,又倏的分开,他还没觉得什么,李妍却低下了头。

    “这话在理,我就从来猜不透申婉儿的心思。”张允修没注意到二人的异样,自顾自说道。

    “你不是特别怕她吗?怎么想起她了?”张佑不解的问道。

    “也不知道咋回事儿,打从来了南京之后就经常想起她……”

    张佑嘿嘿一笑:“臭小子,思春了吧?回头跟父亲说一声,让他……”

    “别,千万别,我才不自讨没趣儿呢。”

    “什么叫自讨没趣,你俩门当户对,不是挺般配的嘛。”

    张允修摇摇头:“还是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她又不喜欢我,充其量就是拿我当哥们儿吧。”

    “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

    “到了,前边那个五味居就是!”张允修尚未作答,叶十郎已然说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