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三十二章 四大公子其名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佑决定当天晚上就去见识见识那位浅浅姑娘,张允修兴奋不已,打从吃完饭就开始软磨硬泡,张佑被他磨得麻烦不已,最终只能答应带上他。

    吃过晚饭之后,张佑李妍和张允修三人打扮一番从后门儿出了邢府,一路向怡红院而去。

    “怡红院的后台是谁,知道吗?”三人打扮成江湖人士,一边并骑而行张佑一边问道,浅浅姑娘出道三年而未曾破瓜,不问可知,那怡红院的后台定然强大的很。

    “当然知道,是南直隶锦衣卫千户所,掌事的叫徐登瀛,魏国公徐达的后人,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

    张佑皱眉道:“我只知道魏国公后代一后两妃二国公,怎么又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之职了?”

    张允修得意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魏国公徐达一共四个儿子呢,老大徐辉祖一脉世袭魏国公,老四徐增寿是靖难之役的功臣,被成祖皇帝追封为定国公,还有一个老三也是个猛人,叫徐膺绪,早先被授予尚宝司卿,凭功勋升迁至中军都督佥事、世袭锦衣卫指挥使,后来略有降黜,变成了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当然了,历代都是虚职,只有这徐登瀛是个能人,走了徐阶的门路,钻营成了实职(以上所说人物历史确有其人,三子徐膺绪后代世袭锦衣卫职务也是实事,唯徐登瀛锦衣卫指挥佥事实职乃杜撰)。”

    张佑眉头皱的更高了:“现在的魏国公是徐邦瑞吧?两家关系如何?”

    “还成吧,毕竟一脉相连,一个老祖宗出来的,魏国公世子徐维志,徐登瀛的儿子徐得禄,新建伯长子王先进,以及徐珍的儿子徐少强并称南直隶四大公子,嚣张跋扈的很呢。”

    张允修语气中不屑的意味十分明显。

    张佑问道:“徐珍,就是你来信说的那位徐阶最器重的侄子吧?”

    张允修点点:“正是他,老家伙是个笑面虎,心眼儿贼多,比老徐还难缠,算是青出于蓝了,别看王承勋守备南京,总理文武百官,威风的紧,背地里其实都是这老小子给他出主意。”

    “合着王承勋就是个傀儡呗?”

    张允修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那人……怎么说呢,聪明才智尽自是有的,唯一的毛病就是太痴情……”

    “哦?怎么还扯到痴情头上了?”一直默默无语的李妍终于来了兴致,插话问道。

    “这就得说他的小妾沙氏了,他的正室夫人是前兵部尚书吴兑的嫡女,书香门第出身,据说长的还非常好看,结果他偏偏就喜欢这个小吏家出身的沙氏,沙氏仗着自己得宠,缕缕欺负吴氏,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他也不闻不问。这还不算,听说沙氏没少给他带绿帽子,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还是宠的她不行,真个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闪着。”

    “王先进呢?他不是嫡长子么?也不管?”

    “谁说他是嫡长子了?”张允修看傻瓜似的看了张佑一眼:“庶长子好不好,沙氏所出,不欺负吴氏就是好的了,甭想指望他。”

    “这也太不像话了吧?还道什么痴情,原来就是个护短的混账东西,就没人管管,那吴氏多可怜啊!”李妍气呼呼的说道。

    张允修道:“别说王承勋是南京守备了,就算普通人,这是人家家事,也没人闲着无事出这个头。”

    张佑暗自感慨,别说这年头女人没地位了,就是后世的时候,那些遭受家庭暴力的女人们,绝大多数不也是选择忍气吞声么?这种事,还真不好管。

    秦桧河畔花灯招展,丝竹阵阵,歌声婉转,连空气中都飘荡着一股引人遐思的幽香。

    行人如织,叫卖声不绝于耳,各色小吃玲琅满目,各色男女一起行走其间,真仿佛时空穿越,回到了后世的红灯区。

    人多了后三人便停止了交谈,张允修也没了心思,不时向秦淮河上打量,某刻忽然伸手一指,惊喜道:“看到那艘最大的画舫了吗?那就是怡红院。”

    等进半天没见回声,不禁奇怪回头,发现张佑正盯着一个方向发呆,急忙顺着他的视线张望,发现原来是路边坐着的一位乞丐,顿时好笑,不满的埋怨:“不就是个叫花子嘛,有啥好看的?怡红院快开船了,咱们再不过去就赶不上了。”

    张佑不为所动,突然跳下马背,牵马走了过去,张允修看看李妍,想让她说说张佑,不想李妍居然也策马跟了过去,回头望望远处的画舫,叹息一声,无奈的跟了过去。

    叫花子瞧年纪不过十七八岁,肩上却挂着五个花花绿绿的口袋,赤足穿着草鞋,脚边一只豁口的陶碗,嘴里叼着一根草棍儿,正盯着某位刚刚经过的姑娘屁股发呆,眼睛亮晶晶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当啷!”脆响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向陶碗望去,见里边多了一小块碎银,登时大喜,翻身便磕头:“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公子如此好心,将来一定讨七房老婆,多子多孙多福多寿……”

    那不成韦小宝了吗?

    张佑暗笑,打断他道:“别忙着道谢,领我去见叶向南,回头还有赏。”

    叫花子好像突然被人扼住了喉咙,倏的直起身来,警惕的望着张佑:“原来是道上的朋友,听口音不像本地人,朋友混哪儿的?找我师傅有何贵干?”

    “哟呵,居然是叶向南的徒弟,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挂五个布袋了……我是京师来的,和你师伯是朋友,找你师傅有点事儿,还请小兄弟带路。”

    “我师伯的朋友?”小叫花眼珠子一转:“难怪知道咱们花子帮的规矩……好吧,跟我来吧,您来的还真巧,我师傅刚从松江府回来,就在前边不远。”

    说着话收拾起身,将碎银塞入怀中,拿着陶碗头前带路。

    三人不紧不慢的跟着,只见他穿街过巷,一路走来,人烟越来越少,张允修越来越担心,忍不住探手拽了拽张佑的袖子:“这小子一看就贼的很,好像没安什么好心。”

    张佑点头笑道:“我知道,就想看看他打啥鬼主意呢?”

    他并未压低声音,所以小叫花子听的真切,突然止步停了下来,转身笑道:“朋友这胆子挺大嘛,就不知道本事多大……出来吧弟兄们给我将这三人绑了!”

    随着他的声音,巷子两头突然涌现无数黑影,一前一后向着众人涌了过来,粗略一数,居然不下百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