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六十九章 对峙(1)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怎么回事?”孔道真正和五师弟孙妙真说话,忽听后边传来动静,顿时面色大变。

    老四酒量不行却爱喝,寻思着师傅已经来看过没什么事便多喝了两杯,此刻睡的跟死猪一样,踹都踹不醒。

    孙妙真也变了颜色,倾听一番惊道:“不好,像是骑兵……大师兄,你过来时不会被人发现了吧?”

    此刻他已知晓安乐堂发生的事情,是以有此一问。

    “不可能,咱家特意留神来着,不可能泄露行踪……你等着,咱家出去看看!”

    孔道真说着话已出门,很快就重新入内,面色苍白,气急败坏的说道:“不好了,是天兵营的人,咱们已经被包围了。”

    “那怎么办?要不咱们杀出去吧?”

    孔道真摇摇头:“不成,他们有备而来,人数太多,贸然冲出去,非被他们手里的火铳打成筛子不可……咱家想想,看来孩子在这儿的事泄露了,难道是二爷熬刑不过招认了不成?咱们不能乱,你赶紧把老四弄醒,然后咱们静观其变,反正孩子在咱们手上,他们肯定投鼠忌器,一时间奈何不得咱们。”

    按下孔道真安排不提,游七和孙德秀跟在张佑他们后边,眼见张让招来兵马,直接将孔庙四周包围,顿时大喜过望,正愁找不到机会挑事,这可真是想瞌睡了送枕头,忙让孙德秀盯着,他自己则小跑着到了隔壁的国子监,进门就喊:“不好了不好了,大家伙赶紧看看去吧,天兵营把孔庙包围了,这不是亵渎圣贤么,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嚷嚷没两遍,就陆续有监生向他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打听情况,被他添油加醋的一说,登时惹起了众怒,齐声叫嚣着“将他们赶走,圣贤不容亵渎”,一窝蜂冲向大门。

    外头吵吵嚷嚷闹的不像话,动静终于传到了杨起元的耳朵里,他是国子监祭酒,还以为学生们打架闹事,急忙出门,等打听清楚之后,顿时怒不可遏起来,一边吩咐命大家继续集合学生,一边叫过一名国子监司业:

    “赶紧去通知内阁,就说天兵营带兵冲击孔庙。”

    吩咐完后又叫过一名监生:“去都察院找魏允桢魏大人,就说我说的,让他赶紧过来支援。”

    监生也是个实在人,问道:“若是魏大人不在呢?”

    杨起元气坏了,喝道:“那就找副都御史,找都御史,孔庙都快被那些丘八拆了,不信他们不管!”

    这时那名监生反应过来了:“那大人要不要通知一下六科呢?”

    杨起元板着脸哼了一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虽未说话,意思却十分明确。

    那名监生如奉伦旨小跑而去,杨起元紧随其后,却并未出门,而是拐向了持敬门,见状,无数监生跟了过来。

    国子监紧邻孔庙,两者之间仅一墙之隔。

    张佑自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动静,不过,却仍旧义无反顾的进了孔庙。

    张让和李妍对视一眼,无奈的跟了进去,随着他们的进入,黑衣黑甲的天兵营兵士很快填补了他们留下的缺口,并分出上百手持火铳的兵士跟进了大门。

    孔庙又名“先师庙“,坐北朝南,大门称先师门,仍保持元代风格。前有琉璃壁及下马碑,进门东西有碑亭、神厨、神库等,并立有元、明两代进士题名碑,题刻历代进士数万名。

    大成门外东有碑亭、宰牲亭、井亭、神厨;西有碑亭、致斋所、神库、并有持敬门与国子监相通。

    大成门内系中心庙院,院内青砖铺地,苍松翠柏,古树参天。中间一条笔直甬道通向大成殿

    大成殿为孔庙主体建筑,面阔9间,进深5间,黄琉璃筒瓦重檐庑殿顶,殿前月台三出陛,殿内供奉孔子及“四配“、“十二哲“。

    殿前有二百余年树龄的古柏一株,旁有古井一口,大成殿后有崇圣祠,自成院落,为祭祀孔子先祖之地。

    只可惜张佑暂时还无法见到里边的情景,因为他刚进先师门就见数百名国子监监生在一名红袍官员的带领下从持敬门冲了过来,他早有精神准备,干脆主动停了下来。

    “站住!你是什么人,为何带兵擅闯先师圣地?速速退去,不然别怪本官不客气。”

    杨起元不认识张佑,见一名华服跛脚年轻人领头闯入,怒火顿时高涨起来,看都不看那些黑衣兵士,寒声斥责道。

    他的声音刚刚落地,便有一名监生扯着嗓子怒吼道:“速速退去!”

    这一嗓子引起了众监生的共鸣,纷纷相应:“速速退去……速速退去……”开头声音还显得有些杂乱,渐渐的愈趋统一,到的最后,数百道声音全部汇成一个声音:

    “速速退去,速速退去……”

    声音雄浑,声震云霄,很难让人相信,这些声音居然是由眼前这些个弱不禁风的书生们所发出。

    他们气势惊人,就连那些经历过战火洗礼的天兵营兵士都有些不安起来,纷纷望向正前方那位和一众监生类似的单薄背影。

    这是信仰的力量,张佑非但没有鄙视,反而有些热血沸腾——这些人才是大明的未来,大明的希望,他们年轻气盛,他们蓬勃向上,只要是他们所认同的事物,哪怕让他们慷慨赴死也绝对不会皱一皱眉头。

    张佑毫不怀疑,只要他敢轻举妄动,哪怕天兵营兵士们端起火铳,监生们肯定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来。

    要是这些人全部都能为我所用该有多好啊!

    张佑暗暗感慨着,抬起双手冲红袍官员抱拳为礼,默运真气朗声说道:“祭酒大人请了,我乃大明明威伯张佑,因为有人举报小儿失踪案失踪的小孩儿们藏身此处,所以特来看个究竟,还请诸位行个方便……”

    “放屁,此乃祭奠先哲的圣地,岂容你满口胡说随意玷污?”监生当中有人高声打断了张佑的话,张佑循声望去,见是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书生,隐隐居然有些眼熟。

    可惜不等他仔细回忆,监生们就被络腮胡撩拨了起来,纷纷叫嚷:“没错,先哲圣地,不容玷污,就算你是明威伯也不行!”

    “劝你赶紧退去,不然咱们就联名弹劾你亵渎圣地!”

    “对,联名弹劾,联名弹劾……”

    你一言我一语,场面十分混乱,突然间有人噗笑出声,于此情形,便显得十分的突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