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六十七章 苦中作乐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音不走张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让李妍带她去柴房——你不是要看着不让我对张成和蒋琬动刑么?行啊,咱也不跟你客气,直接坐着去吧,至于茶水糕点的,对不起,不给你这待遇。

    “陈公公,你怎么也来了?”目送司音入内,张佑苦笑着冲陈矩拱手。

    别看陈矩已经成了正四品的红袍太监,在张佑的面前却一点都不托大,恭恭敬敬的跪倒磕头,和以前没有任何差别。

    张佑板着脸亲手将其搀扶起来,不悦的说道:“又没外人,这么大礼做什么?”

    “应该的,没有伯爵爷,就没咱家的今天……”陈矩说道,明明是恭维讨好的话,从他嘴里出来,偏偏就显得不卑不亢,还一点都不让人反感。

    张佑很欣赏陈矩,笑道:“无功不受禄,你有今天都是靠自己本事,跟我可没关系……说正经吧,你不在坤宁宫怎么跑我府上来了,莫非也是为张诚而来?”

    陈矩没有马上回答张佑,而是四下扫了一眼,张佑识趣,抬抬手,旁人急忙躬身告退。

    “娘娘听说您把张公公和蒋公公抓了,特意派咱家过来看看……”说到此处,陈矩停了下来,别有深意地望着张佑,他相信,张佑肯定明白自己的意思。

    “娘娘的意思是……?”张佑当然明白,于是并掌如刀,轻轻向下划了一下。

    陈矩不落痕迹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伯爵爷果然聪明,娘娘的意思,假如有机会,希望您能趁机绝了后患。”

    若非钱倭瓜做了一个特殊的假胡子,王喜姐和张佑差点就被张诚害死,如今王喜姐下边的毛发虽然长起来了,每每想起张诚,仍旧恨的咬牙切齿,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报复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本来是肯定没问题的,现在却不好说了,没见司音在嘛,那是陈老娘娘派来特意看着我的……”

    “看着你?”陈矩心念电转:“莫非那小儿失踪案真的和他们有关?”

    张佑并不隐瞒,说道:“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们,不然我也不敢动手抓人,只可惜陈老娘娘那儿压着,陛下就给了我一晚上的时间,现在又有司音看着,恐怕很难让他们承认罪行了。”

    “那怎么办,就不能想想别的法子么?”陈矩皱眉问道,然后不等张佑回答,又道:“您医术如神,一定会有办法的吧?”

    他这话倒不是无的放矢,传言都说张居正府上管家游七便是被张佑一针扎疯的,由此推断,逼问口供应该也不算难事。

    张佑苦笑:“本来确实简单,这不是有司音么,总不能将她一棍子敲昏吧?”

    “那倒不至于,不过,她总有解手的时候吧?趁她解手……”

    “屁大点儿工夫能做啥手脚?我反正是没那么大本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矩一想也是,司音可是陈老娘娘的心腹,打打不得,骂骂不得,若是她真的一直护着张诚和蒋琬,张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用不出来。

    “看来张诚命不该绝啊!”

    张佑无奈苦笑,话都懒得说了。

    明知口供无望,送走陈矩之后,张佑仍旧来到了柴房。

    司音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把椅子上,面无表情,犹如庙中的泥胎菩萨。

    张诚和蒋琬也老实了下来,显然已经摸清了情况,要和张佑硬抗到底了。

    见此情形,张佑也没了问话的兴趣,交代刘向东审问,自己则一边旁听一边琢磨对策。

    “你为何要阻止明威伯抓捕邱德胜?”

    “没有阻止,不过咱家身为司礼监秉笔,碰不上就罢了,碰上总得问问。”

    “你去安乐堂做什么?”

    “路过。”

    “去哪里?”

    “好像用不着向你们交代。”

    ……

    问话枯燥无味,想想也是,本来张诚就打定主意死不招认,如今多了司音,心里自然就更有谱儿了,承认才是傻逼呢。

    刘向东问的麻烦,张佑听的也心烦,可惜眼前的局面简直就是个死局,除非想办法让司音离开,不然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也一点儿都用不出来。

    强撑了半个多时辰,张佑实在受不了张诚和蒋琬那副得意的表情,干脆出了柴房,来它个眼不见心不烦。

    “怎么样?还没问出来么?”出跨院正好碰见兰琪,见他面沉如水,忍不住问道。

    “嗯!”

    “问不出来就问不出来,多不过去给陈老娘娘陪个罪过,有万岁爷护着你,他们不敢揪着不放的。”兰琪柔声开导他。

    “我知道,”张佑牵住了兰琪的手,咬牙说道:“我就是见不惯那俩腌货得意的嘴脸。”

    兰琪缩了缩手没缩动,见四下无人,也就任其握着:“对了,佳琳也过来了,正在后边陪着夫人说话,你去见见她吧?”

    “不见了,见了也没话说,反倒更让她担心……如今这事儿怕是京城已经传遍了吧?这次怕是要丢人现眼啦!”

    “也不尽然,听佳琳说,申阁老对你此举颇为赞赏,夸你有担当呢。”

    “哦?他怎么知道的?”

    “申阁老路过报社,进去看婉儿来着……”

    张佑苦笑:“原来如此,让他老头夸一句可不容易,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说的反话。”

    兰琪温柔一笑:“我觉得不是,他们本就看不起后宫宦官,你今日之举,其实是替他们出气了……”

    “光出气没用,问不出口供,明天早晨我这老脸就要扔在地上让人踩啦!陈太后这个死八婆,安安分分做她的太后娘娘不就得了,添的哪门子乱啊,我就不相信她没听说过小儿失踪案?”

    张佑恨的牙根儿直痒痒,说话也口无遮拦起来,唬的兰琪花容色变:“别瞎说八道,什么死八婆……呸呸……”

    “说她死八婆都是轻的,我看她就是欲求不满欠收拾,特么的,迟早有一天我……”

    眼见张佑越说越不像话,兰琪急忙伸手将他后边的话捂了回去:“你想死啊?”

    唔唔两声,张佑用力拿开兰琪捂在嘴上的手:“惹不起她,过过嘴瘾总行吧?”

    姿势很亲密,说着话,张佑突然低头亲了兰琪一口,笑眯眯道:“索性也是没办法,不如咱们苦中作乐一下如何?”

    兰琪抽身而退,面红耳赤嗔道:“去你的,都什么时候了还胡思乱想?”

    “这不是……”张佑忽然收声,支楞起了耳朵:“怎么回事?这又是谁来了?”

    兰琪也听到大门方向有动静,侧耳倾听一番:“好像是耿孙氏的声音?”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