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一章 知行合一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心人,府上缺使唤丫头不?不贵,五两银子就成。”一名蓬头垢面的中年人充满希冀的望着走过来的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问道。

    他用一种十分谦卑的姿势跪在地上,一名五六岁的男童依偎在他怀里,在他的旁边,是一名十三四岁的插着茅草的小姑娘,面有菜色,瘦得皮包骨头一般,一双大眼睛空洞洞的,看起来没有任何神采,倒像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

    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啊,张佑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下。

    男人的声音惊动了旁边那位让张佑感觉熟悉的背影,他转过身来,发现张佑,顿时怔住了。

    “原来是士遇兄。”不是别人,正是密云县尊康丕扬,张佑招呼一声,便听那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问那男人:“这是你女儿?忒瘦了吧?长的也不好看……五两太贵了。”一副十分挑剔的语气。

    男人怀中的黄口小儿怯怯的看着那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忽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边哭边回头可怜巴巴的望着男人:“不卖姐姐,爹爹,咱们不卖姐姐行吗?我再也不要菜饼吃了……姐姐,我不让你走……”

    说着话,小家伙突然从男子的怀里挣了出来,一下子扑进旁边那女孩的怀里,女孩儿紧紧的搂着他,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见此情形,男人突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低下脑袋,匍匐着向前爬了两步,声音沙哑的说道:“老爷您一看就是好心人,五两银子,真的不能再少了,她什么都能干……”

    他的声音低沉了下去,隐隐带上了哭腔。

    管家模样的男人没有说话,挑牲口似的,上前捏着女孩的腮帮子看了看,摇摇脑袋,转身向前走,很快就被其他卖子女的围了起来。

    男人失望的叹了口气,又有点如释重负的样子,扭头望着拥抱在一起仍旧伤心掉泪的子女出神,并未继续向张佑兜售自己的女儿。

    “人间惨剧,莫过于此,走吧子诚兄,您若不买,还是别看的好,省得心里发堵。”康丕扬沉痛而又无奈地对张佑说道,张佑没暴露他的身份,他自然也不可能暴露张佑的身份。

    张佑的心头如同被人压上了一块巨石,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离开了这令人压抑的地方。

    城隍庙依山而建,站在庙门口,空旷的场地一览无余,张佑倒背着手,忍不住再次向买卖人口的地方望去,适才那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已经挑好了一个小姑娘,正在交接银两,又有几位穿长袍的迈着四方步依次打量那一遛待售的男女。

    “这就是人市吧?”张佑幽幽问道,若是本体的话,或许并不会奇怪,可惜他并未继承本体的记忆。

    “卑职无能啊。”庙门口并无进出的香客,康丕扬重重的叹了口气。

    张佑不想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问道:“你不在衙门写条陈,怎么跑出来了?”

    “写好了,正好拙荆蒸好了馒头……伯爵爷,太傅大人怎么说?”

    张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康丕扬却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伯爵爷也别自责,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修水库的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不!”张佑重重地摇了摇头,重又向人市那边瞟了一眼:“还是要修的,朝廷不修我修,一年修不成两年,两年不成三年,我就不信了,还非得把水库修出来让那些人看看!”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听说过王阳明吧?知行合一,光知道不行,还得身体力行的去做。”

    “原来伯爵爷是阳明公的信徒……”

    “谈不上,我只是很佩服他罢了,这世间多的是言语上的巨人,真正能够学以致用,身体力行的去实践的又有几个呢?我虽不才,愿以先贤为榜样罢!”

    “伯爵爷过谦了,卑职自幼进学,十七当秀才,二十四中举,二十七便中了进士,自恃才高八斗,目无余子,生平很少佩服别人,今日闻君之言,我不如你多矣!”

    康丕扬的语气十分诚恳,绝非恭维,张佑却殊无快意,反而有些惭愧。

    他摆了摆手:“互相学习吧……听了适才那小男孩儿哭诉,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感想,我这心里却不舒服的厉害。老百姓的日子太苦了,但凡有一丝办法,谁又舍得卖东西似的将自己的亲闺女卖掉呢?

    咱们这些做官的,若是对比无动于衷,也就枉受圣教了……我的钱大半拿去了南京,确实无法支持全面开工建设,这样吧,咱们一条坝一条坝的修,回头我回京找一位懂水利的过来帮着选址,然后先备料,先养起一部分人来。

    然后你告诉百姓,大明银号会在本地开一家分号,向百姓提供低息贷款,只需要签订合约,将来以玉米或者红薯折价还款便可领取……”

    “红薯玉米?就是您说的那两种作物吗?”

    “对!”张佑肯定的点了点头,转而道:“当然,为了防止将来赖账,也得有些制约……嗯,就如学子考试前的五子联保一般就可,具体的我会仔细考虑一下。”

    “伯爵爷菩萨心肠,活人无数,卑职代密云百姓,先谢谢您了。”说着话,康丕扬已经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响头。

    感谢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佩服,明知道新作物推广起来一定很难,一个低息贷款,立马就给解决了。

    这世间从来不缺聪明人,也不缺善良人,但能够有善心,还有解决问题方法的人,就太难能可贵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替张佑担心,忍不住问道:“就只是一样,您说的那两种作物,真的有那么好吗?您就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来的可不光光是那些作物,还有好几个十分有经验的专家,不会出现你担心的那种情况的。”

    “可是南橘北枳,听说那些东西都是从南方来的,万一要是根本就不适应咱们这边的气候环境呢?”

    “应该不会吧?”张佑说的有些迟疑,接着神情坚定下来:“有些事,总要试一试才知道成不成……不早了,要回府了,就不请你过去了,麻烦告诉适才那父女三人,让他们去张家大院,我先走一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