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二十四章 格物所掌印换人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奏章共计三十余本,都是司礼监掌印无法决定的事情,朱翊钧已经批阅了十多本,还剩下将近20来本,朱翊钧分出一半丢给张佑,不耐烦的说道。

    看来是老子多心了,张佑暗自好笑,隐隐还有些感动,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得到天子如此不加考虑的信任的。

    两个人翻看的速度当然要比一个人要快得多,很快20多本奏折就给翻了个遍,二人对视,并未找到闵廷甲和魏允桢的奏折。张佑不信邪,又挨头翻了一遍,摊了摊手,仍旧没有。

    朱翊钧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重重一拍桌子:“来人!”

    曹爱金本就在殿外伺候着,闻言匆忙走了进来。

    “你亲自去一趟司礼监,找一找闵廷甲和魏允桢的奏折,另外,把张宏也给朕叫过来。”

    曹爱金领命而去,张佑心念电转,忽然想到这是一次极佳的机会,忍不住有些激动。

    司礼监的值房在养心殿后边,位于乾清宫西南,距离并不远,所以并没有等多久,张宏就被曹爱金叫了过来。

    他手里拿着两本奏折,刚进暖阁便跪到了地上:“老奴参见万岁爷,这是魏允桢和闵廷甲的奏折,内阁批复可以实行,老奴见没有什么问题,已经批红……万岁爷,有什么问题么?”

    司礼监掌印最大的权利依仗便是批红权,他这说辞并无毛病。

    不过张佑一直在关注着他,仍旧从他将奏折高举过头顶的动作窥到了他此刻的心情应该还是十分紧张的,不然的话,按照他此刻的身份,其实并不需要如此拘谨。

    朱翊钧脸色愈发的阴沉了,没动地方,从曹爱金手里接过那两本奏折翻看一番,随手丢在了炕桌上。

    “平身吧……一个年产四十万斤的铁厂说关就关,有点草率吧?”

    “这……老奴见张蒲州在折子上批复了‘内阁意见,照准办理’,琢磨着内库生熟铁堆积如山,铁厂关闭几年,还能给朝廷省下不少开支,便……”

    “省什么开支?这是能省的么?格物所成功研制出燧发枪,正是大量用铁的关键时刻,关了遵化铁冶,你给朕变铁么?”朱翊钧淡淡的说道,可问题却一个比一个尖锐,话没说完,张宏已然是满头大汗。

    他有些结巴的解释道:“老奴是琢磨着,格物所不是要在密云开办风力炼钢厂……寻思着日后真开起来,两家免不得冲突……”

    朱翊钧冷笑一声:“你琢磨着?你寻思着?朕让你做司礼监掌印是让你给朕帮忙的,不是让你扯后腿的,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经过朕的首肯就批红照准,你到底是站在朕这边还是站在那些外臣那边?”

    这问题就十分诛心了,张宏本来已经站起,忙又重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嘴里不停:“老奴知错,老奴知错了,还请万岁爷开恩,饶了老奴这一遭吧……”

    张佑暗自冷笑,忽然插话道:“张公公公务繁忙,有些错漏也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嘛,陛下也申斥他了,这次就算了吧!”

    张宏一愣,诧异的看了张佑一眼,见他满脸真诚,不禁愈发奇怪,太阳不会从西边起来了吧?这死瘸子怎么可能替咱家说话?莫非见咱家当上了司礼监掌印,要卖好于咱家?

    朱翊钧也有点奇怪,探询的望向张佑:“明威伯说的太轻松了吧?”这家伙可是张鲸的义父,不落井下石,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老虎还有打盹儿的时候呢,何况张公公又上了岁数,司礼监事务繁杂,年轻人都未必吃的消,张公公还兼着许多其它的差事呢,偶有错漏,在所难免嘛!”

    死瘸子,真以为你是好心,闹了半天这么恶毒!

    张宏恨不得生吞了张佑,强忍愤怒,干笑说道:“还是明威伯体恤咱家,咱家上了岁数,精力确实有些不济,若非万岁爷抬爱,还真不敢当这个掌印,如今每天泡在成百数千的奏事折子里,短短几日就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本就想找机会向万岁爷请辞,既然明威伯提起来了,正好……”

    好一招以退为进,张佑暗暗冷笑,心说你真以为朱翊钧离不开你么?

    “行了行了,说你几句就撂挑子,什么意思?”朱翊钧不满的打断了张宏。

    “万岁爷恕罪,老奴说的是心里话,老奴年近古稀,当秉笔已是力有不逮,如今做掌印更是力不从心……”

    朱翊钧皱了皱眉:“朕没让你事事亲为嘛,冯保伏法,贬为昭陵掌印,如今司礼监青黄不接,让你做掌印,朕看中的本就是你的资历以及忠心嘛。不用说了,掌印还得你做,至于这次的事情,念在你年事已高的份上,朕就不追究了……嗯,适才明威伯说的也有道理,以后你安心做司礼监掌印,其余的差事,就全交给别人吧。”

    张佑愕然。

    “多谢万岁爷体谅,皇恩浩荡,老奴无以为报,唯鞠躬尽瘁而已。”张宏“千恩万谢”的跪倒磕头,心里却不断的问候张佑的十八代女性亲属,心说死瘸子够阴,一箭双雕,能摘了咱家掌印的帽子最好,摘不了,也得把格物所掌印的职位夺走。这是报上次咱家欲夺格物所之仇呢,早知今日,当初不派张诚去给张居正送礼就好了。

    他这一番心思猜的倒也八九不离十,却并不知道,自从王皇后那次危机之后,张佑早就将他和张诚当成了最大的敌人。

    “行了,起来吧……这两本折子朕还得斟酌一番,就先留在这儿,你先退下吧!”

    张宏起身告辞,待他出门,朱翊钧方才悠悠一叹,笑骂道:“这个倚老卖老的老东西,若不是司礼监缺人,又有母后支持,朕才懒的用他。”

    “李太后支持他做掌印?”

    朱翊钧点点头:“他是陈太后的人,以前冯保当掌印是母后的意思,如今冯保去了,也得照顾一下陈太后的想法,毕竟,她才是朕的嫡母嘛……你小子也够鬼的,不想让他当格物所的掌印明说就是,何必还绕什么圈子嘛?”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