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一十五章 打上门(三更)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次来平谷张佑一共带着二十一名护卫,只有铁牛没来。唐二壮护驾带走了十二名护卫,毕宏全回去搬救兵,如今只剩下了八人。

    回到客栈的时候,这些人早已全副武装,正要准备出门去救人。

    张居正脸色铁青,已经换下了便装,头戴梁冠,身穿大红坐蟒袍,端坐在轮椅之上,刘旭东他们跟在他的后边,犹如众星捧月一般。

    “子诚,你回来的正好,你妹妹被那个王百万掳走了,咱们父子速去救她……朱少爷他们呢?”

    张居正杀气腾腾,张佑被激的热血激涌:“救若萱要紧,咱们边走边说。”说罢吩咐刘旭东:“去屋里把我的蟒袍也拿出来!”

    正是前晌,小院这边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客栈中的人,看热闹的越聚越多,将小院的门口挤了个里三层外。

    “中间那老头身上的就是蟒袍吧?”

    “孤陋寡闻了吧,这可不仅仅是蟒袍那么简单,这是坐蟒袍啊,天下间有此殊荣者,屈指可数……”

    “这老头是谁呀?”

    “刚才那个年轻人让人回屋拿什么?我要没听错,也是蟒袍吧?”

    “不可能吧?他才多大岁数?莫非这父子俩是哪个国公世子不成?”

    听到动静,老钱和吴顺也过来看热闹,正好刘旭东取了张佑的蟒袍出来,正在帮他穿戴。

    吴顺眼都直了,双腿发软,喃喃自语:“他们这是……完了完了,肯定是王成贵真的把张少爷掳走了……”

    “什么?王成贵又来过?”老钱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惊慌问道。

    他的声音大了点,正好落在了张佑的耳朵里,抬眼扫了过来。

    和他的视线一接触,吴顺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

    晚了。

    “你,过来。”张佑寒声对吴顺喝道。

    议论声顿时停了下来,四下里一静,视线纷纷落在吴顺的身上。

    吴顺只感觉芒刺在背,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哆嗦着走到张佑面前,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老爷饶命,不干小的的事……”

    “老钱,你也过来。”张佑打断吴顺。

    老钱不敢怠慢,提心吊胆的走到张佑面前,挨着吴顺跪了下去。

    “怎么回事?刚才你好像说到了王成贵,也是王家庄的吧?”

    “王成贵是王百万的管家,王百万看上了张少爷,不过瞧各位老爷举止不凡,又带着护卫,有些投鼠忌器,就老是派王成贵过来打听消息……”

    “给了你们多少好处?”

    “一贯钱……不干我的事老爷,钱是给的吴顺。”

    “嗯?”张佑冷冷地看向吴顺,视线锋利如刀。

    吴顺已经没工夫抱怨老钱不仗义了,浑身筛糠一般打着哆嗦,全身早已被冷汗浸透:“回,回老爷,小的上有,卧,卧病在床的老娘,也,也是……小的猪油蒙,蒙了心,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他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小鸡啄米般地磕着头,很快额头就红肿了起来。

    张佑心急如焚,感觉从这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抬脚踹了吴顺个跟头:“老老实实在这跪着,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回来老子扒了你的皮!”

    说着翻身上马:“大家让一让,我是明威伯张佑,王百万胆大包天,居然敢掳走家妹,请大家让一让路,迟则生变……旭东,你护着我父亲,其余人跟我走。”

    人群闪开一条通路,众护卫纷纷上马,簇拥着张佑冲了出去,刘旭东推着张居正,尾随着也出了小院儿。

    “他是明威伯,那那个老头子岂不就是……?”

    “是太傅大人,那是太傅大人。”

    “王百万这回可是踢到铁板了,走,咱们瞧瞧去。”

    吃瓜群众们一拥而出,很快,原地就只剩下跪在地上的老钱和吴顺,两人的胆子都被吓破了,四周空无一人,却谁也没敢起身,暗暗祈祷,那张佑的妹妹可千万别出事情。

    王志华已经把张若萱大字型的绑在了床上,张若萱挣扎了许久,早就没了力气,俏脸红通通的,呼呼的直喘粗气。

    王志华也挺费劲,他年过四十,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这一番折腾,弄得他也是呼吸急促,坐在张若萱的旁边,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歇了有半袋烟的功夫,他的呼吸终于平稳了下来,嘿嘿一笑,小乖乖还挺有劲儿,这下不折腾了吧?你说你挣扎半天又没用,还不如省着劲儿,待会儿好好享受呢……瞧你这岁数,还没被人开过苞吧?叔叔会特别温柔,肯定不会弄疼你……”

    “你无耻……你想干什么?别动我,啊——”

    王志华的手摸上了张若萱的大腿,她顿时尖叫一声,拼命的挣扎了起来,王志华却不慌不忙,好整以暇的说道:“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叫也没用,整个密云县都是叔叔我说了算……使劲叫,你越叫我越兴奋……果然年轻啊,这大腿真有弹性,现在该是解开束胸的时候了,让叔叔看看你的小兔子白不白……”

    他的大手在张若萱的身上胡乱的摸索着,张若萱只感觉好像无数蚂蚱在身上爬,屈辱犹如潮水一般将她淹没,尖叫声停了下来,她愤怒的盯着王志华,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往出挤:

    “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张若萱对天发誓,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原来你叫若萱,好名字!”王志华根本就没把张若萱当回事,隐约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但欲火攻心,也没当回事,伸手去解张若萱的衣领。

    张若萱双目喷火,恨极了此人,见他的手就在眼前,张嘴便咬了上去。

    王志华不防,被咬了个正着,吃痛之下,急忙缩手,被生生撕下一块肉来。

    “臭婊子!”耐心尽去,反手给了张若萱一巴掌:“敬酒不吃吃罚酒,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王志华怒骂着,也不管手上流血,一把撕开了张若萱的衣服,露出了她里边白色的束胸。

    “不好了老爷,他们打上门来了……”

    王成贵惊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张若萱突然重新涌起了希望:“我是太傅张居正的女儿……”

    “你是太傅的女儿,老子还是皇帝呢!”王志华却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状若癫狂,一边大声冲门外喝道:“给老子往死里打!”一边双手不停,继续撕扯张若萱白色的束胸……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