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九十章 逆子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兄,太傅大人真的说过小弟不错?”才子俊彦们在屋里吟诗作对,饮酒作乐,张懋修出门上厕所,刘戡之也跟了过来,二人并肩而立,张懋修随口一句张居正曾夸刘戡之不错的话让他一个机灵,险些没射出来。

    张懋修有了点酒意,斜睨了刘戡之一眼,信誓旦旦的说道:“咱俩什么关系?这种事情,我能骗你吗?父亲还说了,你和小妹的婚事,要和家母商议一下,早早定下来呢……”

    说到这里耸起了眉头,又道:“也就是那死瘸子吧,早不失踪,晚不失踪,不然的话,你都该准备六礼了。”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小弟这就回府,将这个消息告诉家父……”

    刘戡之激动的有些不能自己,张若萱聪明漂亮,是有名的才女,最重要的一点,堂堂的太傅大人可就她这么一个闺女。父亲说什么张太岳得罪人太多,太强势,迟早有失去圣宠的那一天……皇帝要是不喜欢他,能封他当太傅?

    “你着什么急呀?不是告诉你了嘛,这些天家父心情不太好,不是提这件事情的好时候,等哪天他心情好了我再告诉你,到时候你再派媒人上门,肯定就不会像上次平谷那样推搪于你了。”

    张懋修抖了抖,提上了裤子。

    “此事全靠张兄周全,张兄放心,小弟对若萱实在是真情实意,一定不会负了她的。”

    “瞧出来了,不然的话,我就这么一个妹妹,能如此上心?”

    两人一前一后从茅厕内走了出来,恰好张继光从院门进来,张懋修笑道:“你这个老货,让你过来饮酒你不来,现在怎么肯过来了?父亲大人回来了吗?”

    张继光冲刘勘之拱了拱手,叫了声刘公子,言语之间十分恭敬。

    刘戡之不知怎么,就把他的态度和张懋修适才的话联系了起来,不禁有些飘飘然,暗想看来这张管家也知道太傅大人对我印象不错,不然的话,堂堂太傅府上的管家,就算见了朝廷上那些大员,怕也无需如此客气。

    刘戡之意淫的空儿,张继光对张茂修说道:“三少爷恕罪,刚才确实有事……老爷回府了,让我叫您过去呢。”

    “哦?没说找我什么事吗?”张懋修笑问道。

    张继光摇了摇头:“这个还真没说。”

    “老爷脸色如何?”

    “刚回来的时候心情好像不太好,挺严肃的,不过,听说小姐用了两碗米粥之后,就显得开心了,如今就在小姐那院儿呢……”

    “张佑可真是害人不浅哪,我这个亲哥哥失踪了若萱怕也不会如此。”张懋修愤愤不平的嘀咕了一句,示意刘戡之:“你去照应他们,我去去就来!”

    “张兄,你赶紧去吧,这边有小弟照应,放心便是。”刘戡之说道,目送着张懋修和张继光一同出了小院,心头暗想:看来外间传言不假,若萱对那个死瘸子还真有感情,幸好死瘸子是太傅大人的私生子,不然日后娶了若萱进门,还不得给老子戴绿帽子啊?

    又想:好在死瘸子失踪了,最好永远也别回来,不然就冲若萱对他这态度,成婚之后,还真不好与死瘸子相处呢。

    按下刘戡之胡思乱想不提,张懋修和张继光一同来到张若萱的小院,张继光停在了门外,他自己走了进去,见树荫下不光张居正和张若萱在,张佳琳竟然也在,不禁皱皱眉:她怎么也在?

    想着上前,先跟张佳琳打了个招呼,这才笑着对张居正说道:“父亲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老张说您找我……?”

    “跪下!”

    “什么?”张懋修有点发懵,下意识的问道。

    “我让你跪下!”张居正面无表情的说道,音量并不高,却有股无法形容的摄人气魄,张佳琳和张若萱都能感受到,对视一眼,同时不安的往后略退了退。

    “怎么了父亲?孩儿好像没有闯祸吧?”张居正突然的发作弄的张懋修一头雾水,一边跪倒,一边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同时脑子也没停:莫非是这几天晚上去倚春园吃花酒被父亲知道了?还是刘戡之偷着给自己养的那房外宅漏了风?

    也不至于啊,人不风流枉少年,父亲年轻的时候,风流韵事也不少嘛……不然能有那个死瘸子?

    “你太让我失望了!”张居正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张懋修,没头没脑的说道。

    “孩儿……到底怎么了父亲?孩儿最近没闯祸啊……”

    “还敢犟嘴?”张居正真的失望到了极点,这真的就是那个让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吗?心思狭隘,一点担当都没有,和子诚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许子诚说的对,自己实在是太溺爱他们了,一点苦也舍不得让他们吃,就是可惜子诚了,要真的能入张家的族谱就好了……

    “孩儿不敢,只是,孩儿确实……”

    听张懋修竟然还在狡辩,张居正的怒火再也无法抑制,扬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咆哮道:“你是没闯祸,都分不清远近亲疏了,是不是哪天老子被人弹劾了,你还得划清界限,落井下石啊?”

    张懋修被打蒙了,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仍旧有些不解,吞吞吐吐的道:“父亲……您,您这是……孩儿怎么可能……孩儿……”

    “住口!老子没你这样的白眼狼!你明知道刘戡之就是暗中谋害子诚的幕后黑手,居然还想着把自己的亲妹妹嫁给他?老子就想问问你,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吗?”

    原来是因为那个死瘸子啊!

    张懋修恍然大悟,与此同时,长久以来压抑着的怒火也突然冒了起来,梗着脖子冷笑道:“原来父亲发火是因为那个死瘸子,我就不明白了,他到底哪点好,值得你这么护着他?”

    “你嫉妒了?”

    “我就是嫉妒,他不过就是个私生子吧,凭什么让父亲如此重视?父亲怕是心中有愧吧?还说什么一生只爱母亲一人,我看,您最爱的还是李纨那个臭婊子……”

    “够了!”张佑勃然大怒,突然抬脚狠狠踹在张懋修的肩膀上,张懋修被踹的坐倒地上,翻身干脆站了起来,冷笑道:“怎么,被孩儿说中心事了?”

    “你这个逆子……来人啊,张继光,你聋了吗?给我把这个逆子压下来关起来,我……”张居正脸色铁青,喘着粗气咆哮道,突然一口气上不来,只觉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