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一十二章 再见郑淑嫔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没有了太后娘娘专职御医的身份,不过,张佑锦衣卫千户的职位却并未如传言当中那般被朱翊钧撤销,隔三差五的,去探视已经行过册妃仪式的明妃也未中断,于是人们便彻底明白了张佑在朱翊钧母子心目中的地位。

    张鲸仍旧被关押在内东厂,搭救他的人不少,甚至连慈庆宫陈老太后和坤宁宫王皇后也为他说了话,冯保虽然有心借此机会除掉这个政敌,却也不得不顾及这两位的面子——虽然有不留行客的口供,不过刘钰早就将事情揽到了自己的头上,张鲸顶多有个管教不严的罪名,已经摘清了刺杀张佑的幕后主使身份。

    之所以仍旧被关着,不过是因为兰琪中毒的事情尚无法脱开关系吧,不过,按照兰琪的心思,这件事最终肯定还得着落在死无对证的春芳脑袋上。

    张佑已经答应她不在追究张鲸,甚至还象征性的替其在朱翊钧面前求过一次情,所以,老东西离开内东厂“点心房”(东厂没有监狱,此乃关押人犯之地的俗称)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

    张佑倒也并非没有收获,兰琪接受他自不必说了,兵仗局掌印的座位刘钰坐都没坐热乎,便又乖乖的交了出来,最终落回到了他们父子的手里。

    有件事情钱倭瓜十分奇怪,忍了数天,到底忍不住问了出来:“少爷,那十七名言官联名弹劾于您,京报上都登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弄的老奴都提心吊胆,怎么如今却没个下文了?”

    今天是给明妃看脉的日子,反正不留行客已经被抓,所以张佑仅带了钱倭瓜一个人,并未带别的护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已经够遭人嫉妒了,低调一些,对于自己也是一种保护。

    当然,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得有的,为此,格物所加班加点赶制了一批燧发的短铳,射程虽然不能及远,威力倒也凑合,两人人手两把,又有功夫傍身,只要不遇到不留行客那样的高手,再不济,也能拖它个一时半刻了。

    “你傻啊?元辅大人在平谷呆的好好的,没事没非,他会回京?”对于此事,张佑并未费心去查证,不过他有九成把握,出自张居正的手尾,另外,格物所升格为正五品部门,若不是张居正发话,怕也没有这么痛快。

    他的实差其实就是格物所总管这个职务,借此机会自然也是升到了正五品,同时凭借火器研发的功劳,郭造卿被提到了从五品,仍领格物所副总管的差事,赵士桢则被提到了正六品,成为了格物所新设部门火器研发所首任管事,至于梁光启,也被破格授予了同进士的身份,从白身一跃变成了正七品的格物所民生研发所的管事。

    那些言官们没了动静,张佑挥毫而就的那篇文章自然也没了用武之地,于是乎,“明报”也一拖再拖,至今没有正式发行。

    钱倭瓜恍然大悟,怪不得元辅大人匆匆进京,又匆匆离京,闹了半天,原来是为了自家少爷。如此看来,外间传言,果然不是空穴来风,少爷还真是元辅大人的私生子啊。

    王蓉荣升宁妃之后,就从原来的住处搬到了延祺宫,而延祺宫分为前后两个大殿,后殿为主,原本郑梦儿居住,她搬来后,郑梦儿自然搬到了前殿。

    在原本的历史当中,此二人本是敌人,谁又能想到,如今竟然住到了一处呢?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是张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首先冒出脑海的一句话。

    还是老规矩,钱倭瓜等在东华门外,张佑自己进入紫金城,他已来过延祺宫两次,众人识得他的身份,一路入内,畅通无阻,到了后殿之后,管事太监李忠得到消息,早早地迎了出来。

    这李忠本是慈宁宫的小火者,与王蓉关系很好,如今,王蓉母凭子贵,从普通宫女一跃成为高高在上的妃子,他自然也就水涨船高,摇身一变,成为了延祺宫内管事的太监。

    他对张佑十分恭敬,甚至连通报都没通报,便径直将其领进了后殿。

    “进去通禀一声吧。”走到暖阁门口,张佑停住了脚步。

    “张大人忒客气了,娘娘总说您是她的恩人呢……”

    “男女有别,公公以为我和你一样啊,还是先进去通禀一声吧,万一撞见什么不该看到的,陛下怪罪下来,我这条小命可就不保啦。”

    前两次来李忠就没有通禀,对此张佑颇有微词,这一回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李忠面色微变,略怔一下,尴尬的笑了笑,进暖阁通禀,很快出来,对张佑笑道:“娘娘早知道大人要来,已经久候多时了,大人快进去吧,对了,前边,郑淑嫔也在。”

    郑梦儿入宫多时,张佑倒是一次也没见过她,闻听此话,略愣了一下,这才冲李忠笑了笑,进了暖阁。

    李忠并未跟进去,撇了撇嘴,快步出殿。

    一身宫装的郑梦儿明眸皓齿,十分动人,假如没有宁妃介绍的话,张佑还真不敢相信,如此艳光照人的姑娘,就是当初在平谷时那个苦苦哀求自己救其父亲性命的脏兮兮的小乞丐。

    见礼时,郑梦儿装出一副初见张佑的样子,不过却趁宁妃不注意,偷偷冲他眨了眨眼,狡黠中透着俏皮。

    真是个聪明可爱的小丫头,张佑本就对历史上的郑贵妃有些好感,见此情形,不由感慨,怪不得朱翊钧宠爱她了。

    “张大人,最近这几天,我的食欲有些不振,夜里还经常失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郑梦儿在旁边的原因,宁妃将手腕递给张佑的时候,在上边盖了一层白色的纱巾。

    “娘娘不必担心,这是怀孕时应有的征兆,叫做妊娠反应你这反应还不算厉害,有的孕妇,恶心的连饭都吃不下去。”

    一边微笑着说道,张佑一边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搭在白纱巾上边。忽然,一股奇特的清香飘进他的鼻端,他耸了耸鼻子轻嗅了两下,问道:“这是什么香味儿?怎么前两次没有闻到过?”

    “是丁香花的味道,皇后娘娘前几天才派人送过来,满满的两盆,开得正艳,又香又漂亮。”

    郑梦儿抢着说道,言语间,显得十分羡慕。

    “是啊大人,皇后娘娘对我很好,有什么新鲜玩意儿,总是第一个想着我。”

    “是吗?”张佑眼睛微眯,虽只说了两个字,却显得别有一番深意。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