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零八章 联名弹劾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郑勇风尘仆仆的进了京城,按图索骥,好不容易才找到游七的府邸,叩门之后,自报姓名,很快就被带进了内宅。

    假山回廊曲径通幽,游七来自江陵,府内格局自于北地不同,郑勇见惯了深宅大院,一路行来,瞧着这迥异于北地的园林构造,不免惊奇不已,倒和红楼梦里那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

    门房将其带到黄伯强的住处,便退了出去,郑勇自和舅老爷见礼,倒也不必细述。

    他本想将宁夫人是白虎的事情赶紧告诉黄伯强听,黄伯强却阻止了他,径直带他去往游七的书房,待见到游七之后,这才吩咐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备细讲来。

    “如此说来,咱们所料不差,那张佑果然胆大包天,只是……”听郑勇说罢,游七的眉毛紧紧的耸了起来,沉吟一下说道:“此事和张鲸也脱不开关系,不久前他才派人和咱们联系过,我已答应和他联手……”

    “游兄多虑了。”黄伯强猜到尤其想说什么,打断他道:“张鲸的面子,已经不需要顾忌了。”

    “怎么说?”游七一怔。

    “适才上街,街上的人们已经传遍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太后寝宫当中,张佑暴打了张鲸一顿,还当着太后娘娘的面当场杀了一个宫女……”

    “什么?”游七勃然变色,噌的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那张佑如今如何了?”

    郑勇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黄伯强说道:“怪就怪在这里了,按道理来说,那死瘸子如此胆大妄为,当场杖毙了他也不为过,谁知太后娘娘不过是免去了他专职御医的身份,据说还让万岁爷再免去他锦衣卫千户的职位,不过至今好像也没个下文。”

    说到这里,他突然又想起什么:“对了,对了,张鲸的夫人被接进了死瘸子的府里,听说事情便是因她而起,也有人说,上次张佑被人暗杀,和张鲸有关,如今张鲸已经被关进了内东厂,太后娘娘特旨,由司礼监掌印冯公公处理此事。”

    “冯公公和张鲸一直不怎么对眼,又有张佑夹在其中,张鲸落在他的手里,想翻身,怕是难了。“

    说这话时,游七免不得有些兔死狐悲之慨,说着一顿,皱眉沉思片刻,霍然挑了挑眉毛,沉声说道:“这样?你赶紧和刘鈺联系一下,看看他们对于搭救张鲸还抱不抱希望。另外,今晚入夜之后,让管家带着你去皇城见一见张诚,他是坤宁宫管事,兼着秉笔太监,和张鲸一样,都出自张宏名下,打听打听,对于张鲸被抓,他是个什么看法?顺便将宁夫人是白虎的事儿当玩笑话的点给他听。”

    黄伯强答应了下来。

    “郑勇是吧?这事儿你办的不错,是个有脑子的,日后好好跟着你家表少爷,机会合适时,我自然送你一份前程。黄兄,待会儿去账房领500两银子赏他。”

    郑勇狂喜道谢,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两位老爷,有件事小的觉得该让你们知道,郑爽回平谷了,他是我家少爷,却和那死瘸子关系很好,前番来京一直住在死瘸子家,此次回平谷,听人说是奉了死瘸子的命令,要开钱庄的……”

    “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畜生。”黄国强恨恨的说道。

    游七冷笑一声说道:“黄兄别生气,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谁让那死瘸子,混的好呢。”

    说着看向郑勇:“盯紧你家少爷,有什么事,尽速报来。”

    “游老爷您放心,这事就包在小的身上了。”郑勇热血沸腾,拍着胸脯应了下来。

    听张佑说要办什么报纸,还想让自己去当副总编,申婉儿顿时来了兴趣,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张若萱却迟疑了,良久才对张佑说道:“不是小妹不支持子诚兄,实在是家兄管教甚严,父亲如今又远在平谷,所以……”

    她停顿下来,尴尬的笑了笑,显得十分无奈。

    “不就是张茂修嘛,不瞒你说,不久前我还跟他就此事吵了一架。甭怕他,相爷若是怪罪下来,自有为兄替你担着。”

    张若萱知道自己的父亲对于张佑的意见一贯十分重视,闻言不尽颇为意动,不过一想到张茂修那张臭脸,便感觉有些发怵,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家兄对我虽然严厉了些,其实还是很好的,他不愿意让我当这个副总编,也是为了张家的名誉着想,反正婉儿的才学犹在我之上,佳琳也能帮你,我就不掺合了。”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为兄也不强求,副总编的位置给你留着,等哪天见到相爷,听听他的意见再说。”

    拒绝了申婉儿留自己在申府用拌饭的要求,张佑带着张佳琳回了张府。

    见他果然领了张佳琳回来,李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也不好再生生将张佳琳撵回去,只能将她安排到自己的小院住下。

    晚饭的时候,玛丽也从格物所回来了,连李烁也算上,大大小小四位美女围在圆桌之侧,简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可惜齐人之福难享,夹在众美之间,怪异的气氛下,张佑却觉芒刺在背,再美味的东西吃进嘴里也如嚼蜡一般,随意扒了几口,便匆匆推碗,逃席而去。

    见他样子狼狈,原本各怀心思的几个女人,居然同时会心一笑,气氛忽然轻松了起来。

    李氏最先拉开了话匣子,先打听兰琪的过往,又问玛丽异国的风情。张佳琳本来还存了要与兰琪暗争长短的心思,却没想到,她不但拖着病体过来吃饭,言语间还对自己十分亲切,一副曲意交好的样子,顿时感觉自己有点小人之心,惭愧之余,自然卸下了防备。

    玛丽的华夏语说得十分熟练,就只是腔调有些怪异。她很有些讲故事的天分,从上帝耶稣讲起,一直讲到王宫的生活。听说他们的国家竟然允许女人继承王位,几个女人惊讶不已,想破头也想不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气氛十分融洽。张佑偷听了半天,终于得意的离去。无为而治,以之治国未必是什么好法子,但是用来齐家,看起来效果倒是不错。

    雅尔弗雷德明日一早就要启程,张佑自然要去看一看。不想刚出垂花门,便见钱倭瓜手里捏着一张什么东西小跑着过来,忙笑道:“狼撵啦?都是锦衣百户了,还这么沉不住气?不是我说你,跟我学学,泰山压顶而面……

    “少爷还有心说笑呢,有人弹劾你目无尊上胆大至极,叫嚣着要严惩您呢!”

    “我当什么事,不就弹劾嘛,打从我入京以来,弹劾我的折子还少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眼见张佑不以为然,钱倭瓜不禁跺足,说道:“这次和以往不同,是联名弹劾,十三道御史,并六科那些言官,总计十七人联名上疏,万岁爷估计还没看到,京报上已经登了出来,喏,您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