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零七章 却道故人心易变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婉儿,这样不好吧?”大门后边,张佳琳忧心忡忡地说道。

    申婉儿不满的白了她一眼,埋怨道:“你还为他说话?为了那个兰琪,他又是打张鲸又是杀人的,如今,鸦默雀生的居然把兰琪接到了府里,他眼里可还有你这个未过门的夫人吗?”

    “也许,世兄真的很喜欢那个兰琪吧?”张佳琳有些失落的说道:“其实我早就明白,在世兄的心里,一直拿我当妹妹看,之所以答应跟我的婚事,不过是迫于双方父母的压力罢……”

    听她说的伤感,张若萱忍不住打断了她道:“也不能这么说,依我看,子诚兄其实也挺喜欢你……”

    “但愿吧,”轻叹一声,张佳琳幽幽说道:“不知道他肯不肯为我杀人?”

    那位兰琪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瞧世兄的表现,日后嫁进张家已成定局,她是太后的人,不知道脾气如何?好不好相处?若是她不喜欢我,世兄肯定会向着她吧?

    张佳琳怔怔出神,想到失落处,免不得有些伤神,不过她毕竟是张常氏的女儿,性格外柔内刚,落寞不过片刻,很快又想:

    “张佳琳啊张佳琳,如此自怜可不是你的性格,当初选择世兄时,母亲不是早就告诫过你嘛,这种出色的男人,身边定然少不了爱慕他的女人,如今,这一天不过是提早到来罢了,光自怨自抑又有什么用?你长得未必比兰琪姑娘差到哪里?论才学,怕也不输她多少,只要你真心对待世兄,还怕有一天他不会真正爱上你吗?”

    16岁的小姑娘,心思百转千回,见她出神,申婉儿和张若萱也不知该怎么开导于她,遂也沉默了下来,默想心事。

    再说张佑,听那门房说话,猜着也不像是张佳琳的主意,哭笑不得之余,忽然想起一首诗来,从门房要来笔墨纸砚一挥而就,对那门房说道:“拿去,务必要交于张小姐手上。”

    门房答应着去了。

    众护卫旁观已久,眼见自家大人被拦于门外,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最终还是毕洪全最先忍不住,问道:“大人适才写的什么?听说申家小姐可是京中有名的才女,您适才仓促而就,别入不得她法眼便好。”

    张佑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等着吧,很快咱们就能进去了。”

    铁牛憨声说道:“大人可别吹牛,万一等会儿人家还是不让咱进,那可就丢人了。”

    张佑松开马缰,健步走到铁牛旁边,兜屁胡就是一脚:“臭小子,本大人的玩笑也敢开,我看你又是皮紧了。”

    铁牛高举双手,连连求饶,众护卫同时大笑起来。

    笑声未歇大门忽然洞开,一身淡绿的张佳琳当先抢了出来,胀红着脸冲到张佑面前:“世兄,我……”

    她急着解释,偏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结结巴巴的,最后干脆低下了脑袋,不敢再看张佑。众护卫瞧的稀奇,暗暗猜测,大人还真是好本事,刚才到底写的什么啊?

    申婉儿和张若萱联袂出了大门。

    张佑瞪了二人一眼,突然,张臂将张佳琳抱在了怀里,笑道:“好啦,好啦,我跟你开玩笑呢。刚才是不是她二人人不让我进门啊?”

    张佳琳急忙点头,察觉不妥,又连连摇头,俏脸红扑扑的,样子可爱极了。

    “张佑,你别得意,不过是佳琳太喜欢你罢了,换做我,不过几句打油诗吧,才不会让你这么轻松过关呢。”

    申婉儿手里捏着适才张佑写的诗,不满的说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这样凄婉悱恻的诗句若也是打油诗的话,天下间还有好诗么?

    张若萱,欲言又止,见张佑报张佳琳报的甚紧,害羞之余,不免有些腹诽,子诚兄也真是的,再有本事,当着这么多人就和佳琳如此亲热,就不怕别人笑话吗?又想,将来我的夫君不知会是什么模样?若有子诚兄一半的才华,我也就知足了。

    刘戡之的笑脸忽然跃进她的脑海,不知为何,她微微的摇了摇螓首。

    张佑白了婉儿一眼,不满的说道:“我就知道也是你这鬼丫头的主意,佳琳乖巧可爱,才不会不见我呢。”

    说到这里,他松开张佳琳,十分郑重地对她说道:“对不起,兰琪的事情应该跟你商量一下的,不过是事发太过突然……你放心,再不会有下一次了。我过来找你,一来是想跟你道声歉,二来就是接你回家的。”

    “回家?”张佳琳疑惑的问道,她没想到张佑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自己,更没想到他会给自己道歉,只觉脸颊滚热,心里头如同跳进了一只顽皮的小兔子,扑腾扑腾,跳的厉害。

    张佑重重地点了点头:“没错,回咱们自己的家……如今世叔和姨娘都不在家,剩你一个人,委实也难以让人放心。反正咱俩早有婚约,迟早有一天你也得成为我张府的正室夫人,这些天就先和我回家住着,照顾起来也方便些。”

    “可是……”张佳琳语言又止。张佑自然明白她担心什么,说道:“你别胡思乱想,忘了当初我劝世叔不要管你太紧吗?我不是食古不化的人,你也不要做食古不化的人。做人嘛,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便好,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什么就随他们说去吧。”

    张佑这一番话,搁在如今这个时代,绝对是惊世骇俗之言。包括申婉儿和张若萱在内,所有人都听的大惊失色。倒是那一众护卫,一个个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初时还觉得自家大人太过胆大妄为,越琢磨越觉得他的话有道理。

    铁牛最先说道:“大人这话真是说到铁牛心上去了,我就常想,人这一辈子,说不准哪天就要见阎王,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多没劲啊……”

    毕洪全笑着打断他:“你小子别往脸上贴金啦,大人说这话叫洒脱,至于你嘛……”

    “我怎么了?”铁牛不服气的问道。

    毕洪全呵呵一笑说道:“你嘛,你这就叫没心没肺了。”

    话音刚落,一众护卫哄然大笑,申婉儿和张若萱也觉得有趣,不仅莞尔一笑,同时感觉,张佑适才的话倒也不无道理。

    “去去去,一边闹去。”张佑虎着脸瞪了毕洪全和铁牛他们一眼,视线落回张家琳身上时,早已温柔了下来:“怎么样?”

    张佳琳低着螓首默然片刻,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申婉儿瞧得清楚,忍不住取笑他道:“还真是夫唱妇随呀,子诚兄离经叛道,视礼教为无物,你这还没过门,便也有样学样起来了?”

    张佳琳面红过耳,想要反诘几句,一时又无话可说,正自尴尬之际,忽听张佑说道:

    “离经叛道又如何?何为经?何为道?圣人便是完美无缺的吗?远都不说,就说那朱熹吧,他倒口口声声说着什么存天理灭人欲,自己呢?勾引尼姑,亵玩子妾,说他是伪君子都高抬他了……你俩别这么看我,正要有事找你二人呢,不是都说女子不宜抛头露面嘛,不知你二人有没有胆量,也随我一同离经叛道一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