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零六章 被拦门外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佑明白兰琪的意思,追了她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松口,说不高兴肯定不可能,不过,依照张鲸的心性,就算自己放过他,他也不可能心存感激,幡然悔悟。

    可若是不答应,就算日后朱翊钧将兰琪赐给自己,她也肯定过不去心里这个坎儿——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不然的话,就不会替张鲸隐瞒虐待她的事情了。

    沉默良久,就在兰琪隐隐开始不安的时候,张佑终于诚恳的说道:“姐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念旧情,只是,张鲸这人心性太过残忍,为了嫁祸于我,竟然不惜牺牲你的性命……”

    “我这不是没死嘛!”兰琪抢着说道。

    “那是你幸运,你敢保证一直这么幸运下去吗?”

    “我……这不有你嘛……我答应你,假如经此一事,他仍旧不思悔改,那你再怎么对付他我都决不再拦你。”

    张佑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呀……好,我答应,这次就不追究他了,不过,若是陛下和娘娘他们不想放过他,可就与我无关了。”

    “不,我希望你能尽最大的能力替他开脱……子诚,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不过……你不是喜欢我吗?算姐姐求你了,好吗?”

    不知为何张佑忽然想起了后世看过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著名武侠大师,大师兄深爱着小师妹,小师妹却又深爱着小师弟,小师弟杀害了小师妹,临终前,小师妹却又求大师兄不要难为小师弟,还要一辈子保护他的安全。

    当初看到这种情节的时候,他就想,主人公该有多么脑残,才会答应小师妹的要求啊?现在轮到了他自己的头上,他终于理解了主人公的心情,若非深爱,谁又可能答应这种不合理的要求呢?

    “好吧,我答应你,尽力而为!”

    兰琪的眸子中爆发出一抹亮彩,紧接着俏脸再次泛起一抹红晕,柔声说道:“子诚,现在我终于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好了。”

    张佑苦笑一声,将兰琪揽在怀里,就唇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不定是我前世欠你的吧,好了,等会儿把这杯牛奶也喝了,我还有事,稍后再来看你。”

    兰琪乖乖的点了点头,心里边却是五味杂陈,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李烁原本站在门口树下,见张佑出门,急忙迎了上去:“嘉琳还没进门,你就先接进门一个姑娘,等你姨娘从宣府回来,让为娘怎么跟她交代啊?”

    她的音量比平日要高,显然是故意要让里边的兰琪听到。

    张佑苦笑,揽住李烁的肩膀迅速往外走,边走边埋怨:“我说娘啊,您就这么不喜欢琪姐姐吗?”

    “不是为娘不喜欢,她曾是张鲸的夫人,又是太后娘娘最宠信的人,真要进了咱们张家的门,佳琳怎么办?总不能让她做小吧?娘这不也是为你好嘛。”

    女人是最复杂的动物了,尤其是涉及到感情的问题。张夫人倒是说过不管张佑纳妾的事情,可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张让40多岁都没纳过妾,佳琳耳熏目染,谁又敢保证不会受到他母亲的影响呢?

    兰琪住进张府这事瞒不了多久,嘉琳便是嘴上不说,心里也肯定要有芥蒂吧?

    穿越之后受男权思想影响,张佑还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如今,经李烁这么一提醒,登时头大了起来。

    想了想,他对李烁说道:“您担心的有道理,不过,先不说孩儿确实很喜欢琪儿,就冲太后娘娘和陛下那里,孩儿也没了退路。所以,兰琪进门已成定局,您若体谅孩儿就对她好一点,至于佳琳和姨娘那里,我相信,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一定会理解孩儿的。”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想了想又道:“这样吧,反正时间还早,待会儿我去看看嘉琳,世叔不在,姨娘又和姑姑去了宣府,剩她一个人在家也挺孤单,实在不成,干脆就把她也接到咱家得了。”

    “这可不成,”李烁白了张佑一眼,“又没过门,大姑娘家的,你倒是可以不在乎,让外人怎么看佳琳。”

    “爱怎么看怎么看,佳琳迟早都得成为我的夫人,这一点,什么流言碎语也改变不了。”

    张佑傲然说道,心里打着主意,如今这风气,男女之间,不是拜堂前都不让见面吗?我还偏偏就要把佳琳接进府不可。

    “你呀,为娘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李烁无奈的说道,大病一场,张佑性情大变,所有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唯有这倔脾气倒是一点儿都没改。

    穿越这么长时间了,张佑还是头一次和李烁顶嘴,正好李氏从小厨房出来,免不得数落了他两句,他懒得争辩,随口应了两声,推说有事,出了李烁的小院儿。

    “这孩子。”

    “干娘,您别生气,子诚就这个脾气,您先去歇会儿,我去看看兰琪姑娘。”

    这娘俩,望着李烁匆匆进门的背影。李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蹙着小脚,紧随着李烁也进了门。

    兰琪被抬进来时太过匆忙,她都没看清她的长相。

    张佑心情不太好,带上一对护卫出门去找张佳琳,等到了张府之后,却发现张佳琳去了申时行家。

    张佑知道申时行不喜欢自己,本想去格物所看看鼓风机的进度,转念又想,兰琪的事情越早告诉佳琳知道越好,遂又改了主意,率领众护卫直奔申府而去。

    经过灯市口的时候,众人与一骑擦肩而过,张佑隐隐觉得马上那人有些面熟,可惜戴着一顶斗笠,没有看清楚,直到申府门口,他才突然想起那人是谁:莫不是郑勇吧?他怎么跑到京城来了?

    “这位大人是来求见我家老爷的吗?不知有没有拜帖?”

    张佑的思绪被人打断,张眼一看,申府大门台阶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位青衣中年人,正面带微笑,恭敬的冲自己拱手。

    所谓拜帖,类似后世的名片,张佑与官员的交往并不多,却未准备这一类的东西。

    “这位大叔请了,在下张佑,官低位卑,可不敢求见申大老爷,我是来找天兵营指挥使张家小姐的,她与你家小姐是好友,应该就在府上吧?”

    “原来是张大人,大人稍待,小的马上就进去通禀。”

    张佑踹张鲸杀春芳的事情也已经传到了申府,听他自曝姓名,那中年门房面色大变,交代一句,匆匆进门,等了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又匆匆走了出来,面带尴尬的冲张佑拱了拱手:“对不住了张大人,我家小姐说了,张小姐不想见您,让您……让您……”

    “让我怎么着?”

    “那个……我家小姐说,让您去找那位兰琪姑娘。”

    “这?”张佑哭笑不得,想了想,问道:“若是我非见不可呢?”

    门房道:“我家小姐早就料到大人会这么说,交代小的告诉张大人,想见张小姐也成,赋诗一首,我家小姐听了感觉还成,便让大人进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