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零五章 兰琪进门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佑急忙把异地汇兑的事情和朱翊钧讲了一遍,最后笑着对李文进说道:“宝和店是太后娘娘的小金库,别看陛下身为一国之君,他也缺钱,孩儿身为他的臣子,有了挣钱的好买卖,自然要想着陛下,对吧,陛下?”

    “舅舅听听子诚说的,您就光想着母后,有挣钱的好生意,怎么能不想着朕呢?”朱翊钧半是玩笑,半是埋怨的说道。

    接着沉吟起来,嘴里喃喃自语:“异地汇兑,异地汇兑……点子倒是好点子,不过要是想形成规模,所需要的银子可不是小数……”

    “陛下不用想的那么复杂,这是一件长久见利的事,按理来说,由朝廷出资最好。不过,那些文人们素来瞧不起这些阿堵,真交给他们去办,估计也是阴奉阳违,搞不好,又要搬出什么子曰诗云的教训……”

    “你说得对,可是,就算朕是一国之君,也拿不出多少银子来啊。”异地汇兑的好处显而易见,朱翊钧是聪明人,自然一下子就看到了其中的利益,是以说这些话的时候,便显得有些惋惜。

    “一个人不成可以集合众人的力量嘛!”张佑笑着将自己和李岩合作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最后说道:“天下有钱的人多了,按照这种模式发展,咱们的钱庄很快就能见到规模。事实上,按照微臣的构想,陛下您根本就不用出一分银子,只要你允许微臣这个天下连锁的钱庄,可以以大明为号,等盈利之后,微臣便每月分您两成利润。”

    说到这里,他怕朱翊钧嫌少,又解释道:“倒不是微臣抠门儿,假如真按照微臣的构想发展,管理成本,人员薪俸,每月便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再加上还要预防万一发生的挤兑风潮,也需要数额巨大的金钱作为保证金……”

    “行啦行啦,不必解释了,真拿朕当傻子,连这些都不懂吗?就依你的便是,抽空,朕亲笔写下‘大明银号’四字,用印之后,着人给你送去。如此一来,那些有钱人,定然便汇趋之若鹜了。”

    这就是扯着虎皮做大旗了吧?说到这里。他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紫荆城的大事小情历来是京城百姓茶余饭后最佳的谈资,不等张佑回府,他怒踹张鲸,怒杀春芳的事情便如长了翅膀一般,迅速传遍了四九城。等他坐着载有兰琪的马车回家,李烁等人迅速从门房中冲了过来,也就显得不奇怪了。

    埋怨,解释,乱乱哄哄,折腾了半天,张佑总算才把这些担心自己的人安抚了下来,也直到此刻,李烁才想起来兰琪,急忙派人将其送到自己所住的小院,说要亲自照料于她。

    张佑明白母亲的小心思,无非是怕佳琳知道后吃心罢了,另外,自己因为兰琪闯这么大的祸,她的心里免不得有点芥蒂,估计雅不愿让自己和兰琪太过亲密。

    在他心里,已经把兰琪当成了自己的女人。想着母亲和兰琪都是心地善良的,多接触接触也不是坏事,便没有驳李烁的面子,只是忙着吩咐钱倭瓜去抓解毒的药。

    早在兰琪毒性发作的时候,张佑便已经用金针为其催吐,所以存留在她体内的毒素其实并没有多少,之所以昏迷不醒,不过是他捣的鬼而已,他就是要做出无能为力的假象,不然的话,张鲸和春芳又怎么可能放心大胆的蹦出来?

    绿豆清热解毒,海带可以过滤血液中的毒素,加上牛奶以及自己的针灸之术,张佑有十足的把握,不出三天就能将兰琪体内的毒素清除的一干二净。

    李烁的卧室内,张佑用金针刺了一下兰琪的人中,很快,她就苏醒了过来,有些茫然的打量了一下四周,问道:“这是哪里?春芳呢,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要害我?”

    “这是我家,春芳已经被我杀了,当着太后的面,她亲口承认,一切都是她的主意,我气不过,一掌砍断了她的脖子。”

    兰琪惊呼一声,面色大变,良久才回过神来:“你没事吧?太后娘娘有没有怪罪你?”

    “怎么没有,太后娘娘不但免去了子诚专职御医的职位,还让万岁爷把他锦衣卫千户的身份盐免掉呢?”

    李烁插话道,语气不免有些抱怨。

    兰琪这才发现身旁还有一名美艳的中年妇女,正是曾经在慈宁宫见过的李烁。

    她吓了一跳,挣扎着就要坐起来见礼,张佑忙扶了她一把:“你别拘束,我娘是个特别好接触的人,是吧娘?”

    说到这里,他冲李烁眨了眨眼,紧接着指了指旁边桌子:“娘,帮帮忙,帮孩儿把那牛奶和绿豆汤端过来。”

    “怎么能麻烦夫人呢,我自己来,”兰琪感觉十分尴尬,偏偏浑身无力,头晕脑胀,下意识的回望张佑,张佑却并不扶她下床,反而拽过一只大迎枕放在她的身后,说道:“你体内的毒素尚未清除干净,就不要拘礼了。我娘早就说了,要亲自照顾你呢。”

    这孩子。李烁幽怨的瞥了张佑一眼,无奈的将牛奶和漂着一层海带沫的绿豆汤端了过来,心里暗想,以前没留神,这丫头除了岁数大些,长得可真俊,可惜曾经是张鲸的夫人,不然的话,倒也配得上我家子诚。

    说是说,张佑并未让李烁伺候兰琪,接过碗来,亲自喂兰琪,嘴上不停,说道:“你身子不好就别推辞了,等你好了,想让我喂,我还不喂你呢……这是绿豆汤,上边的,是剁碎的海带末儿,还有那牛奶,都是解毒之物……你不知道,你昏迷的时候张鲸也去了,张口就说是我给你下的毒,又是哭又是闹的,太后娘娘险些就信了他的话……”

    眼见张佑神色温柔絮絮叨叨的和兰琪说话,李烁叹了口气,悄悄退了出去。

    兰琪一直偷眼打量着李烁,见她出门,顿时觉得自在了许多,问道:“现在呢,张鲸怎么样了?”

    “被关进内东厂了,冯公公亲自过来问了不留行客的口供,这一次,老东西就算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兰琪沉默了下来,默默的喝着绿豆汤,良久,忽然叹了口气,说道:“我和他毕竟夫妻一场,能不能看我的面子,放他一马?”说着俏脸忽然飞上一抹红云,语气吞吐了起来:“你不是,一直……若是放他一马,我就……我就……”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