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零三章 反转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芳早已回过了神,闻听李太后吩咐,登时狂喜起来,连额头上传来的伤痛,仿佛都减轻了许多。

    张鲸更是难掩内心的狂喜,急声催促那些手下:“没用的东西,没听到娘娘的话么?”

    李文进没想到李太后竟然下达了杖毙张佑的命令,脸色瞬变,怒喝道:“我看谁敢动子诚?”他太过急切,自称都变了,说着怒视张鲸,冷笑道:“这些年看在你伺候娘娘和陛下还算尽心的份上,咱家一直懒得搭理你,好嘛,你雇佣杀手刺杀我儿不成,如今居然想出了如此歹毒的计策嫁祸子诚,老虎不发威,真拿咱家当病猫是吧?”

    “什么雇佣杀手?李公公可不要血口喷人!”张鲸皱了皱眉说道。

    李太后愣住了,她可以怀疑张佑,对于李文进这个亲大哥,却无比的信任。

    怎么回事?莫非子诚最近遭到的暗杀和张鲸有关不成?狐疑地望向李文进,并未催促那些左右为难的张鲸手下。

    张佑一直冷眼旁观,闻听张鲸失口否认,不禁笑吟吟地望着他说道:“老东西,你万万也想不到那不留行客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吧?他已经亲口承认,就是你雇佣他来暗杀我的……”

    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这小子不会是诈咱家吧?

    张鲸眼珠乱转,有些不安起来,强笑道:“什么不留行客,小张大人的话,怎么咱家一点都听不懂呢?”

    “你尽管狡辩,等见到不留行客,老子看你还有什么话说。”说完这句,张佑有些不情愿的跪到李太后面前:“娘娘恕罪,适才微臣太过冲动,确有不敬之处……不过,微臣也是太气愤了,昨天捉住不留行客,审问过后我才知道,原来幕后主使居然是张鲸,他恨琪姐姐对我动心,不但派人杀我,还多次虐待琪姐姐……”

    说着,他转过身,迅速给昏迷不醒的兰琪翻了个身,捉住她臀部上方的袄裙用力撕开,布满鞭痕的腰肢顿时暴露在众人眼前。

    雪白与红紫相间,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突,“嘶——”倒吸冷气的声音连成一片,不少宫女掩嘴惊呼,李太后更是勃然变色,柳眉倒竖,杀气腾腾的望向张鲸,寒声问道:“这些伤痕,果真是你所为么?”

    “这……”张鲸的脸色阵红阵白,变换不定,迟疑片刻才道:“确是老奴所为,不过,这都是琪儿自己要求的,她喜欢……”

    “放你娘的狗臭屁,”听张鲸居然把兰琪说成了受虐狂,张佑顿时气炸了肺,一时间新仇旧恨一同涌上心头,怒骂一声,忽然一跃而起,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向张鲸的胸口,张鲸一时不查,被踹个正着,顿时翻倒在地,张佑却仍不解气,一边没头没脸的狠踹一边怒道:

    “亏得琪姐姐还口口声声念你的好,一直拒绝老子,她就是狗咬吕洞宾,分不出好赖人,你这种恶毒的小人,根本就不配得到她的爱,你不是说老子胆大包天吗,老子现在就踩死你这个老王八蛋替琪姐姐报……”

    “不要,大人手下留情,一切都是奴婢的主意,和张公公无关!”眼见张鲸被暴怒的张佑踹的奄奄一息,春芳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抱住张佑的腰哀求起来。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我猜的不错,太后娘娘的腹痛也跟你有关吧?你这种小人,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真想不明白,琪姐姐怎么会把你看作她的心腹?”

    张佑豁然转身,越说越气,不禁气沉丹田,并指如刀,狠狠地砍在春芳的脖颈上。

    这一下他携怒而为,用尽了浑身所有的力气,但听“咔嚓”一声脆响,便见春芳脖子一歪,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说来话长,这一切其实不过一瞬之间。直到此刻,众人才反应了过来。夏荷离得最近,伸手探向春芳的鼻子,很快,她便尖叫了一声,两眼一翻,吓昏了过去。

    “张大人杀人啦!”

    “真死啦?”

    “啊——”

    议论声,尖叫声,胆子小的宫女儿已经别过了脑袋,张佑却像没事人似的,好整以暇的拍了拍手,先冲春芳的尸体吐了一口,又冲地上趴着的兰琪嘻嘻一笑,这才从容的走到李太后面前跪倒:“真解气……让娘娘受惊了,微臣自知罪孽深重,不过,能亲手替琪儿报仇,微臣一点儿都不后悔,要杀要剐,娘娘尽管吩咐便是,我若皱一皱眉头,就不算个爷们儿!”

    有一种领悟叫做醍醐灌顶,暴揍张鲸,怒杀春芳的时候,张佑突然想通了,反正这一世老子也是多赚的,瞻前顾后怕这怕那的,若是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就算日后改变了历史又有什么意义?

    没错儿,老子就是小心眼儿,敢动老子的人,就要做好被老子报复的准备。

    人生匆匆,迟早都是一死,不是伤人你都要杖毙老子么?老子还偏要在你这慈宁宫里当着你的面杀了她,真逼急了,信不信老子连你也杀?

    李太后已经被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变故弄的有点精神恍惚了,想破头,她都想不明白究竟是谁给了张佑这么大的胆。他真的不怕死吗?哀家可是堂堂的太后娘娘啊。

    太后觉得自己应该愤怒,只是不知为何,望着张佑那张从容不迫地笑脸,她却非但毫不生气,反而觉得,这才是男子汉该有的样子。

    你父亲若是有这份担当就好了。

    她暗暗地叹了口气,忍不住试探道:“你真的不怕死吗?”

    “能替琪姐姐报仇,微臣死而无憾。只求娘娘看义父的面子,赏微臣一个恩典,容我先将琪姐姐治好,不然的话,微臣死不瞑目!”

    若不是张佑勾引兰琪,兰琪也不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所以,这一番话,他确实发自肺腑。

    当然了,他也相信,凭借李太后的精明,肯定早已看透了一切,若仍旧还要杀自己,那么对不住了,老子就算死,也得拉你做个垫背!

    “假如哀家不同意呢?”

    张佑洒然一笑:“那也无妨,微臣死后,只求和琪姐姐葬在一处……活着不能护她周全,那便做鬼弥补,她这么善良,肯定有鬼欺负她……”

    李太后沉默了,要有一个男人这般对待哀家该有多好,忽然间,她隐隐有些嫉妒起兰琪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