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又给太后针灸了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琪姐姐,你找我?”张佑根本就没想到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已经蓄势以待,听刘顺报信之后,还以为兰琪又想起了什么,急忙辞别邢尚智,匆匆赶回了慈宁宫。

    “嗯,”兰琪居然就等在宫前丹墀上,见到张佑之后,大喜着迎了上来,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子诚,你可算是来了,午休之后,太后娘娘突然开始腹痛,你赶紧进去瞧瞧去吧!”

    “腹痛?”张佑略怔了一下,边快步进殿边道:“吃凉的了么?还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没有啊,自从你说过越是天热越不要贪凉之后,娘娘一直注意着呢,至于不干净的东西就更不可能了,要知道,这可是慈宁宫。”

    “那可就怪了,娘娘的身子骨儿一直不错,按说不该出现这种情况嘛。”张佑皱起眉头,自言自语的当儿已经进了暖阁,见太后娘娘趴在凤塌上边,夏荷跟春芳等宫女们围了一圈,一个个扎煞着手的干看着,忙加快了速度。

    “太好了,张大人来了!”

    “张大人终于来了。”

    “子诚,你可算是来了,快疼死哀家了。”见张佑进门,不光宫女们面有喜色,便是满头大汗的李太后都别过了脑袋,一脸惊喜的望向了他。

    “娘娘别担心,趴着别动,容微臣给您把把脉。”张佑坐到夏荷搬来的棉墩子上,一边探手搭到李太后的脉门上,一边又道:“娘娘,恕微臣冒犯,您把嘴张开,让我看看舌苔……嗯,好了,吃什么东西了么?”

    “天气太热,这两天娘娘食欲不太好,午膳的时候,特意点了小葱拌豆腐和蒜泥茄子,用了多半碗小米饭……哦,对了,还喝了几口鲫鱼汤,至于其它的,好像就没什么了吧。”春芳抢着说道。

    李太后点点头:“没错,好像就吃了这些东西。”

    张佑皱起了眉头,埋怨道:“小葱拌豆腐也就罢了,鲫鱼怎么能和茄子一起吃呢?会造成腹胀的啊。”

    “啊?还有这样的说法啊?”李太后惊讶不已,旁边春芳则迅速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娘娘恕罪,奴婢该死,都怪奴婢多嘴……”

    “起来吧,本来哀家就爱喝鲫鱼汤,不过倒是记不得有没有跟茄子一起同食过了,此事怨不得你。”李太后小腹绞痛,一阵儿紧似一阵儿,疼的她俏脸煞白,鼻尖额头,全是细密的汗珠。

    张佑心底迅速闪过一抹怀疑,却见春芳脸色雪白如纸,一副又悔又怕的模样不似作伪,顿时释然下来,这可是堂堂的慈圣太后,借她天大的胆子,怕也不敢对其不利。

    “既然找到了病因,快点想想办法吧,瞧把娘娘疼的……”兰琪的话将张佑的思绪拉了回来,额首道:“观娘娘脉相,应该所进不多,速取甘草煎水服之……还有,你们这么多人围着也不是个事儿,都下去吧,你留下就行。”

    兰琪急忙点头,吩咐人速去取甘草后,将闲杂人等全都撵了出去。

    待暖阁内只剩张佑和李太后兰琪后,他对兰琪说道:“刚才没敢多说,姐姐,你快把金针找来,待我先给娘娘扎几针解痛。”

    兰琪见李太后没有反对,忙去取来金针,又找烈酒消毒,这才递给张佑——帮李太后治疗狐臭时,这种事她没少做,动作有条不紊,倒是驾轻就熟。

    “娘娘,麻烦您翻个身,把裙子撩起来,微臣要针您上腹的中脘穴和下腹的关元穴……”

    虽然早已习惯了和张佑如此亲密的接触,李太后的脸还是瞬间红成了熟透的苹果,她本想拒绝的,架不住肚子疼的受不了,犹豫半天,到底还是强装镇定的照着张佑的话做了。

    好白的肚皮!

    终于再次见到了梦寐以求的“美景”,张佑心跳加速,好像稍不留神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

    只是不知为什么,美景当前,他的脑海里居然突然蹦出了兰琪布满鞭痕的娇躯,于是,旖念顿消,强行止住想要望向太后娘娘亵裤的视线,屏息凝神,专注地将手中的金针刺向了太后娘娘的中脘穴以及关元穴。

    稍后,他又捻起一根消好毒的金针,刺进太后娘娘小腿外侧的足三里,手指不停,轻轻的捻动针尾。

    雪白的大腿,让他再次心猿意马起来,没有办法,他只能用力的深呼吸,同时强迫自己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张鲸,再比如鼓风机的事情。对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今天亚尔弗列德可就要离开了,一早就被钱倭瓜叫醒,忙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小子走了没有……

    假如,女人长得太漂亮是一种罪过的话,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美女半裸的娇躯而不敢胡思乱想,就是一种巨大的折磨了。

    针灸完毕,李太后整理好衣服的时候,张佑早已出了一身汗,正好夏荷端着煎好的甘草汤进来,忙推说针灸时真气受损,让夏荷伺候李太后服药,自己则出了暖阁。

    为了解释自己针灸有奇效的原因,张佑早就把自己怀有先天道家真气的事情告诉了李太后。

    李太后的腹痛减轻了很多,见张佑累得不轻,急忙吩咐兰琪去看看。

    “子诚,你没事儿吧?”兰琪小跑着追上张佑,犹豫一下,又道:“要不,去我房里歇会儿吧。”

    这话正中张佑下怀,自然没有推辞的道理。

    “春芳快去给张大人泡茶。”见春芳也跟着过来,兰琪没有多想,吩咐道。

    春芳点头答应,快步出门,很快就拎着一壶开水走了进来,倒好像是早有准备似的。

    紧接着她又迅速去取茶盏,趁背着身子张佑和兰琪看不到的当口,迅速将早就藏在袖子中的一小包细粉末倒进了其中的一个茶杯里,捏撮儿茶叶,轻轻的盖在了上边。

    做完这些,她的心跳已经如擂鼓一般,强装镇定,倒好茶水,将那杯加料的递给了兰琪。

    兰琪还真有点口渴了,就唇轻啜,春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直到她放下茶杯,面色都无任何异常,这才暗吁了一口长气,公公说此物无色无味,入水即溶,果然没有骗我。

    然后,她想起张鲸定好的计策,状似无意的说道:“瞧娘娘这样子,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大人且在姑姑这里多休息片刻,奴婢瞧瞧去,若有变化,再来唤您不迟!”

    这话入情入理,张佑正好也想多和兰琪待会儿,自然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了下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