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六章 应对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怎么知道雇佣你的人是刘钰?你不是杀手吗?如此隐秘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暴露身份?”

    得来的太轻松,张佑不禁产生了怀疑,另外,他根本就没和张鲸撕破脸,对方应该不会下此毒手才对。

    既然决定要说,不留行客自然没了隐瞒的理由:“我们打过几次交道,合作十分愉快……听刘公公说,你冒犯了张公公的太太,张公公气坏了,偏偏又惹不起你,于是……”

    张佑脸色阴沉,转身就往外走,不留行客听到动静顿时急了,扯着嗓子大叫:“别走啊,老子已经都说了,赶紧给老子一个痛快啊……”

    “看好他,十二时辰轮班,不许出任何问题!”

    张佑停了一下,沉着脸吩咐一句,一瘸一拐的出了柴房。

    他终于可以肯定幕后主使必定是张鲸无疑了,怪不得兰琪最近一直饱受摧残,只是他有点想不通,说到冒犯,一共就亲过兰琪两次,不可能是因为第二次,那是在慈宁宫兰琪的住处,而且,在那之前,不留行客已经出过一次手了。

    第一次是在张府后门,时间是半夜,当时好像春芳和夏荷都在……

    等等!

    他突然回忆起昨日在东华门外与兰琪偶遇分开时春芳那别有深意的表情,当时他就有种错觉,感觉春芳好像有点幸灾乐祸。

    对了,他突然一拍额头:想起来了,头一次亲兰琪的时候,好像就春芳在场……这丫头不是琪儿的心腹吗,而且,当时琪儿不是让她先进了张府么?

    “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儿啊?少爷……您可别冲动啊……”

    眼见张佑直奔马厩牵出了他的坐骑,钱倭瓜脸色大变,喊了几声没喊住,登时一拍大腿,对唐二壮和毕宏全说道:“坏了,少爷莫不是去找张鲸的麻烦吧?你俩赶紧带人跟着,我让曹爱金去宫里通知李公公!”

    唐二壮跟毕宏全不敢怠慢,匆忙叫上几个弟兄,纵马泼风般冲出府去追张佑,钱倭瓜则小跑着去找曹爱金——这工夫李文进十有八九在慈宁宫,除了曹爱金,别人可进不了东华门。

    众人训练有素,没敢惊动李烁,是以前边虽乱,后堂的李烁却并不知情。

    钱倭瓜和曹爱金速度也不慢,很快也联袂出府,等到了内城,老远就见唐二壮等人聚在往李府方向拐的路口,并无张佑的踪影,急忙冲过去打听情况。

    “大人没去张府,而是进了宫,老钱,现在怎么办?”唐二壮问道。

    “没去张府就好,司礼监有冯公公在,就算少爷真去找张鲸,有他压着,少爷应该也不会乱来……曹公公,你赶紧进宫去打听打听,”钱倭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咬牙说道:“虽然你师傅是张公公的人,咱们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所以……”

    “再有下回,别怪咱家手下无情!”曹爱金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字,冷冷的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老钱,你没事吧?”毕宏全匆忙将钱倭瓜扶了起来,钱倭瓜苦笑道:“看来是我多心了……特么,这小子速度好快,老子都没反应过来……”

    “快看,那个穿蟒袍的不会是张鲸吧?”唐二壮突然说道,众人循声望去,果见一名红袍老者坐着肩舆被一帮人簇拥着迤逦而来。

    所谓肩舆,类似于太师椅两侧各绑了一根长木棍,正好可以抬到肩膀上的样子,和紫荆城骑马差不多,都是了不得的待遇,非御赐而不可得。

    众汉子都是来自军中的丘八,自然不认识来者是谁,钱倭瓜却在李文进府里住过一段时间,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正是李府隔壁的主人张鲸。

    “你们是什么人?”新任兵仗局掌印刘钰老远儿就沉着脸问道,这些人杀气腾腾,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随着他的声音,张鲸轻咳一声,随手用拇指上的翠绿扳指轻轻敲了敲扶手,很快抬着他的人便住了脚步,蹲下身子,小心的将肩舆放到了地上。

    “锦衣卫百户钱永和参见张公公。”钱倭瓜匆忙跪倒行礼,其余人见状,忙也跪了下去。

    “原来是子诚的护卫啊,你们这是…?”张鲸笑眯眯的问道,显得十分和蔼。

    “回公公,这不是最近有人在刺杀大人嘛……”钱倭瓜无法确定不留行客被抓的事情张鲸知不知道,故意试探道。

    “呵呵,子诚也是,锋芒太露了……小心无大错,你们在这儿等着你家大人吧,咱家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张鲸不可能让不留行客住进自己的府邸,也断无和一个杀手经常见面的道理,是以还真不清楚他已落到了张佑的手上,弄清楚钱倭瓜他们的身份之后,自然不会久留,很快远去。

    望着他们的背影,钱倭瓜擦了擦汗,压低声音说道:“好险,看来他还不知道不留行客落在咱们手里的消息……”

    “但愿大人别真的冲动的跑去找他麻烦,虽然咱们手里有不留行客,不过只要老家伙一口咬定不认识,万岁爷也未必就信了咱们大人的。”

    “谁说不是呢,大人办事素来稳重,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吧?”唐二壮附和了毕宏全一句。

    稳重吗?杀游七的宠妾,打断孙峥的双腿,这也算稳重?钱倭瓜苦笑一声:“但愿吧!”

    依着愤怒,张佑还真想直接就去找张鲸算账,不过没等进内城他就冷静了下来,准备先去找春芳问清楚之后再做打算。

    他没直接去找春芳,而是先去给王蓉诊了诊脉,又陪着她说了会子闲话,这才往慈宁宫而去。本来他是想托王蓉照顾照顾李霞的,犹豫半天,到底还是没敢开口——后宫争宠无所不用其极,现在王蓉念着自己的情,谁敢保证以后?

    “琪姐姐呢?”慈宁宫暖阁内,给李太后见礼过后,张佑见旁边只有夏荷一人伺候,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至于李文进,好像也不在宫里。

    “身子不舒服了,月信来了足有半个月,淋漓不止,身体再好的人也架不住……你来的正好,赶紧去给她看看,哀家说过她好几次让她去找你,她面嫩,就是不听。”

    李太后是真稀罕兰琪,絮絮叨叨的说着,仿佛慈母再向外人抱怨自己不听话的闺女似的。

    张佑一阵冲动,真想告诉李太后,哪里是什么月信淋漓,根本就是张鲸摧残的。不过他忍住了,答应一声,决定还是先去问问春杏再做打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