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八章 连吓带忽悠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于张佑这个敢于这么不客气跟郑承宪说话的人,众人十分好奇,纷纷向他望去。

    “谁啊这是,胆子怎么这么大?”

    “长的倒是挺俊。”

    “他是跟梁大人和戚大帅一起出来的吧?年纪轻轻,不会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哥儿吧?”

    议论四起,有识得张佑的,登时来了精神:“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吧?他就是格物所的总管张佑,黄兄,昨晚去窑子,你不是还夸小桃红唱的那首《沧海一声笑》好听么,听说词曲都是这位张大人作的呢。”

    “张大人可不光会填词谱曲,听说医术高明着呢,慈圣老娘娘病重,御医们全都束手无策,还是他药到病除,如今,他可不光是格物所的总管,还是李老娘娘的专职御医……别人怕这个郑承宪,他可不怕。”

    “原来是他啊,这就怪不得了,万岁爷和太后老娘娘的红人儿嘛,是御马监掌印的干儿子,还是张相的私生子儿……”

    “老兄慎言,这话可不好瞎说,小心祸从口出!”

    …………

    议论声不少落进了戚继光的耳朵里,不禁苦笑暗想,万岁爷的红人又如何,架不住郑承宪的闺女给陛下吹枕头风吧?

    他有些担心的向郑承宪望去,还真怕郑承宪被张佑惹恼,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折腾到朱翊钧面前,那可真够丢人的。

    郑承宪的表情很奇怪,大张着嘴*巴,不是恼羞成怒,而是喜出望外中透着浓浓的不可思议。

    这是怎么回事?

    戚继光愣住了。

    然而,更加让他吃惊还在后头。

    只见刚刚还梗着脖子,一副谁的面子也不甩的郑承宪,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脸上忽的堆满了笑容,紧跑几步冲上了台阶,到了张佑面前,二话没说,倒头就拜,那样子,见了他亲爹怕都没这么恭敬。

    梁梦龙怔住了,兵士们怔住了,吃瓜群众也都怔住了。

    望着眼前跪倒的郑承宪,李妍看傻了眼,狐疑的望向张佑,暗暗琢磨:怎么这人对子诚这么恭敬,上来就磕头?他不是那个郑淑嫔的父亲么?没道理啊。

    张佑可没空搭理别人的想法,眼见郑承宪跪倒要给自己磕头,急忙一把将其扯了起来,拽着他就往门内走,边走边小声道:“梦儿今非昔比,救你命的事情最好谁都别提。另外,既然你还记着我曾救过你的命,说明还是个有良心的,后宫勾心斗角,梦儿能有今天的地位不容易,你这个当爹的,就算帮不上他的忙,也不能给她拖后腿……没钱花找我,再让我看到你仗势讹人,别怪我不给梦儿面子……你信不信,今天这事儿要是传到她耳朵里,她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连哄待吓唬的,倒让张佑把郑承宪唬的一愣一愣的,倒不是他多么知恩图报,实在是就算没有当初的救命之恩,光只是张佑如今的身份地位,也不是他所能撼动的,两下里一加,由不得他不把张佑的话往心里搁。

    “那个,张大人,不就是要了一百两银子么?那小子人高马大的,真把我踩疼了……”话虽听了进去,毕竟他还是有点不服气,忍不住反驳。

    张佑变着脸打断他:“疼疼呗,流出肠子来了?梦儿怎么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父亲?郑承宪,我告诉你,本朝最忌讳的就是外戚乱政,你别以为梦儿如今得*宠*就有恃无恐。那可是戚继光的亲兵,戚继光是谁不用我给你解释了吧?一镇总兵,功高盖世,陛下信重,元辅信重,就是我义父见了,也得给他三分面子,你倒好,不依不饶,胡搅蛮缠,也不动动脑子,真闹到陛下面前,莫非陛下还因为你得罪他不成?”

    “呃,这个……”郑承宪这回是真被吓着了,说话有些结巴起来:“张大人,你跟戚大帅相熟吧?让你这么一说,今天这事果真还是我的不是,看梦儿的面子……对了,李伟父子不也仗势欺人么,不也好好的当他的武清伯么?”

    “靠,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你不知道吧,前些日子我义父曾经向陛下提议,升李伟为武清侯,结果陛下倒没意见,却被太后娘娘否了,为什么?还不就因为父子俩名声不佳,前两年刚曝出过军资舞弊案,现在就想封侯,娘娘面子上挂不住。所以说,你要想让梦儿日子好过,就老老实实的,现在是锦衣卫千户了吧?听说陛下还赏了你宅子赏了你土地,听我一句,如今你也算吃穿不愁的了,钱财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别太看重,多接济接济穷人,混个好名声,陛下听说之后能不开心?陛下开心了,梦儿的地位岂不更加牢固?梦儿好了,你还发愁没钱花?”

    一口气说到这里,张佑喘了口气,最后道:“总之一句话,你我的地位都是陛下赏的,干什么事情,都得先考虑陛下的想法,唯有如此,富贵才能长久,如若不然,哪天真惹恼了陛下,不但你的小命儿,就连梦儿也得受你牵连,你别忘了,后宫佳丽成千上万,谁也没规定陛下只能宠幸梦儿一人。”

    最后这句话彻底点醒了郑承宪,双膝一软,再次跪到了地上,这一回,可就完全是被张佑折服,而没一丝作秀的成分了:“多谢大人提醒,你若不说,小人险些铸成大错……”

    张佑暗擦一把冷汗,暗想,幸好自己没料错,这种人就是不能给他面子,你越怂,他越蹬鼻子上脸,非得狠狠给他两巴掌,他才拿你当回事儿。

    大棒子打过了,该是给甜枣儿的时候,他急忙将郑承宪从地上拉起来:“郑大人这么说岂不是笑话我么?你可是堂堂的五品千户,我不过是个七品罢了……快起快起,你我素识,以后谁也别客气。刚才说的那些,都是肺腑之言,得罪之处,你别往心里去。”

    “张大人……”

    “别叫张大人,叫我子诚。我也不跟你客气,叫你老郑。”

    “好好好,子诚,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戚帅和梁大人那里……”

    “没说的,包在我身上了,那俩也是爽快人,等会儿我摆一桌酒席,你敬他们几杯酒,这事就算过去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