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五章 兴师问罪(三更)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四轮车已经做好了三辆,上边的长杆是由三根丈四的圆木拼接而成,可拆卸,并非一直而上,而是在连接处稍做倾斜处理,中间以木条斜拉,形成稳固的三*角形。最下方与四轮车接触的地方,更以圆木斜斜支撑,十分的牢固。

    “先生这么聪明,不妨猜上一猜!”张佑笑道。

    郭造卿上前围着一辆四轮车转了两圈,紧皱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冲张佑竖了竖大拇指:“真有你的,居然想出了这样的主意,早知如此,还费这劲干啥,直接从戚帅要几辆攻城用的云梯不就得了。”

    张佑一愣,对啊,老子怎么没想起来呢?他尴尬的笑了笑,强撑着说道:“云梯不是军械嘛,学生这是不想给戚帅找麻烦。”

    死鸭子嘴硬,郭造卿暗笑,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而说道:“缝制好的灯囊好几百斤重,想要牢靠,最好再做两辆这样的车,五杆合力,估计就万无一失了。”

    张佑说道:“还是先生虑事周全,只是如此一来,怕是还得再多等两天了。”

    李全福忍不住插话道:“现在咱们有了经验,两辆车顶多两天就能做好,只是,做这么多奇形怪状的四轮车,到底用它们干什么啊?”

    旁边姓陈的木匠也道:“老李哥说的没错儿,咱们哥几个哪个做木匠也有数十年了,不敢说见多识广,做过的东西却也不少,只是参谋了好长时间,也搞不清楚小神医做这些东西有啥用。”

    话到这里,包括李氏在内,院子里的人全部看向了张佑。

    郭造卿笑而不语,张佑呵呵一笑道:“不是早说了嘛,等做好你们就知道了,反正也憋了这么多天,不怕再多等两天了,对吧?”

    “子诚你这是存心想把大家憋死啊。”笑吟吟的女声传来,张佑回头一看,居然是张夫人领着张佳琳进了后院儿,急忙上前见礼。

    母女俩和郭造卿的反应差不多,和众人招呼过后,先围着张佑的轮椅转了一圈,表示了一番新奇之后,张夫人这才说道:“前些日子佳琳说你和郭先生在做可以将人带上天的大孔明灯,左右也是无事,正好过来瞧个稀罕……大孔明灯呢?这几辆四轮车应该是用来挂灯囊的吧?”

    “什么?可以把人带上天的孔明灯?怎么可能?小老儿不会是在做梦吧?”吴木匠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笑话,双目圆睁,嘴角上翘,惊讶中透着几分不屑。

    其余人的表情也大同小异,只是碍于张夫人和郭造卿的身份,没敢出言附和罢了。

    张夫人笑道:“看来不是就我一个人不相信啊,凡人怎么可能飞上天嘛。”说着话,她忍不住偷瞥了郭造卿一眼,心说郭先生大才,怎么也跟子诚一起胡闹?莫非也相信人能上天不成?

    郭造卿好像猜到了张夫人的心思一般,爽朗一笑,说道:“夫人和大伙不信也很正常,其实能不能成,我和子诚也没把握,不过我很喜欢子诚那句话,‘放弃之前,总要竭尽全力才好’,想法既然冒出来了,总要实验一番才甘心啊。”

    见众人仍旧有些不以为然,张佑说道:“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从前啊,马棚里住着两匹马,一匹老马,一匹小马。有一天,老马对小马说……”

    故事讲完,郭造卿首先鼓掌喝彩赞道:“好一个小马过河,故事虽然简单,却很有警世意义嘛:首先,做一个真人,其次,做一个拥有独立思想的人,最后,做一个设身处地的人……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故事,不会是你自己编的吧?”

    张夫人妙目中也泛起了异彩,根深蒂固的观念当然不可能被这个故事说服,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名少年,确实是自己从未遇到过的多才之人。她看了看自己的女儿,俏脸红扑扑的,脉脉含情的望着张佑,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自己在观察她。张佳琳的心思自然瞒不过她,只是……她又看了看坐在轮椅上含笑望着大伙的张佑,忍不住惋惜,多好的年轻人啊,怎么就是个瘸子呢?

    郭造卿这样的天才毕竟还是少数,观念的冲突,绝非三言两语就能消除,张佑对此心知肚明,之所以将小马过河的故事讲给大家听,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

    不就是飞行嘛,待我飞上天空,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如此想着,张佑突然又想,热气球既然准备的差不多了,滑翔翼降落伞也该着手制作了,YY着自己从热气球上一跃而下,缓缓落在众人当中的情景,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好像都沸腾了起来。

    看热气球其实是捎带着的,张夫人此来,主要还是因为春杏和张佳琳都想过来帮忙这事儿。说来也巧,春杏回去跟张佳琳商量时,恰好被她听到,春杏是下人还无妨,张佳琳可是堂堂张府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这些天总是过来已是不该,若再抛头露面,简直就是成何体统嘛。

    没错儿,她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此刻张佑和张夫人母女已经出了后院儿,郭造卿留在后院儿指点李全福他们对四轮车做改进,李氏识趣,也没跟来。

    “子诚,你这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啊,打春杏的主意也就罢了,居然连你妹妹的主意都打……”

    “娘,不是说好不怪世兄的嘛,你怎么……人家杨大家还曾入宫当御医呢,女儿怎么就不能过来和世兄学医?”反正也没外人,张佳琳不禁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杨大家是杨大家,你是你,别忘了,你还没嫁人呢,女孩子抛头露面的,你让为娘和你父亲的脸往哪儿搁?”张夫人板起了脸。

    “母亲没嫁给父亲时,不也帮外公家处理生意么,怎么轮到女儿这儿就不行了?”张佳琳据理力争道。

    “我……你以为为娘愿意?不逼到份儿上,好人家的女子,你看哪个抛头露面?”张夫人深吸一口气说道,说着望向张佑,怒道:“子诚,你也看到了,难道就没什么话说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