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经世之才(二更)

作者:零玖叁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除了轱辘是木头做的,没有轮胎以外,手扶扶手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儿后,总体来说,张佑还是十分满意的。

    “怎么样?”李氏早从屋里走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张佑问道,李全福搓着布满老茧的手,也直勾勾的望着他,那样子,活像个做了好事等待人夸奖的小孩儿。

    张佑下车说道:“很好,外公的手艺绝对没的说,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就只一样……”

    “哪样?”

    “有点颠簸,若是能按上几个弹簧就好了。”

    “弹簧是什么东西?”李全福疑惑的问道。

    张佑曾在张佑府上见到过一把弓,不但弓弦是铁丝所搅成,便弓身上也衬有钢片,还以为弹簧已经出现了,是以顺嘴就说了出来,如今听李全福一问,顿时醒悟,自己这是想当然了。

    弹簧可是好东西,按照如今的冶金工艺,制作起来应该不困难吧?

    他有点兴奋,解释一番后,顺口胡诌道:“我也忘记从哪本书上看到的,外公你看别小看这玩意儿,神着呢,据书上说,马车上一旦装上它,跑再快都不颠。”

    “这么厉害啊?少爷等着,我这就去找镇上的吴铁匠给您做那弹,弹什么来着?”

    “弹簧,记着告诉他,做四个,铁锨柄粗细,半尺来长,用钢做,得有弹*性,最好做成一般大小的,钱不是问题。”

    “好勒,我记下了。”钱倭瓜答应一声,一阵风般出了后院儿。张佑就喜欢他这一点,有眼力价儿,办事风风火火,利索。

    生意好,张佑并未久待,将如何安装弹簧大致告诉李全福之后,干脆坐上了轮椅,李氏见他自己前进费劲,忙到后边推他,两人边走边聊,刚到前院儿,便听马蹄声响,郭造卿牵着马进了大门。

    “这轮椅别致,不用人推也能走,是你小子的主意吧?不错不错。”将马缰绳递给李氏,道谢之后,郭造卿围着张佑转了一圈儿,夸赞道。

    张佑笑道:“还是我外公的手艺好,我也就出出主意吧。”

    “说不说的吧,‘文官动动嘴,武官跑断腿’,我看出来了,你小子天生就是当统帅的料……忙了半个多月,按你说的,灯囊总算缝制好了,你不是有办法让它鼓起来吗,现在可以给为师交底儿了吧?”

    “这就好了?太快了吧?漏风不?”

    “不敢说绝对不漏风,基本上不漏吧。”

    “基本不漏就足够了,先生且随弟子来,我让我外公打造了几件东西,您这么聪明,一看就明白学生的想法了。”张佑掉头又往后院儿走,李氏去东跨院儿拴马,郭造卿想都没想,趋前几步,握住了轮椅的扶手。

    “先生推车学生坐,生受先生了。”郭造卿性格豪爽,张佑早就摸清了他的脾气,开玩笑道。

    郭造卿呸的一声说道:“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说是拜我为师,先出馊主意忽悠着为师制造大孔明灯,转眼又开了医馆,早知今日,当日就不收你这个徒弟了。”

    张佑嘿嘿一笑,没吱声。

    郭造卿收起笑脸,正色说道:“你医术高明,开医馆为师不反对,不过你有经世之才,若只做个郎中,未免有点可惜,还该走科举这路才是正途……”

    “先生言重了吧?学生哪有什么经世之才啊。”

    郭造卿放缓脚步,说道:“你用不着谦虚,就冲你做大孔明灯的这个设想,要是真成功的话,你知道有多么深远的影响么?还有你说的那个热气顶开茶吊子盖儿的现象,为师这两天做了一个实验,找人将盖儿封死,只余壶口,用软木塞塞紧,放到火上烧,你猜怎么着?茶吊子居然炸开了,开水四溅,这他娘的多大的力道啊!还有上次你关于考成法所作的那个‘温水煮蛙’的建议,为师前次去蓟州买桐油,正好碰到梁军门,顺嘴跟他提了提,他也大吃了一惊呢!”

    考成法是张居正改革最重要的一项,简单说来便是分工定量,以任务完成的情况评定官员的政绩,根本目的是为了提拔有才之人,提高政府的工作效率,精简愈发臃肿的机构。目的是好的,铁腕之下,效果也很明显,不过毕竟太过激烈了些,恶果也结了不少。张居正死后,申时行成为首辅后,全面停止考成法,是作为的一项善政而载入史册的。

    至于郭造卿所说的温水煮蛙理论,是师徒二人有次闲聊,无意中谈到考成法时,张佑说出来的,意思就是,改革的方法多种多样,最有效也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以利诱之,悄悄施行,便如温水煮蛙一般,待到众人反应过来时,已经习惯,想改也改不回去了。

    考成法对于清除官场积弊绝对有效,但是太过激烈,触动了许多人的利益,之所以没有人反对,不过是因为张居正深得皇上信任,独掌柄国大权而已,一旦失势,必遭反噬,这是历史所载的事情,无须怀疑。张佑有感而发,才顺口评论了一番。当时也没见郭造卿有何异状,不想他居然还就此和梁梦龙探讨过,并因此而认为张佑有经世之才,让他不禁有些惭愧。

    “那都是学生胡说的……算了,就算学生真有经世之才吧,不过就冲学生这脚,想要科举出仕,怕也千难万难吧?”张佑想要对大明有所贡献,自然愿意做官,却不代表他对八股文有兴趣,为防郭造卿逼着他钻研那些枯燥无味的八股策论,只好拿自己的脚当挡箭牌。

    这个问题确实不容忽视,郭造卿轻叹了口气,不过转眼又振奋了起来,说道:“你放心,戚帅素与元辅大人交好,元辅惜才如命,无论如何,为师也得说服戚帅帮你说话。”

    “就怕元辅大人……算了,反正学生现在连秀才都不是,想这些还有些远,走一步算一步吧。”张佑差点就说出张居正明年就要离世,幸好收的快,同时暗想,必须得尽快见到张居正了……热气球若是一次成功就好了,这可是前无古人的创举,到时候老子坐着热气球在天上飞那么一圈儿,然后跳伞下来,肯定得引起轰动,别说戚继光张居正的了,便是宫里头,怕也得知道我张佑的名头。

    郭造卿轻叹一声,推着张佑穿过夹道,眼前霍然开朗,望着上有长长木杆的四轮车惊问:“这是什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