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不可能会自尽

作者:望平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车管家的妻子本来以为她的丈夫和儿子出去一个时辰,差不多就应该回来了,毕竟常玉堂住的地方也不是离他家太远。

    可是左等车管家和车路平也不回来,右等车管家和车路平仍旧是不回家,别说一个时辰了,足足等进了后半夜,他们父子两个也没回来。

    车管家的妻子相当的着急,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看来这事情谈的事不顺利啊,都拿出上百两银子了,这事情还没法搞定吗?

    车管家的妻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也不睡觉,就是在堂屋里面走来走去,嘴里不停嘟嘟囔囔的说着话,总之就是在怀疑是不是出了事,为什么丈夫和儿子到现在还不回来?

    她的儿媳妇也相当着急,只不过还算是能稳得住情绪,便在一旁劝车管家的妻子,让她不要着急,说不定是常玉堂留下他们父子两个喝酒呢,越谈越高兴,结果喝多了,两个人留在常玉堂的家中住宿。

    车管家的妻子想了想,这种可能也是有的,但是以前车管家很少留宿在外面,再说,他们是去谈事的,就算是喝点酒,也只能是点到为止,如果喝多了,万一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岂不是会让事情更加麻烦!

    可是时间实在太晚了,就算是她们两个怀疑,可也没有办法出去找,只能在家里等着,直到天近拂晓的时候,两个女人实在是挺不住了,便各自回房睡觉。

    可是她们两个也睡不实诚,只不过眯了一会儿之后,等到天亮了她们又都起床,儿媳妇去负责做饭,车管家的妻子则一边照顾小孙子,一边不停的向门口张望,希望丈夫和儿子能够快点回来,然而车管家和车路平却仍然没有回来。

    车管家的妻子对儿媳妇说道:“我总是觉得要出事儿,要不然你在家里照看孩子,我去找里长一下,请他帮下忙,去常玉堂家里找找他们父子两个!”

    儿媳妇却说道:“用得着请里长吗?听说常玉堂的家离这不远,要不然我去找找,反正现在天已经亮了,咱们家和常玉堂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吧!”

    车管家的妻子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对,咱家的这个事情最好少让外人知道,那你就去吧,不就是百柳村吗?离这里确实不太远,你速去速回!”

    儿媳妇点头答应,急匆匆的便出了门,赶往百柳村。

    车管家的妻子坐在家里面,她先喂了小孙子吃饭,可是自己却没有胃口,她总是觉得要出事儿,虽然想不出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她就是有这么一种预感,不祥的预感。

    又等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忽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冲车家跑了过来,并且在院外停下,开始咣咣的敲门!

    车管家的妻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也不知怎么了,她的心里面就是出现了两个字“完了”。

    就听外面敲门的那个人喊道:“老嫂子老嫂子,出事了,你快把门打开,车管家老哥和你那儿子全都死了,是在树林子里面上的吊,尸体都已经硬了!”

    车管家的妻子啊的一声尖叫,立刻跑过去把院门打开了,就见外面站着一个同镇的镇民,岁数也不小了,手里还拿着半截柴火,估计是早晨出去拾柴火的时候,看到了车管家和车路平的尸体。

    车管家的妻子叫道:“你有没有看错呀?我家当家的和儿子怎么可能上吊呢,我们家又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

    外面的村民却说道:“是你儿媳妇看到的,然后才叫喊的,她有没有看错,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快点喊人把他们的尸体给抬回家来吧!”

    车管家的妻子赶紧出门来,她也不用挨家挨户去找人,她只是往镇子里面的路口一站,然后大叫道:“救命啊,来人啊,出事儿了,快来人帮忙啊!”

    就这么一通大喊大叫,几乎整个镇子里的人都听到了,纷纷出来看什么情况。

    车管家的妻子这个时候又跑回了屋子,把小孙子给抱住了,她怕家里头没人孩子出事儿。

    众人们一起飞奔跑向那个出事的树林子,其实这个树林子离镇子并不太远,而且也不大,并不是那种密林,而且现在是冬天,树木都没有叶子,所以树林子里面有没有人上吊,还算是比较容易看出来的。

    他们还没有跑到地方,就听见树林子里面有人放声大哭,车管家的妻子一听声音就知道那个大哭的人是她的儿媳妇。

    车管家的妻子心想:“完了完了,这肯定是出事了!”

    她还抱着小孙子,又听到儿媳妇的哭声,一时间精神恍惚,脚一软竟然摔倒在地,她自己和小孙子都摔倒在地上了,小孙子立刻哇哇大哭起来。

    可是车管家的妻子却从地上爬起来,把小孙子往邻居在怀里一推,然后她自己连滚带爬的向树林那边跑去,等进了树林子,果然看到树上挂着两个人,竟然真的是她的丈夫车管家和儿子车路平。

    这个时候来帮忙的邻居也都赶到了,他们看到树上的车管家和车路平也都是大吃一惊,昨天还活生生和别人吵架的人,现在竟然挂在了树上,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邻居们连忙七手八脚的把两个人的尸体从树上取了下来,然后又往镇子里面抬。

    路上一个老邻居说道:“老嫂子,这个事儿有点儿不对呀,会不会是昨天的事情啊?不过你们家老哥和大侄子竟然上吊,这个就实在想不通了。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倒是听说财主逼死过佃户的,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佃户逼死财主的,我看这事你还是报官吧,说不定里面有其他蹊跷的事情呢!”

    车管家的妻子看着自己丈夫和儿子的尸体,她哭着说道:“也许不是佃户逼死了他们,也许是专门打官司的人逼死了他们呢!”

    旁边的邻居们都没有听明白他说的这句话,对于普通百姓来讲,有可能一辈子都打不了一场官司,所以自然就对讼棍这种人不够了解,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干脆就没有听说过常玉堂的名字。

    在邻居们的帮忙下,把车管家和车路平的尸首安放在他家的堂屋里面,又有镇子里面的里长跑去给他们买棺材,不管车管家和车路平是怎么死的,原因是为什么,但是身后的丧事还是要管的。

    现在车管家的家里面只剩下了孤儿寡妇,邻居们自然而然的就帮起忙来。

    这个时候,儿媳妇对车管家的妻子说道:“婆婆,这个事情不对呀,公公和我男人都不是遇事就绝望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上吊自尽呢,我感觉这个事情实在是不对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