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 福哥儿番外(103)

作者:六月浩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祁向笛的辞呈递上去,三天就下来了,然后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平洲。他们走水路,到也不担心天气太冷冻着老夫人。

    在他们走的那日符景烯跟清舒都去送了。无他,祁老夫人八十多岁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到了送别亭,祁老夫人我这清舒的手道:“你年岁也不小了,以后不要那么拼命要保重好身体。”

    这些年她是亲眼看着清舒从一个需要她庇护的小姑娘,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过程之艰辛只她自己知道了。不过她觉得,前半生辛苦后半生该享福了,不然也太累了。

    清舒点头道:“我会的。”

    看着马车渐渐远去,清舒的眼眶湿润了。

    符景烯取了手帕给她说道:“不用担心,老夫人肯定能长命百岁的,等有时间你就回去看她。”

    “除非是出公差,不然哪有时间去。”

    从京城去平洲来回得一个月,她身处这个位置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是不可能回去的。

    虽知道机会渺茫,但清舒还是点头道:“有机会的,到时候咱们回去给外祖父外祖母上柱香。”

    “好。”

    到了三月清舒就开始着手准备窈窈的婚礼了,这个时候方女吏跟全嬷嬷的作用就显露出来了。清舒只要将要求提出来两人就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就连吹毛求疵的阿千都夸赞她们。

    阿千笑着与清舒道:“夫人,这两个人真是找对了。她们才来两个多月大奶奶就变了许多,她院子里的人也都更规矩了。还有花妈妈与两个人也相处融洽。”

    按理来说两人是来抢花妈妈饭碗的,该被敌对才行,但两人就是有本事与她打成一片。

    清舒笑着说道:“当初夺嫡时宫中凶险万分,几经动荡,她们能在里面活到现在都是有真本事的。”

    明哲保身说起来容易,可实际上被比站队更艰难。站队了,投靠了一方还会得到一时的庇护;但中立的人,会被拉拢不成人嫉恨。

    阿千说道:“夫人,皇后娘娘这次选人是真用心了。”

    清舒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说道:“皇后娘娘对我一向都宽厚。”

    不像皇帝,用着他们的时候又万分提防,在府里安插了不少的人。当然,帝王多疑这样做也不算错,只是同样的也不可能得他全心拥戴了。

    阿千看她神色,不由多说了一句:“希望皇后娘娘可以一直这样。”

    “会的。”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福哥儿跟博远过来了。两人是在大门口碰到的,所以就一起来了主院。

    清舒看博远脸色不好,问道:“怎么了这是?”

    因为孩子多了开销大了,博远也努力赚钱了。去年又与乐文合开了一家包子铺,两个包子铺子加个杂货铺,每年收息有差不多两千两银子。正月的时候过来,他还与清舒说孩子多了要买个大些宅子。

    博远没吱声。

    福哥儿有些无奈地说道:“娘,刚才我一直问舅舅,他就是不说。”

    清舒取了个靠枕靠在软塌上,问道:“福哥儿是你嫡亲的外甥,有什么不能听的。”

    福哥儿见他还是不说,遂说道:“娘,那我出去了。”

    清舒没有答应,说道:“不过是你家那点糟心事。说吧,你媳妇这回又做了什么惹你不痛快了。”

    有她与符景烯在,京城之中那些有权势的人家也不会欺负博远,毕竟欺负他只有坏处没任何好处。

    博远脸色难看地说道:“她说自己生不出儿子来要给我纳个妾。我没同意。她前两日背着我自个去集市上买了个女人回来,昨晚还故意灌醉我然后让那个女人服侍我。”

    因为知道博远清醒状态下是不可能睡那个女人的,所以使了这个昏招。博远今早醒来后气得怒骂了凌霜霜一顿,然后摔门而出。

    福哥儿心道莫怪不让我听,原来她舅妈干了这样的事啊!

    清舒摇摇头,凌霜霜为了要儿子都魔怔了:“你与我说这件事做什么?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也不好掺和。”

    博远苦着脸说道:“姐,你帮我劝下她,没有儿子以后就让思思招婿不要再这么折腾了。”

    纳妾?就一个媳妇都搞得他心力憔悴,再来一个不得要他命。可惜他说了许多次凌霜霜都不听,实在没办法只能求助清舒。

    清舒没有答应他的请求,说道:“她已经陷入了执念,除非是生下儿子才行,不然谁劝都没有用。”

    连最后的一点期望都没有了。

    博远难受地说道:“姐,我真不想纳妾。”

    清舒不在意地说道:“不想纳将那女人送走就是了,若是觉得不好就给她寻个人家。”

    博远说道:“她都已经委身给我了,再嫁给别人,别人也不乐意了。”

    清舒看着他,笑了下说道:“你刚不是说自己喝醉了,喝醉了能做什么?若她不是清白之身,只可能进来之前就有问题了。”

    会说这话也是她对博远了解甚深,喝醉以后睡得跟猪似的。

    博远惊讶不已道:“姐,你是说我没碰她?”

    清舒说道:“碰没碰问下家里的婆子活这丫鬟就知道了。你也不要再顺着她了,这次可以将你灌醉让别的女人爬你的床,下次还不知道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博远最听清舒的话,闻言点头道:“姐,我不会再纵着她了。姐,天色不早了我回去了。”

    “留下吃饭吧!”

    “不用,孩子们还在等我呢!”

    等他出去以后,福哥儿摇着头说道:“之前郭光年跟郭老夫人说他不纳妾,结果郭老夫人给他媳妇施压逼得她媳妇将人领回了院子。舅母更不可思议,竟将舅舅灌醉然后想生米弄成熟饭。”

    “两者有本质的区别。郭老夫人习惯管着郭光年,而且不纳妾还犯了她的忌讳;你舅母是怕没有儿子被人说闲话,以后担心以后思思他们没有娘家兄弟倚靠在夫家被欺负了也没人管。”

    郭老夫人是掌控欲强,而凌霜霜则是被所环境所逼,不过不管哪一种都已经成了执念很难改变了。

    ps:第二更送到。

    zn03251zxs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