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千零六十七章 福哥儿番外(99)

作者:六月浩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程虞君所接受的教育都是孝顺父母学好中馈,嫁人后相夫教子,至于说建功立业这些都是男人的事。

    半响后,程虞君赞叹道:“娘,你真厉害,自小就有这样的志向。”

    她的志向就是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

    清舒笑着说道:“不是。我天分并不高,唯有的只是勤勉。当年跟着老师念书,我的目标只是平洲女学,但老师看我如此勤奋说我可以考文华堂。当时对我来说文华堂是很遥远的事,所以我当时定的目标是金陵女学,进了金陵女学后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考进文华堂。”

    想当年她都没想过自己会入仕,只想早些变强不让林承钰掌控她的命运。后来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都跟做梦似的。

    程虞君有些讶异道:“娘,夫君与我说家里他的天资最差。”

    “他天资比我当初好多了,不过勤能补拙。而且老师授学不像其他人那般迂腐,她主要是引导我去学,教得学习方法,这样学习的效率更高。学习其实就是这样的,哪怕天分不高,可只要掌握了方法就很容易了。”

    程虞君对此没有感觉。她在考进文华堂前一年下了苦功夫,考进去以后那些学业对她来说也不难,但她不出挑也不在后面走的中庸之道,

    清舒说道:“考进文华堂后我就想赚钱养活自己,然后开铺子做生意。入了仕,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一部尚书。”

    程虞君赞叹道:“娘的目标远大,不像我的两个弟弟,他们的目标是将来能到三品就满足了。”

    三品也算是大员了,很多官员穷其一生都达不到。

    清舒笑着说道:“其实我当时觉得自己做不到,但就想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这样也有努力的方向。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也是运气好。”

    她能成为户部侍郎都是靠的易安,不然就算能靠着自己的努力上去也至少还得十多年。

    说完这话,清舒问了程虞君:“你呢?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程虞君犹豫了下说道:“娘,我这性子不适合入仕,而且我对当官也没有兴趣。”

    官场是男人的天下她是没兴趣也没这个胆色,让她去做也干不好。

    清舒莞尔,说道:“没说让你去当官,世上的路有千万条并不只当官这一条。可以做生意、教书,或者做你喜欢的事情。”

    “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不要将心思都放在丈夫跟孩子以及家里面。男人要忙于外头的事,孩子大些也要念书,若是没有自己的事做会很无聊。”

    人一旦无聊起来就喜欢胡思乱想。

    清舒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记得福哥儿说过你喜欢画画,只是程老太爷说没天分就没坚持。其实又不要成为画坛大家,当成一个喜好闲暇画自己喜欢的东西,我觉得是一件挺有意义的事。”

    程虞君犹豫道:“娘真觉得有意义而不是浪费时间吗?”

    祖父说她在画艺上没天赋,让她去学其他,祖母也说既没天赋画不出名堂就别浪费时间了。

    清舒笑着说道:“怎么会浪费时间。你公爹当年在福州时,福儿跟窈窈就天天看我给他画的画像,等他爹回来两人对你公爹亲得很,一点都不像其他人家与父亲很生疏。还有,我要碰到喜欢的东西或者事也画下来,现在偶尔翻看那些画作,过往的那些就会浮现在眼前。”

    “当年我的画老师跟兰老太爷也都说充满匠气,让我坚持练字就好,但我有时间还是会画的。因为画得多,熟能生巧,现在一幅百花图也能卖几十两银子呢!你想,若是遭难的话是不是也是一向谋生的技能。”

    程虞君听得心都要跳出来,然后抿着嘴说道:“娘,咱家会一直都好好的,不会有事的。”

    清舒看她紧张的样子笑了起来,说道:“我也就这么一说,你怎么还当真呢?”

    程虞君觉得她太不拘小节了,这种话岂能随便说。

    清舒说道:“虽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宦海沉浮,几十年后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我们能做的就是学好本事,这样不论陷入何种境地都能过好。”

    程虞君听到这话,反而越不安心了。

    清舒摆摆手道:“皇后娘娘与我情同姐妹,你公爹是太子的老师,咱家现在很安稳。若不然,你祖母也不会将你嫁到我们家了。”

    程虞君想到自己嫁到符家时的过程,脸不由地红了。

    既提起了程老夫人,清舒就问道:“你祖母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

    清舒问道:“今日过来可有与你说什么?”

    程虞君心头一凛,说道:“我祖母叮嘱我好好休息,还与我传授了养胎期间需注意的事项。”

    “你房中那么多书,她就没说什么?”

    程虞君不知道清舒这话是何意,谨慎地说道:“说了,让我不要太操劳一切以肚子里的孩子为重。娘,我祖母说这些话是为我好。”

    看到这话,清舒说道:“你不用多想,我就是随口问问。”

    程虞君可不敢真当她随口说,经过这两次的事她是真的怕了:“娘,我没有多想。”

    她会尽快改正身上的毛病,争取早日成为公爹婆婆满意的符家媳妇。

    清舒说道:“其实你祖母或者花妈妈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想。虞君,在做任何决定之前都要将后果考虑清楚。像你干爹当初站队皇上,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夺嫡失败就带着我跟孩子远遁海外。”

    顿了下,她看着程虞君说道:“而你在这方面非常欠缺。就如银环这事,你知道她的性子但却想着她能管着自己的嘴,却没想过她跟着你嫁过去万一非议你夫家的人不仅她会没命你也会被厌弃。”

    若不是嫁入符家,就银环做的事肯定要被连累得她被夫家人不喜。而不得夫家人喜欢的媳妇,又怎么有好日子过。

    程虞君很羞愧:“娘,对不起,当初是我考虑不周全。”

    清舒嗯了一声道:“你以后碰到事多考虑考虑后果不要感情用事。不然就不是被我训一顿,而是害了你自己以及福哥儿跟孩子。”

    程虞君想起窈窈所遇的事,她郑重道:“娘你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zn03251zxs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