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千零六十六章 福哥儿番外(98)

作者:六月浩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程老夫人在符家吃过午饭才回去。

    等她离开以后,花妈妈说道:“大奶奶,老夫人这般为你,你怎么还伤她的心呢?”

    程虞君明白她的意思,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暗叹道:“妈妈,我累了,要去睡午觉了。”

    花妈妈知道她不想听自己说了,心里很难受。她一心为大奶奶,却因为那女人的挑唆让大奶奶疏远了自己。其实程虞君没有书院她,只是不再像以前那般听她念叨府里的人跟事。

    清舒傍晚下差回到家就知道程老夫人来了,她问道:“大奶奶见了妇人以后可有什么异常?”

    芭蕉说道:“没有,送走老夫人就去睡了,倒是花妈妈脸色不大好。夫人,我听闻花妈妈对赵娘子很不满,觉得是她挑拨大奶奶跟她离心。”

    清舒点点头没说话。

    这日郭光年心情不好,邀了福哥儿去福云酒楼吃饭,而窈窈又跑到郊外去了,所以晚饭就婆媳两人吃。

    吃过晚饭,清舒与程虞君道:“咱们去花园里走一走吧!”

    “是,娘。”

    到了花园,清舒问道:“阿千与我说你最近学得很认真,在我跟前夸赞了你好几回。”

    阿千说程虞君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并且在她的引导之下能举一反三。人家都说怀孕就变傻,她可没受一点影响。在看到她那么多缺点之下,终于发现了这么个优点。

    程虞君很谦虚地说道:“千姨谬赞了。我很多东西都不懂,都靠千姨悉心教导。”

    清舒说道:“阿千懂得很多,你好好跟她学,不过她有一缺点你可千万别受影响了。”

    程虞君很诧异,说道:“什么缺点?”

    清舒笑了下,说道:“她这人啊不相信男人,觉得天下男人都是乌鸦一般黑没一个靠得住的。也是如此,她对男子从来都不假辞色。”

    当然,在符景烯面前不敢造次的。

    ……

    程虞君很是疑惑地问道:“她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看你跟公爹如此恩爱都没改变这个想法吗?”

    她都很羡慕公婆的感情,也希望自己与福哥儿也能一辈子这样恩恩爱爱的。为了这个目标她会改正身上所有的缺点,能成配站在丈夫身边的女人。清舒无奈地摇头道:“你公爹今年才四十,她觉得再过个十年等我年老色衰的时候,你公爹肯定会按耐不住的。还跟我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以免到时候伤心。”

    这不是编造,而是阿千亲口所说。她不相信男人真的能抵得住岁月的洗礼一辈子只对自己的妻子好。当然,她也说了就是有那也属于稀缺品种,至于符景烯是不是稀缺品种则需要时间来验证。

    程虞君没吱声,未来的事确实谁都不敢保证。

    清舒看着她问道:“福哥儿要承诺他这辈子不会纳妾,你会不会也是半信半疑?”

    程虞君沉默了下说道:“他说的时候,我相信他是发自内心的。只是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不过我不会为还没发生的事去担心,那样活得太累了。”

    他爹当年对她娘许过一世一生人的誓言,然后还发下了毒誓,可最终还不是食言了。

    跟着阿千只学了半个多月就长进了这么多,这让清舒很欣慰:“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男人若真起了这个心思,妻子是阻拦不了的。相反,若是他本来没有这个心思,可因为妻子的疑神疑鬼反而影响夫妻感情。”

    “娘,谢谢你的教诲。”

    清舒说道:“让你看邸报读书,也是希望你有事做不要胡思乱想。至于说孕妇受不得累不然会影响胎儿,这话专指身体不好的孕妇。身体好的反而要多活动,这样生起来会顺当。”

    “我知道娘是为我好。”

    隔十天大夫就会上门给他请脉,这事都是清舒的安排,若真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又哪会做这事。

    清舒点点头后道:“阿千与我说你向她询问我以前的事,你若是还想知道我可以说给你听。”

    程虞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娘这般厉害我很佩服,所以就想多知道些娘的事。”

    以女子之身立身朝堂之上且还是三品的侍郎大人,这在大明朝内是第二个。头名是安平大长公主也就是第一任的镇国公,她后来兼了兵部尚书,不过只当了一年嫌累就撂挑子不干了。

    清舒笑了下说道:“我其实很幸运,从最开始走到现在没遇见太大的波折。不过女子入仕,最大的阻力不是官场上的打压与排挤,而是来自家人的反对。”

    “太外婆不让你进衙门当差吗?”

    清舒点了下头道:“她反对的最厉害,其次姨婆以及干娘她们也都反对。她们都觉得女子入仕太辛苦了,说外头的事交给男人,女子只需管好家里的事就行。”

    “为了阻止我进衙门当差,你太外婆劝说不成就装病,你小姨信以为真求着我放弃。因为我的坚持己见,你太外婆真被气病了。”

    “其实我还算好,父母不管我的事你公爹一直都支持我,我唯一的阻力就只你太外婆一人。可许多女子入仕,最大的阻力都是来自父母以及夫家。”

    一个人对着两家好些个长辈,真的很难坚持得下来。所以那些女子半途而废她也能理解,毕竟到底太难了。

    程虞君犹豫了下问道:“娘,太外婆都急病了,你为何还不放弃,就不怕出现个万一?”

    太外婆当时要病故了,婆婆就得背负不孝的罪名,而朝廷对官员的品性要求很高,若背负了个不孝的名头这官也就等于当到头了。

    清舒笑了下,说道:“不会有万一的,不过生气是真的,病好以后就离开了京城一段时间说眼不见为净。”

    清舒说道:“其实长辈的话有的该听,有的则需要去自己衡量考虑。像你太外婆教我做生意,我都有认真听并学以致用;但她要让我像别的女人一样嫁个好男人然后以夫为天我却不愿意。我寒窗苦读十多年不是为了相夫教子,而是想要做出一番功绩来,这样也不枉来到事件一遭了。”

    不过当初她是想创办女学,然后给那些没有钱念书的贫民女子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后来官职越来越高,只能说是运气好。

    程虞君被清舒这话给震撼到了。

    ps:第三更。o(* ̄︶ ̄*)o,最后一天了,月票再不投就浪费了。

    (本章完)

    zn03251zxs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