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19章 缱绻发

作者:龙蛇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屋内的如线发丝在空中飘荡着,线头朝周凡倒刺而回,刺在黑翠甲胄上,却又无法伤得甲胄一丝一毫。

    “周兄,你没事吧?”李九月看向被发丝遮绕起来的周凡急声问道。

    “我没事。”周凡轻笑一声回答。

    乌黑发丝却是变得越来越狂暴,它们还在不断生长,嗤嗤声不断响起,将厅内的桌椅都切割开来。

    厅内处处都弥漫着游荡的发丝。

    “周兄,要是实在不行,那就把它们都切了。”李九月喊道。

    “知道了。”周凡微微皱眉,用刀背将欲刺他双眼的发丝拍开。

    烦不胜烦之下,周凡使用了紫金甲胄,将双眼都遮挡了起来。

    从半透明的紫金面甲看出去,发丝还是疯狂地向他刺来或切割着他的甲胄。

    这些发丝只攻击周凡,它没有攻击门外的李九月等人。

    到处都是诡异头发弄出来的杂音。

    头发无法伤害得了周凡,两者僵持着,直至外面的李九月喊道:“周兄,卫符师来了。”

    “卫符师,你快看看周兄。”李九月又说道。

    周凡的视线已经被满屋飘荡的头发挡住,他只能看到门外有着数道人影,他朝外面喊道:“卫符师,这究竟是什么诅咒?”

    卫符师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沉稳地向李九月询问起当时的情况,周凡只能按捺住耐心等待。

    “周力士,这不是诅咒。”卫符师沉声说道,“这是寄生类的血怨级怪谲缱绻发。”

    “它寄生的方式很特殊,以人的尸体为引子,寄生到一个活人身上,再想法活活折磨杀死这个活人,再寄生到另一个活人身上,周而复始。”

    “血怨怪谲……缱绻发?”周凡脸色微变,他还以为自己中的是诅咒,没想到自己被寄生了,“怎么收拾它?我能将它切断吗?”

    而且这血怨怪谲缱绻发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厉害。

    “缱绻就是缠.绵纠缠之意,只要你不死,它就会纠缠你一生。”卫符师叹了口气道,“你越是切割,它就越成长得越快,你别看它现在没厉害,那是因为它还没彻底成长起来。”

    “我也是第一次见缱绻发,书中说它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就算是附着蓝阶符箓的刀剑都难以切断,而且切断的时候,它也会迅速生长起来。”

    “卫符师,你说那么多这些没用的干什么?你赶紧说怎么解决这怪谲。”李九月催促道。

    “就我所知的是,无法可解,不过周力士也不用就此放弃,我现在就替你回去问司府里的符师,总会有办法的。”说完话,卫符师转身匆匆离去。

    一旁的葛捕头见此连忙跟上了卫符师的脚步,待走出十来米后,葛捕头才拦住了卫符师,一脸为难道:“卫符师,现在周力士成了这样子,要是坚持不住,我们该怎么办?”

    卫符师眉头微皱:“先守住,不要多事,如果周力士不幸殉职,你们不要进屋内,它就难以寄生在你们身上,那样缱绻发就逃不了。”

    葛捕头点头表示明白。

    卫符师没有理会葛捕头,而是加快脚步离去。

    葛捕头走回来,看着被捕快拦起来的房屋,他叹了口气,周力士多有前途的一个人,看来这次凶多吉少,真是可惜了。

    在卫符师离开后,厅内门外的周凡与李九月都是沉默了起来。

    卫符师都说没有办法对付缱绻发,那府里的符师能想到办法的概率就很低。

    缱绻发暂时杀不死周凡,但周凡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

    “周兄,你放心就是,就算府里的符师没有办法……”李九月声音传来,“我现在就去找我叔父,他家里有不少宝物,说不定有能对付缱绻发的东西。”

    周凡能听出声音里面蕴含的关心之意,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多谢李兄这么关心我。”

    “都这种时候还有心情说这奇怪话作什么?你是我朋友,我当然关心你了。”李九月有些闷闷说了一句,“我走了,你等我回来。”

    李九月很快离去,葛捕头过来与周凡说了几句话,让周凡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对他说。

    周凡微微仰头看着空中密集缠绕的乌黑发丝,他没有将希望完全放在仪鸾司符师又或者李九月身上。

    那怎么办才好呢?

    周凡抬起左手,捉住了一撮胡乱飘动的头发,他用力一拔,这头发就被拔掉,就连一层头皮都被扯了起来。

    周凡看着沾染着红血的这撮发根,痛得他皱了皱眉。

    变异的头发比他想的还要长得顽固。

    他扔下头发,头发在头上微微颤抖,然后就无法再动弹。

    看来离开了他的头,这些头发就无法再活下来。

    周凡这样想着的时候,他耐心等了一会,他用手轻轻触碰被他拔掉的那撮头发位置。

    那撮位置依然血迹斑斑的,没有再长出任何的头发。

    “这个可行。”周凡冷笑了一声,他收刀入鞘,两只手拔起头发来。

    这种拔发的办法不知为什么卫符师没有提起,也许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似他这样能够在缱绻发的攻击下存活这么久,所以就没有人发现,也许是将头皮都扯下,太过残酷血腥,没有人能忍受得了。

    但无论怎样,只要有效他就用。

    一撮又一撮的头发被硬生生扯下来,他的头顶出现了一块块血疤。

    剩下的缱绻发就更疯狂了,只是无论怎样做,它都难以伤害防御超强的周凡。

    不过周凡还是突然停下了双手,因为有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我是你头发,与你本是一体的,何以这样对我?你不爱我了吗?”这是女子哭泣的声音。

    周凡微微一怔,他倒是没有想到,这缱绻发还存在意识。

    “我当然爱你。”周凡轻叹了口气。

    “我爱死你了。”转而周凡脸上露出狰狞,双手比刚才还要快还要狠,不断拔掉自己的头发。

    最后所有的头发都脱落下来,他的脑袋鲜血淋淋,不断有血线顺着脸颊流下。

    他看起来就似地狱爬上来的恶鬼。t21902181t21902181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