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5章 真真

作者:龙蛇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在周凡与李九月随口聊天时,有着仪鸾司小吏急匆匆走了进来。

    周凡两人对此习以为常,这代表有任务要来了。

    周凡放下书,李九月伸了一下懒腰,看向小吏。

    “刘捕头找两位大人。”小吏微微躬身回答。

    ……

    周凡与李九月在天凉里衙的小房间见到了此次的事主。

    她是一个女子,但脸上却用白纱彻底遮住了,只有一双眼睛和嘴唇露在外面。

    周凡与李九月坐在她对面,在来的路上知道一些内情的他们没有让女子解开白纱,周凡沉声道:“大体情况,我们听刘捕头说过了,不过我们还是想听你讲一下。”

    女子的那双眼露出惊恐之色,她吞了吞吐沫,然后讲述了起来。

    她叫魏真真,是西坊梁老爷家雇佣的丫鬟,家住东坊。

    梁老爷在西坊不算大门大户,家里没有买来几个丫鬟,所以就雇佣了四五个丫鬟帮忙,她就是其中一个。

    每天早晨天还没完全亮,她就要从东坊的家里来到西坊梁老爷家,为梁老爷工作,但是一到晚上,梁老爷那里没有地方让她们这些雇佣丫鬟居住,就会让她们自行回家。

    从西坊到东坊,要是地方远的,很可能要走半个时辰的路。

    做丫鬟很为辛苦,忙碌完已经是夜晚,她们一伙雇佣丫鬟为了安全,通常是一起回去。

    可是有些时候却是例外,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能同时将手头上的工作完成,所以她们有时候等不及了只能分开走。

    这样做开始的时候,还很为担心,后来时间长了,她们见没有什么事,就没有太在意。

    就在昨夜,魏真真白天的时候一时不慎,忘记浆洗她负责的被褥衣裳。

    直至将近傍晚的时,她才记起这事。

    这些被褥衣裳都是梁老爷家换下来的,要是今天不洗,被褥衣裳没有及时晾干,她是会被罚半月的钱。

    魏真真只能让那些雇佣丫鬟们先走,她一个人留下来浆洗被褥衣裳。

    等她洗完被褥衣裳并且晾在竹竿上,已经是深更半夜。

    她很少这种时辰回家,但她总不能在梁府站一夜或睡地板上,那明天肯定没精神工作。

    她就挑着黄油纸灯笼,告别门房老人,出了梁府。

    西坊的每座宅院前吊着红灯笼,但四周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静寂得偶尔才能听到犬吠之声。

    她为了以防万一,就将自己贴身收好的小灯符贴在黄灯笼上,在西坊的街巷弯弯绕绕转着。

    好不容从西坊出来,天凉大道冷清清的,看不见任何的灯火。

    放眼看去都是黑漆漆的,如会吞噬人的黑暗巨兽。

    她顿时产生一种回梁府的冲动。

    只是她驻足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向前走。

    她一边走着,一边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

    天凉城有仪鸾司有巡逻队,安全得很。

    但她的思维还是忍不住发散开来,想着那些可能潜藏在黑夜中的各种怪谲。

    有一种怪谲名唤随谲,它经常在黑夜中显现,跟在人的背后。

    城里的老人老是说,如果走夜路,有什么拍肩头,那千万不要回头看,只管往前走。

    因为那是随谲在拍肩,一旦回头看见了随谲的样子,那肯定无法活下来。

    她想到这里,开始觉得自己的双肩微微发麻,就好似随时都会有随谲拍她的肩头。

    要是真的有随谲拍肩,她默默叮嘱自己可不能回头看,可是她又想自己说不定会忍不住回头看一眼。

    那随谲听说还没有人看到过它的样子还能活下来的。

    她不敢再想随谲,看了一眼灯笼里的火焰,心里惧意稍减。

    凉风缓缓吹来,让她心里又是感到一阵寒冷。

    除了随谲,还有一种更可怕的黑夜怪谲,人们唤它为呲犬。

    听说呲犬能轻易嗅到人的恐惧,人在黑夜中越是害怕,呲犬就越容易透过鼻子嗅到那人在黑夜中的位置。

    一旦被呲犬找到,它会狂吠着将那人拖入暗处活活啃食掉。

    魏真真的脸在黑夜中微微发白,她的腿肚子在打抖。

    她小时候腿被土狗咬过,小腿被硬生生咬下一块肉,痛得她差点以为自己死了。

    一想到会被那呲犬拖入黑暗处,那时她将会凄厉哭喊饶命,可是呲犬可不会因为她哭喊而放过她,它会用锐利的牙齿将自己身上的肉一块块嘶咬下来,说不定为了避免自己挣扎逃脱还会先咬断自己的喉咙……

    魏真真觉得自己的脖子透出了一股寒气,这寒气让她精神一凛,她让自己不要再想呲犬。

    越是害怕,呲犬就越会寻到她。

    她不断提示自己,这里可是有符墙保护的天凉城,就算是黑暗怪谲也进不来。

    无论是随谲还是呲犬什么的黑夜怪谲都进不来。

    她的脚步加快了很多,走到东西两坊的交界北街,瞄了一眼没有一丝灯火的北街,她连忙走了过去。

    可是这时,她听到了犬吠之声,是从北街里面传来的。

    黑暗里还传来了四脚跑动的沙沙声。

    是呲犬……是呲犬……

    她只是觉得浑身一颤,寒冷从头蔓延到脚掌心,她提着灯笼疯狂跑动了起来。

    ‘不要追我,不要追我……’

    她心里只有这样的想法,她甚至想吹灭灯笼里的蜡烛来躲避身后的呲犬。

    可是她仅剩的一丝理智阻止了她这样做,要是吹灭了灯笼,她很可能在黑暗里彻底迷失自己。

    她一边跑一边后悔,刚才她应该向着右边的天凉街跑才对的,那里有仪鸾司府和天凉里衙,怪谲可不敢到天凉街。

    她跑得气喘吁吁的,直至再也跑不动,才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咳咳……”跑得太快的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她咳了两声,又连忙忍住不再咳嗽,听着后面的动静。

    呲犬似乎没有跟过来,后面也没有沙沙的跑动声。

    又或者根本就没有呲犬,只是她太害怕臆想出来的。

    虚惊一场,她喘了喘气,心里放松了不少,快要到家了。

    ‘这种丢人的事,明天还是不要告诉她们,免得她们笑话自己。’

    她提着灯笼这样想着走了几步。

    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来,搭在了她的左肩上。t21902181t21902181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