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6章 纷纷布局

作者: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趣。”

    莫小楼随手扔掉手上一封请柬,“梵清惠这阴谋家,竟还给我送请柬。”

    明月斜躺在瑶床上,摇晃着夜光杯,美滋滋地品了一口莫小楼新酿的长相思,笑道:“她是明知你不会去,不发请柬又可能会激怒你,这才扭扭捏捏,趁着落雁即将生产你抽不开身的当口,请你去长安参与‘选明主’的大事。”

    虽然已经生过孩子,明月的身材越没有半分走样,丰腴起来的她反而更添一番雍容高贵的美艳。

    莫小楼摸了摸她微醺的脸庞,思虑道:“那家伙明明自己想当皇帝,偏偏弄出什么选明主的事来,也不知有什么阴谋。”

    明月吧唧一口吻在爱人的侧脸,笑嘻嘻道:“总之不管她如何谋划,夫君大人早已掌握了胜负的关键。这些人,让他们好好蹦哒蹦哒,我们这些看戏的,也不会那么无聊。”

    “正是如此。对了,小白又疯到哪里去了?”

    “应该又被他婠婠娘亲忽悠得抓毛毛虫去了吧。昨天就被弄得一身的包,回来哭鼻子呢。”

    “呃......怎么感觉婠婠比小白还疯......”

    “谁说不是呢。”

    小白是他与明月的儿子,当年北狄入侵,莫小楼没能抽出时间回去陪伴即将生产的妻子,所以明月一气之下随口就起了个名字,而且是跟母姓。

    冉白,这名字真是一言难尽......

    此时的南方,一场春雨适时而下。

    太师离开洛阳之后,李阀自太原起兵,第一时间占据长安,雄踞关中。自此,进可攻,退可守,在战略上,已经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

    杨广一死,越王又不知为何没有继位。李渊当然不会放过这天赐的机会,在长安登基称帝,国号为唐。之后便有房玄龄,长孙无忌,魏征等太师府旧臣前来长安投奔之事。

    听从李世民的建议,李渊借此事打出了继承大隋正统的旗号,甚至在城东为宇文太师开山立庙,自此,海内仁人义士,皆奔长安而来。

    长安城,一座庄园内。

    房玄龄望着窗外的雨幕,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对身边的长孙无忌道:“太师此时,不知如何了......”

    “昨日太师还与我通了书信,说是这几年一直在赫连堡种田。”

    “种田吗......”房玄龄笑了笑,想象了一下太师种田的样子,说道:“哎,我至今想不通,太师当年为什么不直接称帝。更奇怪的是,还让我们这些旧臣都投降李唐......”

    他顿了顿,神色转冷,“谁不知道,当年北狄入侵,始作俑者就是李渊!”

    长孙无忌也是一脸疑惑,“太师高深莫测,心思岂是我等凡人能够揣摩的。不过,好在秦王殿下雄才伟略,确是一统天下的不二人选。”

    房玄龄皱眉道:“但他并不是长子啊,自古立长不立贤......”

    长孙无忌眼珠子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并没有将心中想法说出来,反而岔开话题道:“你说,太师是否看穿了李阀乃天命所归,这才急流勇退,退守塞外?”

    “目前来看,李阀确实最有可能一统天下。”

    “若果真如此,太师可能并无别的意思,就是泄露下天机,让我等成为开国功臣。”

    “我猜也是如此。”

    “不过......太师就这么放弃了,实在是有些软弱......当年大隋将倒,他还能鼓起勇气逆天而行,如今却......”

    “也许,真如太师所说的,他逆天而行,只是为了先帝一人吧,哎……”

    “总之,现阶段我们好好辅佐李阀,早日平定天下,结束战乱便是。”

    两人的讨论声逐渐飘远,消失在雨中,却落在了另一个有心人的耳中。

    长安,皇宫。

    “你是说,是宇文拓令他们投奔我李唐的?”一袭明黄长袍,蟒带玉袖的李世民皱眉问道。

    “回禀秦王,确实如此。”

    回话之人,正是当年李世民安排在太师身边的内奸,魏征魏玄成。

    “宇文拓此举,到底是何意......”

    李世民沉着脸,低声道。

    魏征想了想,猜测道:“依玄成当年与太师共事时的情况看,太师此人,虽然位高权重,却似真的没有多少权利欲望。好美酒,喜诗文......看起来,似乎更像一个文人骚客。”

    他顿了顿,继续道:“恐怕,他确实如房玄龄他们猜测的一般,已经看透天机,知晓天下终要属李唐,故而急流勇退,远走塞北。”

    “若果真如此......”

    李世民站起身来,面露兴奋,充满纵横捭阖挥斥方遒的气势,“我还真要感谢这宇文太师了。不仅帮我们除了世家之患,连最令统治者头疼的边塞问题也彻底结局。宇文拓......好人啊!”

    魏征闻言也会心一笑,“宇文拓空有一声本领,却无相应的雄心,格局太小,如何能比得上公子。宇文拓一人敌,秦王乃万人敌。先前一切,不过为公子做嫁衣罢了。”

    是啊,尽管他武功盖世,才气通天,但在争夺天下这种大格局之事上,终究是个外行,不过是被他人利用的一枚棋子罢了。

    李世民谦虚道:“论才论德,我都是比不上宇文拓的。从他所做的事情来看,此人确实一心为民,只是所作所为,缺乏明确的目的性。这样的人只要有明主指挥,绝对能发挥王佐之才。他当太师时,终究为我李唐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人才、钱财、制度......如果有机会的话,待天下平定,孤王定要请他出山,在帐下给他个幕僚当当。呵……”

    轻呵一声,李世民终于放下宇文拓之事,准备专心应对接下来的大计......

    总之,不管是李世民还是天下人,已过了三年,大家都已确认,宇文太师是真的不会卷入这天下纷争了。

    洛阳城内,宋缺也早早称帝,国号为楚。

    相比于李唐,宋阀虽也有无数人才来投,但宋缺因为始终坚持汉人正统,盲目排外,让一些颇有才能的人士无奈投奔李唐。

    宋缺这如同自掘坟墓的举动也为人诟病,认为他格局太小,难以真正夺得天下。

    “大兄,根据密探来报,宇文拓的妻子沈落雁一直没有放弃重归中原的计划,瞒着宇文拓在扩充军队,占据了山海关。同时积极运作,或威逼,或利诱,将北方的一些反王一一暗中收至麾下。”

    宋智拿着一份信笺,沉声报告宋缺道。

    “身为女子,尚能有平定天下的气魄,果然不愧是女中诸葛,巾帼不让须眉。相比起来,宇文拓......”

    宋缺摇了摇头,不屑道:“天下送到他手中都不敢取,根本就配不上沈落雁这等奇女子。”

    他喝了一口清水,笑道:“我甚至怀疑,宇文拓当太师时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也有沈落雁在背后谋划。她身为女子,难以走到明面之上,这才无奈帮自己的相公扬名立万……若早知这女子厉害若斯,某定要让师道全力追求,让她成为我宋家媳妇。”

    宋智却无奈摇了摇头:“师道始终忘不了这高丽女子,若非摄于大兄威严,恐怕早弃了大楚太子之位,前往赫连堡找傅君婥去了。”

    “哼!”

    宋缺冷哼一声,显然不太高兴。

    听着宋缺与宋智两人的谈论,边上的银须宋鲁几次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出声道:“大兄,千万不要大意,宇文拓此人,绝不简单。”

    众人之中,只有他见过宇文拓,也只有他在心中确信,宇文拓,绝对不是不敢争天下。他一定有更深层次的谋划,只是外人看不出来,皆在迷雾之中罢了。

    宋缺点点头,拍了拍宋鲁的肩膀:“不小看任何一个对手,这是好事。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不用过分谨慎,宇文拓固然厉害,但天下送到手上不取,总是事实。所以,他绝不会成为我们统一天下的障碍,唯有那沈落雁,你们定要时刻注意,莫要让她找到机会南侵。此女能将中人之姿的宇文拓辅佐得天下皆知,一定不简单的......”

    宋智闻言大笑道:“总不可能她是故意退走塞北,等我们与李阀斗得两败俱伤时再来个渔翁得利吧。”

    听他这一说,宋缺眼睛一亮,

    “以沈落雁的智谋,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此时的赫连堡中,沈落雁摸了摸大肚子,满脸幸福,埋在莫小楼怀中,柔声道:

    “夫君,你就告诉我你后续的计划是什么嘛~”

    “为夫最近确实有一个计划。”

    “呀!终于要反攻中原了吗?”沈落雁激动地坐起身来,看样子准备大着肚子也要争当先锋。

    “哈哈,我准备把赫连堡再扩建一番,将附近的统万城也囊括进来。统万城里万亩沙壤土,最适合用来种我新培育的葡萄!”

    “……”

    “哼,孩儿的名字我决定了……”

    “叫什么。”

    “沈空。”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