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6章 一石数鸟

作者: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待民怨民愤积累到一定程度,太师便派人冒充世家,杀几个人,抢几个民女,并将一应罪责全推到世家身上。

    然后您再站出来,带领百姓整族灭之;

    最后,将世家资财尽数抄没,再分些许豚肉给这些受苦百姓,他们自然对太师感恩戴德。”

    莫小楼哈哈一笑,端起杯子道:“先让他们不如猪狗,再给他们等同于猪狗的地位......变锦上添花为雪中送炭,还能借此除掉一个世家,厉害了,落雁不愧是吾之诸葛,哈哈哈。还有呢?”

    听到这敷衍的语气,沈落雁翻了个白眼,从桌上端起杯子,一口饮尽,随即猛咳一声,脸色通红,

    “主公,怎么是酒啊~落雁酒力甚微......”

    莫小楼有些尴尬道:“此事是我失误,我真把你当将军了......”

    沈落雁眼神一亮,颤声道:“主公......真会说话呢......”

    她顿了顿,正准备往下说,忽然瞄到莫小楼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猛地反应过来道:

    “嗯......主公,其实您早有定计了吧?亏落雁给你说了这么多,讨厌......”沈落雁面色微醺,语气也变得调皮起来。

    “嗯,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主公虽好酒,但从不在公务时饮酒......”沈落雁眼神迷离地看了莫小楼一眼,往他身边靠了靠。

    莫小楼摸了摸鼻子,也不否认,

    “落雁果然绝顶聪明。不错,我这一策虽不算计谋,但若成了,可定乾坤!诶,别亲......”

    “......怎么一杯就醉了......”

    而此时,南郊猪场。

    洛阳城中不论士农工商,只要稍有产业之人都被邀到了此处,粗略看去,浩浩荡荡足有千人之众。

    然而太师本人却没有来,迎接他们的是一容貌娇俏的女子和一浓眉大眼的少年。

    场面也安排得十分妥当,茶水瓜子一应俱全,似乎......真是邀请他们来参观猪场的?

    “各位,接下来看到的事情,将彻底颠覆你们的认知,希望各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任何一个细节的遗漏,都是你们的重大损失。”

    俏丽女子神秘说道,然后自有下人将众人分成多个方阵行列,有次序地进入猪场中。

    确切的说,是进入猪场后山,这个石敏一直想探查,却因有重兵把守,一直没有机会看到的——机密禁地。

    众人沿着洛水行进,却发现河两岸的景象早已变了模样,山中一大片空地被开凿成一层一层的平地,如同梯田一般。

    平地上似乎刚刚被烧过,许多人正在忙碌——看打扮,应该都是洛阳周边村镇的一些贫农。

    “嘶——这是何意?种田种到天上了?”

    “切,没见识,这显然是仿我陇西梯田。”

    “不可能,中原山中皆是硬土,毫无肥力,莫说是开凿梯田种地了,恐怕草木都很难生长起来。”

    听着众人的猜测、讨论,俏丽女子娇笑一声道:“呵呵,你们认为这些硬土无法化作沃田?”

    “俺觉着,太师是不是不太会种田啊。”

    一名皮肤黝黑的汉子憨憨一笑,抓着脑门道:“俺家世代种田,俺家那十亩地,就是祖辈垦了三十年,才从废地变成瓜田......”

    “呸!你个憨货,太师是神仙,岂会不懂种田。”

    娇俏女子怒骂一声,顿觉不妥,又换上一幅笑容道,“现在,就请大家翻过山头,见识一下我们太师的成果吧。”

    当翻过山顶时,包括石敏在内的所有人,同时一惊,这......这怎么可能!

    哗——

    一蓬蓬金灿灿的麦子,简直要晃花了人眼。

    “这......还真种出了小麦??”一个老农跑过去兴奋地捧起一株沉甸甸的麦穗,用手指感受它饱满的颖果。

    “似乎比城北农田中的麦子还长得茂盛啊。”

    “这片地至少已经增肥了十年,才有如此肥力,长出这么郁郁葱葱的小麦!”

    老农蹬蹬蹬倒退三大步,惊呼道:“不可能!半年之前我还来此地采药,那处山地不过是一片荒山而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激动得声音都跑了调,说到最后简直是如见鬼了一般。

    这确实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种了一辈子的地,自然知道小麦要长成如此饱满,需要多么足够的肥力。毫不夸张的说,即便是皇室所包的田地,种出的小麦,麦穗不仅比他手中的要小,而且颗粒也瘪上许多。

    “此处一亩麦田的产量,足够养活三个青壮劳力。”

    娇俏女子正是傅君婥,此时她双手抱胸,头抬的高高,骄傲道:

    “不仅如此,这些梯田还按照太师的建议,被分成各个区块编号,以作对比,根据发育成果来选出最好的种子,留作下一季播种之用。

    这是人工选优的方法,一旦长期实施下去,小麦的产量每年将增加三成!”

    人群中一片哗然。

    他们十分清楚如此优质高产的小麦意味着什么。

    一亩麦田养活三个劳力?若真如她所说,富余出来的粮食将永远吃不完,满盈的再不只是世家的粮仓,天下的饥荒都会被一扫而光,汉家百姓靠天吃饭的苦逼历史将会迎来终结。

    “各位,太师便是如此神奇。”傅君婥遥举双手,拜了一拜,又从怀中拿出一本卷册,解释道:

    “据太师所著《农经》中载:欲开荒田,首要增肥。增肥之策,可先取草木于地面灼烧,待燃尽后使其与土壤充分融合,再施以粪肥埋于地下,短时便可变废为宝,化荒地为沃土。”

    她顿了顿,又道:“当然了,具体操作比这要复杂得多,其中牵涉到化肥的使用,温度湿度的控制,发酵时间等等,不过虽然工序复杂,但太师《农经》已详述所有过程,每个人都能学会!”

    看着众人不明觉厉的样子,傅君婥心中不由的有些得意。当初自己刚来时,也是被这套专业词汇给糊了一脸,如今终于可以在人前装逼了。

    这感觉不错。

    接下来,每个人手中都有了一本《农经》,就在大家沉浸于29世纪先进农业技术带来的震撼时,还是那个老农,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道:

    “我说太师为何定要如此大规模的养猪,原来除了提供豚肉之外,还有开垦荒地这一目的!”

    古代因为没有化肥,土壤肥力严重不足。

    故而农夫们一般都采用三轮耕种制度,将一片耕地分为三部分,轮流用于春播、秋播和休耕,以避免连续耕种耗尽土壤肥力。

    轮耕制度,乃是一种大大降低农业生产力,浪费土地的制度。

    而大规模养猪产生的粪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傅君婥身旁的石敏,眼中已经是惊骇一片。在他一震之间,傅君婥又适时道:

    “太师已经下令,你们中每一户都会从这里分到十亩田地,同时会有人指导你们开荒和耕种之法。更重要的是,地里所有的收获都归你们所有,只需依例纳税即可!”

    此话一出,现场只剩下一片吸气声,此刻忽然不知谁喊了一句,“此话当真?”

    “当然,”傅君婥一字一句道:“太师的话,便是金科玉律!”

    “太师仁慈,”有人不禁低呼出声,随后声音洪亮高亢起来,“太师万岁!”

    “太师万岁!”

    前排一位农户随着呼喊声跪了下去,接着是第二人、第三人……

    直至跪下去黑压压一片,呼声此起彼伏,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几乎要控制不住局势之后,傅君婥才又道:

    “太师之英明,远不止如此,大家再随我来。”

    很快,大家又到了另外一片区域。

    “这......如此臭气熏天,怎么回事?”

    “快看,那里有一群人在掩埋污秽之物!”

    “莫非这里也是准备开垦的地段?只是,那用砖石垒砌出来的物什是?”

    老农一脸懵逼地四处张望,忽然惊呼一声,叫道:“姑娘,那是什么?那团火焰,好生奇怪!无油无柴,竟凭空燃烧,而且......燃烧呈蓝紫色,有点像坟头上的鬼火啊!”

    “鬼火?愚昧!”

    傅君婥半仰着头道:“这就是太师的第二项神奇手段——沼气!”

    “沼气?”

    “不错,正是沼气。不知大家有没有观察过,我们经常在沼泽地、污水沟或粪池里,看到有气泡冒出来,如果打开火石,便可把这些气体点燃,这就是天然而生的沼气。

    太师也是在某一次如厕时,偶然发现此事,经过系统的论证研究,终于从格物的角度重现了这种现象!”

    “原来如此,太师果然厉害,连如厕之时都不忘为百姓谋福祉,老夫我服了。”

    “太师自然是神人也。”

    “那个......太师也需要如厕的吗?”

    “......”

    见大家讨论的问题果然在自己的无意引导下越来越歪,傅君婥心中一乐,嘴上却连忙打断道:

    “大家请翻到《农经》第一百八十六页,第三十四行有一句话:以格物来看,沼气,乃有机物质在隔绝空气的还原条件下,通过合理的温度控制,经过一系列发酵作用产生的一种可燃烧的气体。文后还有详细的图注,知道大家如何修建沼气池。”

    “嚯,原来如此。太师这图注画得着实细致,让人一目了然。只是......”那老农皱着眉头,说道:“这沼气池又有什么好处呢?只是帮我们省了点灯的煤油?”

    傅君婥轻笑一声,解释道:“这个问题,请翻过此页,后文也有说明。沼气,首先是一种可再生资源,一般三口之家,只需修建一个一丈开来的沼气池,就能解决日常生活中所有照明、做饭等燃料问题,注意,不用花费分文。

    其次,粪便入沼气池发酵后,既可生产沼气,又可沤制出大量优质有机肥料,将这些肥料投入垦荒之中,便得到了大家方才所见的梯田。”

    在大家又一次了然而后震惊的目光中,傅君婥再道:

    “还有一点大家有所不知,凡是施用沼肥的作物,本身便具有抗旱防冻的能力,能大大增加作物的产量。”

    “如此一来,种田岂非只需施肥,不用过多管理!”

    “这么一来,我便可抽出更多时间出去挣钱了。”

    “厉害,厉害啊!”

    “不错!这正是沼气的另一个好处——解放劳动力。拣柴砍柴之事无需再做,做饭时烟熏火燎的传统也将彻底不再,大大节约了.......嗯”

    她翻了翻手上的书,然后才道:“嗯......无效劳动力的时间。”

    “至于其他好处,如改善卫生、促进养殖等,书中自有记载,我就不为大家一一说明了。总之,沼气池的作用,符合《农经》中提到最多的一句话,也是太师极力推广的一种理念——生态平衡。”

    “生态平衡......”边上的石敏喃喃低语,忽然脑中闪过一个想法,脸色剧变。

    见大家若有所思的模样,傅君婥道:“可能大家不太了解,我们再往前走看看。”

    没走多远,便听到数声高昂激荡的口号声,前方的一个高台上,拉着巨大的横幅,一名老者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养猪成仁,杀猪取义。小伙子们,多给猪喂食,他们就拉得多,拉得多沼气就多,肥料就多,就能产出更多的粮食饲料,便能给猪吃更多,他们长得更快!如此一来,便是真正的天人合一,生生不息!”

    大家见老者喊得卖力,目光都情不自禁看向了他。

    “这......这不是大儒王通王老爷子吗?”

    “啊?听说他一直对太师不满,莫非是给抓来养猪了?”

    “可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被迫的啊......”

    事实上,王通来到这里已有半年,他身份特殊,又能力超群,很快便升任了户部侍中一职。

    可以说,这半年来,最勤勤恳恳,最忙碌的官员,不是王秀儿,不是傅君婥,而是这个通天巨儒。

    由他一手主持修建的沼气池、房屋、大棚菜园等,不知有多少。年过半百的他如今两鬓斑白,皮肤也变黑了许多,但精神面貌却比以往任何时刻都强上许多,说话声音更是中气十足。

    环境能迅速改变一个人,这话真没说错。半年前,他还带着小心思,一边小心翼翼隐藏自己,一边想要弄清楚宇文拓到底要弄什么幺蛾子。

    真正接触到养猪场的核心业务后,他便改变了对宇文太师的观感,连他自己也因长期的亲自指挥,有了更加开明的思考方式。

    但此时代的儒家学子最伟大之处,却是那份愿意为他人付出的精神。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可以无视自己儒者的身份,奋力耕耘于田地之中。

    确可当得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通老,昨日您又通宵达旦,怎么现在还不去休息啊?”傅君婥向着王通说道。

    王通哈哈一笑,

    “哈哈哈,吾当年求学时,深恨油灯昏暗,每每在子时之前,便得放下书本典籍入睡,即便如此,早年也因长期暗光中求学,落下眼疾......哎,如今有了沼气灯,便是再晚,屋内也是灯火通明。通宵达旦阅读经典,岂不快哉!放心,老夫的身子骨,硬朗着呢,丫头无需担心,我还有事要忙,你自去吧!”

    “是。”傅君婥恭敬地行了一礼,对众人道:

    “大家心中恐怕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猪场的猪,长得这么快?”

    “不错。就算你这所谓的沼气池再好,也得首先有家畜可以养,提供大量粪肥,才可实现。但据我所知,猪最难饲养,从出生到长成,至少要一年时间。一般来说,我们就算是养牛,都不会考虑养猪的。长得慢吃得多,肉又腥膻,太划不来了。”

    “这个问题,大家请翻到《农经》第七十五页,第四列。”

    “哦?劁猪之法?这有何用?”

    “猪肉腥膻,适口性确实极差,但,阉割后的猪,肉的这种膻腥味就被很好的去除了,且更重要的是——阉割后的小猪非常安静,不像那些没阉割的小猪那么活泼,也不打闹,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所以肉膘飞长,快的一个月就可以出栏,慢的也最多三月。石敏,你速速给大家演示一下骟猪的手法!”

    “呃......是。”

    很快就有下人提了十几头小猪过来。

    随着石敏手起刀落,使出七七四十九式断子绝孙刀法,干净利落地便将一只猪割鸡。

    这一幕若是让他父亲李渊看到,恐怕......

    “兄台,好手艺啊!”

    “此人莫非是大内出来的阉割高手?”

    “学到了,学到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