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2章 真假师妃暄

作者: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个师妃暄争论半天,仍然中气十足,一点也没有疲累的样子,偏偏二人又都是背佛经的一把好手,能bb的绝不动手,连莫小楼都感觉脑仁有点疼,借故出了车辇。

    “我们现在到哪个地界了?”莫小楼揉着太阳穴道。

    “快到彭城了。”

    “彭城......”

    莫小楼眉头微皱,盯着寇徐两人,不满道:“你们两个车夫太不称职了,三天才跑了两百里?限你们十天之内赶到洛阳。”

    “啊?!”

    两个家伙立马慌了,寇仲叫道:“师父,别啊!你也知道我们是新手,能否宽限几日?”

    莫小楼冷然道:“哼,这是我对你们两个的考验,通过了便教你们绝世神功,若是不然......我鬼谷一脉不养废物。”

    两人一听“绝世神功”,双眼同时冒光。对视一眼后,寇仲道:“师父,您可站稳——”

    “驾——”

    骏马飞驰,一路漂移。

    这哪里是刚学驾车的样子,简直是两个秋名山车神。

    傅君婥一脸愕然,随即反应过来,狠狠瞪了二人一眼,怒骂道:“你们两个臭小子,原来一直在耍我!”

    “不是,我们也是不希望娘你这么快去洛阳养猪啊。”

    “不许再提此事!”

    见二人终于打起干劲开始驾车,莫小楼这才满意地退回车厢中,却见原本争论不休的秦川和南阳终于安静下来,二人各自选了一个角落坐下。

    自己走了,二人反而不再争吵。

    难道二人的道理是说给自己听的?

    想来也是,如今宇文拓手握大权,这两人所代表的势力又相互对立,肯定都要抓紧了机会拼命给他洗脑才行。

    莫小楼看穿二人心思,轻笑一声半躺于榻上,闭目沉思别的事情。

    南阳公主却走上前来,询问道:“你怎么看出他们两个早学会驾车了?”

    见莫小楼毫无反应,她轻轻跺了跺脚,不满道:“喂,回话。”

    莫小楼没好气道:“自然是因为——我有脑子。”

    “哦。”

    师妃暄点了点头,随后猛地反应过来,

    “大胆,竟敢说本公主没脑子!”

    话音一落,背后的刀已抽了出来,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莫小楼看了看师妃暄,又看了眼秦川,油然道:“打架,我劝你还是找合适的对手比较好。而且——”

    他指了指师妃暄手上的竹刀,“就这破刀,能砍死人么?”

    师妃暄傲然道:“这可是我爹爹亲自削给我的宝刀,能不能砍死人,试试便知。”

    莫小楼假装愕然道:“杨广还会篾匠功夫?”

    “不是父皇,是我另一个爹爹!哼,他的大名说出来吓死你!”

    莫小楼揉了揉鼻子,目露奇光道:“便是留下《将进酒》这等绝世名篇的‘诗魔’莫小楼?听说此人长得与我有几分相似,真是恨不能与其相识。”

    师妃暄鄙视道:“哼,就长相来说,你比我爹爹可差远了。”

    莫小楼“哦”了一声,喃喃道:“原来又是一个小白脸......”

    他声音很轻,却偏偏能让师妃暄听得清清楚楚。

    “不许辱我爹爹!”

    话音一落,竹刀一挥。

    一道黯淡难见的刀气沿着玄奥的弧线直奔莫小楼而来,却在接近他半尺时化为虚无。

    师妃暄失声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四不像神功。”

    莫小楼淡笑一声,将之前宋鲁赠予自己的宝刀抛给了师妃暄,“你那把刀确实不行,用这把吧。”

    师妃暄顺手接过,轻哼道:“哼,你觉得以本宫的身份,会缺宝刀吗?”

    “这不是普通的刀。”

    “可我却看不出什么不凡之处。”

    “黑暗秘传菜刀,北辰天狼刃。”

    “哇咧,菜刀??”

    “不错。此刀取材于极北之地冰河中的冰块,在保持不融化的情况下,历经数年打造而成......刀锋锐利,本身蕴含的冰气,能最大程度的保留食材的鲜味,是一把完美的菜刀。”

    “完美的菜刀?本宫要了!”

    ......

    数个时辰后,天色渐暗,马车却并没有作任何停留,横过彭梁往东北而去,这时前方隐约传来厮杀之声。

    寇徐两人面面相觑,心中纠结要不要去管这闲事。

    秦川闭目养神,权当不知;傅君婥神色微动,却一闪而逝。

    两人正纠结时,马车中传出一把低沉的声音:“去看看。”

    驾车过去后,众人功聚双目,遥望远处陵野之上生死拼杀的两帮人马。

    战场中心有盏高悬的黄灯,那是挂在一个高台的木柱上木柱似还有些东西似乎是有人给绑在柱底处。

    莫小楼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众人身边,神色与平时似有不同。

    喊杀声嘈杂可闻,两帮人马正交手拼搏,一方人马身穿胡服显非中土人士;另一方看打扮似乎是军中之士。

    高台之上,被反手绑在台上的是个黄衣女子,如云的秀长垂下来遮着了大部分脸庞,教人看不清楚她的玉容。

    胡服武士占据着明显的上风,另一方,若为为首的大将指挥若定,恐怕早已落败。

    莫小楼沉吟道:“此人倒是个将才。”

    话音还未落,下一瞬间,莫小楼已到了人群之中。

    锵!

    却听锵的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数十名胡服武士已吐血飞退,倒在地上动也不动,想来是活不成了。

    “哼,谁给你们的勇气,敢来大隋行此绑架之事。”

    胡服武士中为首者目露凶光,狠声道:“本人乃铁勒飞鹰曲傲的第三门徒庚哥呼儿!你是何人?”

    “大隋——宇文太师。”

    唰——

    三息,战斗只需三息。

    先前的军人首领神色一凝,忽然想到什么,惊道:“果真是太师当面?”

    莫小楼回头一看,只见一位高挺雄伟,年在二十左右的壮硕汉子走了过来。

    他长得并不英俊,脸相粗豪但鼻梁挺宜额头宽广,双目闪闪有神予人既稳重又多智谋的印象。

    莫小楼笑道:“正是本座,你是何人?”

    那人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与他黝黑粗糙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对比,随即他行了个军中之礼,朗声道:

    “马邑郡丞李靖,参见太师。”

    莫小楼心中微动,心道莫非真是那个李靖?嘴上却讶然道:“马邑离此地怕有千里,你为何带兵至此?”

    “回太师,我奉河南太守之令前来查察彭梁会密谋造反之事,故而到此。先前下官见这些异族武士欲侵犯那边木桩上的女子,路见不平,才起了争斗。”

    莫小楼微笑一声,伸手一招,黄衣女子骤脱木柱的束缚,往后倒下时身体却似被无形之物操控一般缓缓飘了过来,落入莫小楼怀中。

    这一手令在场的人惊为天人,脸上皆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莫小楼待他们缓过神来,才正色道:“李靖听令。”

    “下官在。”

    “着你速带此册前往洛阳,亲手交予陛下。”

    李靖接过册子,登时一惊——

    册子极厚,上面密密麻麻写的全是如何赈灾,以及灾后防疫、重建工作的策略方针。他虽只惊鸿一瞥,却也知道此文字字珠玑,绝对是利国利民的经典。

    稳重如他也禁不住好奇道:“太师,初次见面便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由李靖,岂不知......”

    李靖本在李渊手下做事,深知其谋夺天下的打算。他目光闪动几下,继续道:

    “岂不知如今天下贼人四起,太师难道不怕靖是图谋不轨之人?”

    莫小楼看出他心中的想法,长笑一声,解释道:“此书,仁义之人得之,价值连城;恶人得之,一文不值,我何惧也?”

    李靖一怔,心中顿时涌起高深莫测之感,再拜道:“李靖定不负太师所托!”

    他是雷厉风行之人,更何况此书关乎民生,于是话音一落他便告辞打马离去了。

    莫小楼将怀中的黄衣女子抱到马车上,交由秦川照看。向来不会错过热闹的寇徐两人也偷摸着钻了进来。

    秦川皱眉道:“奇怪,她该是给点了穴道但无论我怎样为她通经活络她仍是昏迷不醒。”

    寇仲好奇心起,伸手拨开这女子的秀发——

    顿时,马车上除莫小楼外,皆目瞪口呆。

    我的娘,世上竟有气质动人至此的美女?若她紧闭的眼内有配得她绝世花容的美眸,即管长公主、秦川那种级数的美女亦要逊让三分。

    寇仲呆望着她有如山川起伏的优美体态,晶莹似雪又充满张弹之力的肌肤,吁出一口凉气道:

    “草,真是倾国倾城之美......哎哟——”

    却是车上其他三位美女同时给了他一脚,将他踢出了马车。

    莫小楼好笑道:“你们这反应,不是自承不如了吗?”

    “......”

    秦川道:“这女子天生丽质,但美丽得有些诡异,恐怕是魔门中人。”

    徐子陵由头把她瞧到落脚,却没法在这匀称无可比喻的身段上找到任何足以破坏她完美无缺的半点小瑕疪,反而是愈看愈感到她那种难以言喻的美丽,透着眩人的诡艳。

    莫小楼心中叹道:“你也来了。”

    女大十八变,这小丫头,长大后竟完全不输于明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