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1章 四不像神功

作者: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女子头顶竹笠,垂下遮阳幕,身穿灰布衣,俏立于官道正中。

    她虽看似随意站立,却自有一股遗世独立、高洁而不可侵犯的气质。

    徐子陵虽没有练过武功,天生灵觉却远超常人。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道中女子,又忽然回头看向马车之中。无来由的感觉这自称秦川之人,竟与南阳公主很像。

    但要他说出到底像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

    未几,马车中传出一声温雅玉质的男音,声音不大,却似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梵清惠是你什么人?”

    来人闻言一震,随即不再隐瞒,抱拳道:“梵斋主正是家师。”

    “什么?你就是慈航静斋这一代的传人,圣女师妃暄?”

    傅君婥惊呼道。

    师妃暄?

    马车中的南阳公主眼中忽然泛起古怪的神色。莫小楼也皱了皱眉:这莫不是李逵碰到李鬼了。

    却无人注意到,当傅君婥喊出师妃暄的名字时,来人眼中压抑隐藏到极致的那抹厌恶与不甘。

    “圣女之说,不过是武林同道抬爱罢了。师妃暄,的确是我。”

    她的声音低沉,缓慢却又非常悦耳。

    莫小楼声音转冷:“你师曾在扬州城外袭杀于我,谁给你的胆子敢出现在本太师面前?”

    下一刻,滔天的杀意笼罩在这假“师妃暄”身上。

    假师妃暄却从容道:“太师若要杀我,我自然只能引颈待戮。只是......”

    顿了顿,她继续道:“妃暄此来,是作为静斋使者,带着歉意与诚意而来。”

    莫小楼轻笑一声,“呵,你还是用你秦川的名字吧。我想知道,歉意是什么,诚意又是什么?”

    秦川轻叹一声,欠身道:“家师先前参与袭击太师,实为形势所迫。正因此事非她本意,故而从头至尾她都未曾出手。”

    “哦?暂且信了你这说法,然后呢?”

    “虽是无奈,但改变不了家师参与了袭击的事实。为表歉意,秦川代表静斋,准备献出大米一百万石,以解大隋燃眉之急。”

    真师妃暄闻言忍不住惊叹道:“一百万石,佛门还真是富裕。”

    她一出声,秦川顿有所感,眼神如电一般射向马车中。

    一真一假的两个师妃暄,似乎隔着马车车帘对峙起来。

    车外之人率先开口:“车内定是皇帝最宠爱的南阳公主了。公主有所不知,这些粮食,都是信徒自愿奉献给我佛的。我们代为保管,便是等待这种灾荒之年,可以接济众生。”

    徐子陵闻言露出钦佩之色,他幼年时常听人说佛门慈悲,常常施粥接济贫民,如今一见果然如此。

    却听车内莫小楼嗤笑一声,“梵清惠想与隋庭修好,这倒是个天大的笑话。”

    南阳公主也不屑道:“听说静斋每每在中原处于乱世时,派出门人访寻真命天子,为天下拨乱反正。

    说你‘师’仙子是来考察太师有无当皇帝的资格,这我相信。若说你们刻意前来与隋庭修好,确实是天大的笑话!”

    秦川耸肩道:“再大的笑话,与发生在公主身上的事情相比,也就不是笑话了。”

    “你——”

    寇徐两人面面相觑,心说这两个美女之间,似有不少纠葛啊。

    难道是两女争一夫的剧情?

    莫小楼轻咳一声,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打算,一百万石粮食,我收下了。”

    秦川似乎松了一口气,语气仍是淡然道:“太师高义,为天下而弃私怨,秦川佩服。”

    她确如莫小楼方才所言,不再用师妃暄的名号,直接自称秦川了。仅从这一点,便可判断出此人必是滴水不漏之人。

    终于掀开车帘,莫小楼盯着秦川道:“我只是不屑对你一个小辈动手而已。”

    他大有深意地一笑,“自然有人,会出手对付你。不过......

    为了表示诚意,你还是先把斗笠摘了吧。看到这破斗笠,我怕我忍不住要出手。

    ”

    秦川闻言一颤,倒也不敢再玩神秘,将斗笠摘了下来。

    嘶——

    寇徐两人惊呼出声来,随即是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

    即便以莫小楼见惯美人尤物,亦不由涌起惊艳的感觉。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俯眺清流,从容自若。

    钟天地之灵秀,蕴山水之华英。

    背上挂着造型典雅的古剑,平添了她三分英凛之气,亦似在提醒别人她具有天下无双的剑术。

    下意识地对比了一下真假师妃暄,莫小楼心中默默吐槽一句:

    傻丫头,就知道吃,再不减肥,颜值都快被假货给超过啦。

    秦川再次出言道:“除粮食外,家师为表诚意,令秦川在太师门下为质。”

    莫小楼无所谓道:“小事尔,你愿意跟着就跟吧。正好教教那两个臭小子怎么驾驭马车,一路上颠得人心烦。”

    秦川愕然不语,她根本没想过太师会这么干脆爽快的答应,本来已想好了各种应对措施,如今却深感一种一拳打到空处的感觉。

    “是否有一种一拳打到空处的感觉?”

    好巧不巧的,莫小楼还真适时说出了这句话。

    秦川终于色变,眼中闪过戒备之色。

    莫小楼失望地摇头道:“你的精神修为太差了,竟让我轻易读到了心中所想。比之汝师,你,相差甚远。”

    在秦川惊惧、寇徐钦佩、傅君婥崇拜、南阳公主傲娇的眼神中,莫小楼再给秦川一击。

    “恕我直言,作为慈航静斋这一代的传人,你不够格。”

    秦川眼中终于出现怒色,不过一闪而逝,她蹙眉道:“太师是想破我道心?”

    莫小楼放下车帘,淡漠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来:

    “你有道心吗?哼,你连自己都不是。”

    “呃唔......”

    寇徐傅三人相顾骇然。他们分明看见秦川嘴角溢出的血丝!

    此时若石之轩在场,见到自己徒儿的表现,定要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徒弟远在师父上!

    自此,莫小楼一行的队伍,又添一员。

    只是新来的成员与南阳公主颇不对付,若非莫小楼一句“比武定胜负只是下成”,两人恐怕早已真刀真枪地干上一场了。

    不过,一路上唇枪舌剑,总是免不了的。

    南阳公主:“秦川......自古夺天下都必取关中,只听你取的这名字,便知心怀叵测。”

    秦川:“名字只是代号,公主这般过度解读,恐怕是因自己都对大隋江山没有信心,才会产生这等偏激想法。”

    南阳公主:“哼,佛门之人,最擅诡辩。听说所谓禅宗辩佛,便是无论对方说什么,先用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对方的‘心’上。”

    秦川:“阿弥陀佛,公主果然也深具慧根,对佛理辩论也是谙熟与心。”

    南阳:“谈不拢就渡化,这也是你们惯用的伎俩。”

    秦川:“公主看来对我佛误会甚深。”

    南阳:“佛无对错,错的是修佛的人。”

    ......

    见这两个大美女你一言我一语,佛理中夹枪带棒的就没停过,寇徐两人惊得目瞪口呆,差点拿出两袋瓜子嗑起来。

    不对,不是差点。

    “师父,我们只听说西瓜好吃,没想到西瓜子也这么香啊。对了,这些瓜子哪来的。”

    “嗯,马踩爆多少西瓜,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