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4章 跳刀吃天火

作者: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君婥冷笑一声:“太师还真是大方。道家奇书长生诀,竟只值五品官位吗?”

    “当然不。”

    莫小楼摇头道:“如长生诀这等瑰宝,当然是有能者得之。我许他二人官位,只因我看他二人天资聪颖,虽从小饱受生活疾苦却眼中却不失纯良性情,实在难得,故想与他们结个善缘。”

    寇徐两人一直混迹于社会底层,何曾被人这么看得起过,脸上不禁露出感动之色。

    傅君婥娇躯一颤,暗呼厉害。

    这人一眼便将寇徐二人看了个透彻。

    又用寥寥数语,瓦解了自己与寇徐二人之间的感情羁绊。此人不止武功通神,连智谋都是如此令人骇然!

    只是,你身为大宗师,面对我们三个弱鸡,还玩这一套,没必要吧?

    若莫小楼知道她心中所想,绝对要大呼冤枉:美女,你真的误会了。

    寇仲脸上露出意动之色,毕恭毕敬道:“太师看得起我们两个,真是教我们受宠若惊。我固然想将长生诀交予太师,但先前追兵太多,我只好将书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哩。”

    徐子陵与他心意相通,十分配合地露出责怪之色:“你这小子,我说找你要书的时候你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原来是讲宝书给藏起来了。说,是不是想独吞!”

    寇仲赌咒发誓道:“若我有此念头,教我不得好死!”

    傅君婥明知两人在说谎,但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此刻差点也信了他们的话。

    莫小楼眉头一皱,森然的杀机笼罩到了三人头上,让几人一阵颤栗,随后,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我给你们脸,不代表我不会杀人!”

    语毕,右手一挥——

    但闻傅君婥惨呼一声,身体便撞在背后一颗大树上,嘴角溢血。

    “你——”

    寇徐两人同时色变,看向莫小楼的眼中露出愤怒的神色。

    “说谎的是我们,你为什么要打她?”

    “咦?”见两人虽无丝毫武功,但在自己的精神异力之下,竟还能怒目相向,不由对他们高看一眼。

    不过,此时可不是关注这一点的时候,他冷哼一声,负手道:“我只求长生诀一观,阅后便还给你们如何?或者,你们可先行抄录副本。”

    见两人眼珠子还在转,他不耐道:“我已作出很大让步,若再耍花招,明年今日,便是这高丽刺客的忌日。”

    锵!

    两人还没来得及答话,傅君婥率先长剑出鞘,千万道强芒迎着莫小楼而去。

    轰!

    掌剑交击。

    电光火石间傅君婥向他刺了十二剑,他却只回了一掌,一掌便破了她这发挥了十二成功力的剑术。

    两人乍合倏分。

    傅君婥噗一声张口吐出了一口血箭,颓然坐到地上。

    莫小楼看了不看她,只眼神示意寇徐二人。

    两人对望一眼,寇仲霍地立起,脸上现出愤慨神色坚决道:“士可杀不可辱。你若这般威胁我们,不如杀了我吧!”

    莫小楼奇道:“好小子,倒是有几分傲骨。也罢,我们打个赌如何?”

    两人齐叫道:“如何赌法?”

    “我可任你们先行逃跑,明日午时我再开始追踪,若午夜之前无法抓住你们,便算我输。反之,则算我赢。”

    傅君婥深知他追踪之术的厉害,正准备出言拒绝,却抬眼看见莫小楼似笑非笑的眼神,本要脱口而出的话,顿时卡在喉咙里。

    她心中清楚,所谓打赌云云,不过是宇文拓给寇徐两人一个台阶,同时也是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将长生诀抄录副本。

    沉默片刻后,寇仲朗声道:“赌注是什么?”

    莫小楼笑道:“我赢了,你们将长生诀给我。我输了,非但不要你们的书,还授你俩绝世武功,如何?”

    寇徐眼中闪过意动之色,却又瞬间暗淡下去。

    “至于这高丽刺客......”

    三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坐在地上的傅君婥。

    傅君婥娇躯剧颤,她受了内伤,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对于寇徐二人来说,只是累赘。三人的赌局,其实已与她无关。

    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气降临在自己身后,傅君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心中只欲速死。却感随着一只手随意搭上自己肩膀,一股奇异的暖流游走在她的奇经八脉,一阵酥爽后,身体内再不见了一丝内伤的痕迹。

    莫小楼又瞬间回到原处,拍了拍寇徐两人的肩膀:

    “你们若是能赢,刺客之事也可以既往不咎。”

    寇徐二人震惊之余赶忙上前扶起傅君婥,心中齐道:“如此稳赚不赔的生意,不赌才是大傻子!”

    ......

    扬州城内,一青衣文士漫步街道之上,手持酒杯,对月而饮。明明于人潮中穿行,却似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此人正是多年不曾露面的邪王——石之轩!

    自听到宇文拓被炸死的消息后,心中隐有猜测的他连夜赶赴扬州,果然在城中找到了阴癸派的秘密据点。

    当他完全不隐藏行踪,大喇喇地站在祝玉妍与婠婠面前时,已是深夜子时了。

    祝玉妍漆黑的眼珠如同旋涡一般,冷冷盯着眼前这个与其爱恨纠葛的男人,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

    “石之轩!”

    石之轩叹道:“玉妍,好久不见。”

    婠婠娇笑一声,说道:“邪王深夜拜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来做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事呢。”

    石之轩冷哼一声,神目如电,射向婠婠:“我能杀你一次,便能杀你第二次。莫以为自己晋级了天魔功第十八层,便能在我面前放肆!”

    婠婠脸上表情看不出喜怒,平静道:“邪王好大的威风。婠儿自天魔功大成后,还从未和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比斗过呢,不知邪王有无兴趣,指点指点师侄?”

    石之轩嘴角一弯,饶有兴趣地盯着她,朗声道:“多年不见,婠侄女倒是变得自信了。不过,你还没有资格和我动手。”

    祝玉妍出言道:“石之轩,若你是来找茬的,恐怕是来错地方了。好教你得知,婠儿早已青出于蓝,功力尤在我之上。”

    石之轩眼睛一眯,叹道:“我非来找茬,而是来寻仇的。”

    祝玉妍断喝道:“寻仇?哼,石之轩,你还有脸说这种话。”

    石之轩正色道:“我为我徒来寻仇。”

    “笑话,侯希白最近正和慈航静斋的新圣女打的火热;杨虚彦和安隆都在蜀中。石之轩,你总不会是为了个已经死了的莫小楼报仇吧?那你应该去找宁道奇才是。”

    祝玉妍嗤笑一声,驳斥道。

    她语气虽然充满不屑,心中却已有了不祥的预感。她发现,自己徒儿的眼神,有些不对了......

    邪王似笑非笑地看了婠婠一眼,轻飘飘地说道:“可怜我的小楼徒儿......当年还将那威力惊人的火药配方教给你......不想某人却把这炸药,反用在了他的身上。可悲,可叹!”

    婠婠如遭雷击,浑身剧颤,失声道:“你什么意思,难道......难道宇文拓......就是莫小楼?”

    她虽是疑问,回想宇文拓与莫小楼种种相似之处,聪颖如她,心中几乎已经确定。想到当年自己说过迟早要埋了莫小楼,不想却一语成谶......

    祝玉妍见她脸色煞白,连忙挡在她前面,喝道:“石之轩,莫要信口开河。”

    石之轩根本就无视祝玉妍,嘲讽道:

    “婠师侄,你也修炼了道心种魔大法,竟然看不出他的伪装,看来在境界上,你比莫小楼还差之远矣。”

    婠婠脸色再变,道心种魔大法乃精神奇术,大成后可妨碍人的观感。难怪这么多人都没有怀疑宇文拓的真实身份!

    石之轩看了精神恍惚的婠婠一眼,又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轻吟道:“婠丫头,可曾记得‘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婠婠浑身剧颤,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噔噔噔退了三大步,捂着双耳,惨白的脸上突然涌起一抹红晕——这是经脉逆转,走火入魔的征兆!

    “噗......”

    她嘴中吐出一口鲜血。更让祝玉妍惊怒交加的是:随着这一口血的喷出,婠婠的天魔功,竟然从十八层,掉落到了第十七层。

    “婠儿!”

    祝玉妍惊呼一声,抱住快要晕倒的婠婠,眼睛已是微红。她怒视石之轩,声音如泣如诉:“石之轩!当年你对我始乱终弃,致我师尊惨死,如今又要毁我传人的道心吗?!”

    石之轩虎躯一顿,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摇了摇头,

    “玉妍啊玉妍,虽明知你是故作可怜之态,无奈我确实下不了手。哎,便留你们一命吧......”

    青影一闪,邪王已杳无踪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